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0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三大殿火光冲天的时候,苏寒洲原本正在京城内的酒馆畅饮。

    自从被永靖帝着人偷偷送走后,他便在名山间闲逛了很久,后来偶然听说中宫皇后诞下皇子,那时候他所到的村镇都在张灯结彩的庆祝。

    不管王朝更替如何,可在百姓眼中,这位勤勉轻赋税的永靖帝便是个好皇帝,那位仁爱的中宫便是个好皇后。

    苏寒洲心有所感,也是想家了,便趁着过年的时候偷偷折返了回来,只是怕被人瞧见,他一直都在酒肆间夜饮,趁着夜色偶尔望望远处的宫墙。

    如今正在夜饮内,他便听见外面乱糟糟的,还有人在喊着:“不好了,皇城里烧起来了……”

    “怎么火那么大!这是要变天嘛?”

    苏寒洲这才带着酒气的从酒肆内出去,定睛看清楚皇城,看到那些冲天的火光,他整个人都楞住了。

    身边的人早都议论纷纷了,在那胡乱猜测着:“难道是走了水了?”

    “宫里不能这样吧?而且怎么能一烧烧到三大殿内……”

    若是别的地方,宫外面也未必能看清楚了,若是能看清楚便只能是宫内的三大殿。

    一时间外面议论纷纷的,苏寒洲却隐隐觉着有什么不对,他忙从掏了银子扔到桌上,很快的牵着他的马准备往宫内的方向过去。

    只是如今宫外早有护卫层层守着呢,严密的如同铁桶一般。

    苏寒洲原本身份便敏感,他也不敢靠近,只在外面担忧的看着,心里不由的担心着苏婵的情况,还有小皇子那么小,不知受了惊吓没有。

    他这样思索着,便见趁着夜色的,从宫里出来一辆简陋的马车,那马车上堆着几个人。

    赶马的人身材壮硕,旁边的人倒是个机灵的,一等被守备拦下,便笑嘻嘻的说道:“官爷,我们是奉命出来扔这些死人的,刚才大殿着火,这几个倒霉鬼都没来得及跑,被浓烟呛死了,大过年的太监掌事说晦气,你也知道宫内不能留死人过夜,我们这才出来的,您行个方便,这是腰牌。”

    那守备一听是装死人的车,脚立刻往回抽了一步,忙掩着鼻子的接过腰牌,见没大错,便挥手对着其他的人喊道:“把栅栏打开,放他们出去,大过年的也不嫌晦气!”

    那机灵的小子忙把腰牌收好,双手抱拳一脸歉意的,对周围的人道:“不好意思了,实在是奉上面的命令……”

    苏寒洲远远的看着,不知为何心里有一丝异样,他以前是当过御林军的,虽然这种事儿在宫内不算稀奇,可是那马车乍看平凡无奇,可那轮子却有些乾坤。

    可不像是宫里什么人都能随便用的,更何况装死人的马车能讲究到哪去?

    看着那做工很精致的车轮,苏寒洲不由的握紧手中的缰绳,他瞧瞧的骑上马背,从侧面跟了过去。

    只是路上人烟稀少,那马车不知道是否看到了他,渐渐的有些放慢速度。

    可等一出了京城,那马车的速度便又加快起来,这下苏寒洲已经确定了心里的猜测,他举起马鞭对着马背狠抽了几下,马蹄狂奔,原本被拉开的距离又有些近了。

    一直沉默着赶马的马夫终于是恼了,对着身后的主子问道:“主子怎么办?咱们被人跟上了,看他倒不像是追兵,让我过去干掉他?”

    “不必,等到前面再说。”原本被破布盖着的人,终于掀开了身上的破布,随后他解开身边的麻袋,露出里面的人。

    怕里面的人被闷坏了,他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脸颊。

    苏婵迷迷糊糊的知道自己在马车上,她眼皮重的不得了,心里明白自己是被下药了,想要起来,可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

    直到脸颊被人轻拍,有个略带浅笑的男声在耳边响起的时候,她才终于抬起了眼睛。

    潋悠笑呵呵的看着她,她乌云一样的浓密黑发,如今有些松散了,趁着她肌肤赛雪。

    知道自己行为莽撞,可是当初看到她的第一眼,他便觉着她该是自己要找的人。

    倒是一直在后面追赶的苏寒洲,在月光的照射下,如遭雷击一样,他用力的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这样的地方遇到妹妹苏婵。

    他握着缰绳的手越来越紧,等要靠近的时候,他手一拄马背,整个人都跃了起来,在空中轻轻一个腾挪,他便跳到了马车上。

    这一幕没有十年的硬功夫是做不出来的,一直赶马的人耳力极灵,一听到声音,回手便是一马鞭。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