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们曾通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唐三十六说话的语气,向来是世间最能惹仇恨的存在,即便不说脏话的时候,也没有人喜欢。

    但陈长生喜欢,因为唐三十六是他最好的朋友,更因为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个家伙总会出现,而且这个家伙比他更清楚他的真实想法,每当他不知道如何选择的时候,听这个家伙的总没错。

    唐三十六的这句话当然没有任何道理,却不知为何却有种莫名其妙的说服力。

    “你怎么过来了?”

    陈长生很担心唐三十六的身体。

    看唐三十六的脸色,那种奇怪的高烧应该已经退了,但身体应该非常虚弱,不然不会坐在轮椅上。

    唐三十六说道:“如此重要的历史时刻,怎么可以缺少我的存在。”

    唐老太爷满脸寒霜地看着他,准备出言训斥。

    “不要逼我自曝家丑。”

    说完这句话,唐三十六咳了起来。

    叶小涟赶紧替他拍背。

    唐三十六摆了摆手,从袖子里拿出一块洁白的手帕掩在嘴上,眉头微皱,似乎有些痛苦。

    不管是唐老太爷还是陈长生,都有些看不出这伤春文人的作派究竟是真是假,自然不好再去追问。

    徐有容看了叶小涟一眼,叶小涟有些羞愧地低下头去,她便知道这两个人根本没有去寒山,半途便折回了。

    唐三十六没有理会这些,对魔君说道:“忘了自我介绍。”

    魔君说道:“我认识你。”

    唐三十六说道:“是啊,当年在白帝城你对我着实不客气,没想到十年后我会被戳穿你的把戏吧?”

    魔君平静说道:“自说自话的本事,你倒确实天下第一。”

    唐三十六说道:“看来你确实不知道我是谁。”

    魔君微嘲说道:“你以为这样就能变成苏离?”

    唐三十六正色说道:“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您的笔友。”

    魔君微怔说道:“笔友?”

    唐三十六说道:“是的,陛下您的信我都看过,而寄给您的前面四封信都是我写的。”

    魔君望向陈长生非常认真说道:“这就有些过份了。”

    陈长生认真解释道:“我不擅长与人打交道,而且刚开始我们不熟,怕写的太尴尬。”

    魔君回忆着那几封信的内容,感慨说道:“我还以为从开始你就把我引为知己了。”

    “陛下,我依然视你为知己,依然愿意与你成为最好的朋友。”

    唐三十六对魔君说道:“所以亲故……把你手里那个东西给我吧。”

    魔君静静看着他,忽然问道:“你的自信究竟来自何处?”

    唐三十六说道:“我不知道,但我爷爷都不愿意和我打牌。”

    魔君说道:“唐老太爷都不愿意下场,想来你的牌技颇为了得。”

    “我的牌技其实普通,比爷爷与圣女差得远了,但我却有一招能够赢遍天下。”

    唐三十六认真说道:“我最擅长掀牌桌,如果牌桌掀不动,那我就赌身家。”

    “唐家乃是人族首富,你与人赌身家,自然每赌必赢。”

    魔君微嘲说道:“但你若要与我赌身家,只怕没我的筹码多。”

    这话确实,不管唐家如何豪富,底蕴如何深厚,又如何能与魔域之主相提并论?

    唐三十六认真说道:“那可未必。”

    场间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我跟。”

    说话的人是徐有容,神情很平静。

    王破也把槐院押了上来。

    越来越多的人跟了。

    陈长生与唐老太爷没有说话,谁都知道他们会怎么做。

    唐三十六坐在轮椅里,盯着魔君的眼睛,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这场赌局赌的不是唐家,也不是离宫,而是整个人族。

    魔君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说道:“信里的条件可还算数?”

    陈长生说道:“当然。”

    唐三十六说道:“我给你最大的优惠,按第十一封信算。”

    “好。”

    魔君把手里的石杵扔向唐三十六。

    唐三十六伸出右手接住石杵,看了两眼,扔给了唐老太爷。

    如此重要的神器,能够改变世界命运的事物,在他们的手里就像不值钱的玩意儿一样。

    包括陈长生在内,没有谁对唐三十六的表现感到惊讶。

    再珍贵的事物,他向来都不当回事,很多年前在白帝城,他把国教神杖扔给陈长生的时候,也是这样随意。

    只有推着轮椅的叶小涟,知道实情并非如此。

    她清楚地看到,当唐三十六接住那根石杵的时候,背后的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