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章 圣光大陆之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回到离宫,再次谈起王破离开的事情,徐有容说了一句类似的话。

    “死国矣。”

    王破放弃了向大周皇朝要公道的想法,放弃了向陈氏皇族复仇,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在精神层面上,这与为国牺牲没有什么差别。

    陈长生深以为然,然后又想到了师兄最后说的那句话。

    “在合适的时候离开,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任谁来看,这句话都是在说商行舟。

    陈长生也不否认这一点,却又总觉得这句话与自己有关。

    “我可能……会离开一段时间。”

    他有些犹豫说道。

    徐有容说道:“理由?”

    理由有很多,比如刚才那句话,比如师兄教小师弟练书法的时候那么严厉,让他想起了师父。

    比如,很多大臣与百姓都在称赞,说师兄与太宗皇帝越来越像了。

    但这些理由都说不出口,因为都是他的猜想,没有任何证据,而且这种猜想,真的很不负责任。

    他没有说,但徐有容知道。

    她说道:“也许你想多了。”

    “是的。”陈长生看着她认真说道:“但太宗皇帝在做出那些事情之前,也不见得就是我们知道的太宗皇帝,他是所有人都称赞的齐王,后来的杀兄弑弟囚父,也许都是他被逼无奈做的选择。”

    徐有容说道:“所以?”

    陈长生说道:“我不想他成为第二个太宗皇帝,所以……我想离开。”

    “如果只是这个理由,我不支持,因为这完全是被动的借口。”

    徐有容说道:“活着,应该是主动行为的集合。”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我自己也想离开。”

    徐有容再次说出那两个字:“理由?”

    陈长生说道:“我想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从十岁那年开始,他便在死亡的阴影下生活。

    天书陵那夜天海圣后帮他逆天改命,他终于不用再每天考虑死亡的问题,有资格考虑别的一些问题。

    生死问题之外,人生最重要的问题就是那三个。

    你是谁?

    你从哪里来?

    你要到哪里去?

    想要解答第三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前面两个问题。

    与魔族的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但已经不用再他做些什么。

    商行舟、黑袍说他来自圣光大陆,他想去那里看看。

    “我接受这个理由。”

    徐有容说道:“但时间不要太久。”

    陈长生有些意外说道:“你不准备和我一起去?”

    徐有容很认真地说道:“我是在京都出生的。”

    ……

    ……

    陈长生回到了西宁镇。直到这个时候,他还在想与有容最后的那番谈话,然后他想起来很多年前,在京都李子园客栈里,唐三十六对有容的评价——那是一个让人无话可说的女人。

    这个答案让陈长生稍微欣慰了些,却忘了唐三十六对他的评价也是如此。

    他这个教宗忽然离开,不说不负责任,也确实让人无话可说。

    深冬时节,溪畔的花树已经变秃了,水面没有花瓣,旧庙里也没有了书。

    陈长生在旧庙里睡了一晚,第二天清晨五时醒来,用溪水洗脸,便向那边走去。那边是越来越深的雾气,到最浓时便成了云,云里有溪水,有蔓藤,有容易受惊的小鹿,还有很多影影绰绰、不知来历的野兽。

    这些都他很熟悉的环境,没能让他的脚步有任何停留,直到走到那座孤单的高峰脚下。

    一只独角兽出现了,通体洁白,仿佛灵物。

    陈长生与它静静的对视着。

    他知道这只独角兽一直在等自己,已经等了很多年。

    “不用一定要和谁在一起,自己便很好。”

    陈长生看着它摇了摇头,微笑说道:“去吧。”

    独角兽有些不舍地离去,走十几步便会回头看他一眼。

    陈长生静静地看着它,没有转身离开,直到它消失在浓厚的云雾深处,才继续自己的旅程。

    孤峰被云雾终年包围,表面很是湿润,到处都是青苔,还有不绝的流水。

    但对圣域强者来说,这些算不上困难,就像平地一样。

    ……

    ……

    九天之前,太阳落入云墓里,再也没有出现。

    第十天,陈长生来到了孤峰之上。(注)

    除了云海,这里什么都没有,特别冷清,令他生出孤寂的感觉。

    他坐在峰顶的石头上,取出一个果子,缓慢而认真地吃掉。

    剑鞘里有很多东西,包括食物,那是吱吱亲自准备的,份量很多,但他什么都没有要,就吃了一个果子。

    就像他选择攀爬,而不是别的方式来到峰顶,这可能是他需要的仪式感。

    吃完果子后,他抬头望向天空,发现天空就在眼前。

    他伸手摸了摸,发现天空的触感不错,不像想象中那般坚硬,很光滑,有些弹性,就像有容的脸。

    他闭上眼睛。

    三千剑呼啸而出,在云海之上来回飞行,显得无比欢愉,大概它们也知道,即将去往别的世界。

    ……

    ……

    陈长生到了天空的那边,然后摔到了地上。

    并不是很疼,因为地面上是如茵般的青草,很是松软。

    这是一片数百丈方圆的草原。

    陈长生回头望去,只见被破开的空间晶壁正在缓缓合拢,天空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淡,直至要消失无踪。

    他看得非常清楚,在中土大陆直抵天空的孤峰,在这边看起来却是正对着他。

    原来两个大陆并不是平行的,而是垂直的。

    中土大陆对于这里来说,就像是一道墙。

    那片草原真的很小,只是片刻便走了出去。

    草原外面,便是荒漠,白色的沙砾,构成了如白海一般的世界。

    九个太阳光线是那般的耀眼。

    陈长生随意选了一个方向行走。

    一步便是数里。

    很快他便遇到这片大陆的原住民。

    越来越多的原住民。

    没有人来询问他的来历,更没有人敢阻拦他。

    原住民们敬畏地看着他,像潮水一般分开,直至露出那个祭台。

    天气真的很热,那个身穿白衣的僧侣却坐在祭台上,任由阳光曝晒。

    当年,陈长生曾经随天海圣后的神魂,在西宁镇溪边见过他。

    “我快要死了,气血枯竭,所以有些冷。”

    白衣僧侣向他解释道。

    陈长生说道:“这里确实有些冷。”

    白衣僧侣说冷还有道理,他为何也觉得这里冷?

    要知道天空里的那九个太阳都是真的。

    “你是来接我们回家的吗?”

    白衣僧侣问道。

    听到这句话,祭坛四周的数十万民众,如潮水一般跪下,带着哭声祈道:“莫不为家园。”

    陈长生望向这些民众,沉默不语。

    僧侣说道:“你师父曾经答应过我。如果你不同意,我会等着你师弟来做这件事情。”

    陈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