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三爷(五)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那个宣抚使陈彦允只见过一次,还是在都督府的宴席上见到的。

    施州卫所的宣抚使职位一向都是祖上传下来的的,不管那人德行如何,只要有一身正统覃家的血,就能得到宣抚使这个职位。这一代的宣抚使不学无术不说,长相也是粗鄙丑陋,空有一身蛮力。

    顾锦朝真是嫁过去了,这辈子就差不多只能困在那小地方终老了。

    陈彦允轻吐了口气,觉得自己管得太多了。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要嫁就凭她嫁去,他帮了她父亲一次,也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晚上回宛平之后,陈三爷去给陈老夫人请安。

    陈老夫人靠着迎枕休息,郑嬷嬷端着一碗消暑的绿豆汤喂她喝。

    他请了安之后站到罗汉床旁边,小丫头给他抬了杌子过来坐。陈老夫人推开郑嬷嬷的手示意不想喝了,“味道怪甜的。”

    郑嬷嬷含笑道:“您一会儿嫌淡一会儿嫌甜的,奴婢还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陈老夫笑了:“就是不想喝了。总是要找个理由推辞的是不是?”

    陈彦允看着母亲,总觉得她这是话里有话。

    陈老夫人慢慢地躺下来,问道:“老三,上次我说的保定刘家的二小姐,你觉得人怎么样?”

    陈彦允说:“儿子也没有见过刘家二小姐,母亲怎么让我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陈老夫人哼了一声:“我还不知道你吗,你是我生养的。整天用公事推脱说自己有多忙,你就是不想去看而已!下次我让刘老夫人带她孙女过来看戏,你看看觉得合不合适……”

    陈彦允正要说什么。

    陈老夫人摆摆手:“你再推辞,我就亲自去给你下聘了。”又训斥他,“不是母亲逼你。而是你看看你这两年过得,也没有个人关心伺候你。等你老了来,是不是青灯古佛地过啊?你要让为娘的心里不痛快是不是?”

    陈彦允苦笑道:“娘,我没有这个意思。”

    他顿了顿说:“那您让我想想吧。”

    陈老夫人听到儿子言语之间有妥协之意,才满意了:“行,你要是同意了。我就请人家姑娘来看戏!”

    陈彦允知道陈老夫人的性格,要是不留点余地肯定是不行的。

    那么他需要续弦吗?

    和江氏在一起过了十多年,夫妻之间非常的淡薄。不过终归还是相处了这么多年,他对江氏也不是全无感觉,只是被消磨光了而已。

    要是真的再娶一个人,他还要照顾另一个的日常。陈彦允其实是不太想的。

    第二天顾德昭又过来请他喝酒。

    陈彦允有点不耐烦了:“下次他再过来,就给我拿笤帚赶出去!”

    来报的人吓了一跳。再也不敢给顾德昭通传了。

    顾德昭吃了闭门羹,失魂落魄地往户部衙门走,路上还遇到同僚和他打招呼。

    “陈大人还是不见你?”

    顾德昭叹了口气:“别说了,碰了一鼻子的灰。”

    那人好奇地问:“那你真要把女儿嫁给覃蒙吗?”

    顾德昭说:“她能嫁得远一些,以后要是东窗事发也不至于牵扯到她。”

    天上下起细雨来。顾德昭和同僚站到墙檐下躲雨,看到有个人撑着伞匆匆地从雨里走出来,走近了才看到是陈彦允身边服侍的人,那人忙对顾德昭说:“顾郎中。总算是追到您了,陈大人请你过去!”

    陈三爷……又请他过去干什么?

    顾德昭不敢耽搁。跟着这个人往回走。

    陈三爷望着窗外的细雨沉思。

    院子里有一口种了睡莲的大缸,雨下得淅淅沥沥的,有几分阴冷的感觉。

    顾德昭站在门口,就看到陈三爷坐在窗扇旁边的东坡椅上。旁边还摆着他的案牍,正对一架博古阁,花瓶里插了几个旧的卷轴。

    “陈大人……”顾德昭拱手,“您找下官何事?”

    陈彦允看了他一眼,手中的折子扔到他面前,“你自己看看吧。”

    顾德昭拿过来打开略读,面色就立刻苍白了:“三爷,这绝对是无中生有的事!下官不会糊涂到这种地步,您可要明察啊!”

    “我还没有说什么,你不用惊慌。”陈彦允道,“你坐下来说话。”

    顾德昭忐忑不安地坐下来。

    “我问你,司庾主事是否是你亲任的?”

    顾德昭点头,又忙说:“但是下官绝没有让他管粮……”

    陈三爷笑了:“我问你这个了吗?”

    顾德昭连连摇头,衣裳都要被汗打湿了。

    陈三爷叹了口气:“你身边有人要害你,你自己不知道?”

    顾德昭茫然地看着陈三爷,实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一个小小郎中,有没有挡着谁的路,怎么会有人想要害他呢?

    “算了,你以后注意点吧。”陈三爷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自己说了也没用。“以后注意自己手下的人,这次是我先看到,下次要是御史报到都察院去了,可就没这么轻松了。”

    顾德昭连声应是,陈彦允挥手让他离开了,突然又问,“顾郎中,听说你要和覃家结亲了?”

    顾德昭才明白陈彦允说的是宣抚使覃家。

    只能无能的人,才会把女儿嫁到那些偏远的地方去。

    这些土司管的地方可是没有王法的。

    顾德昭苦笑:“下官倒是有这个打算,就是怕女儿不同意。她性子一向倔得很,肯定不愿意。”想了想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拱了拱手,“那下官告辞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