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章 国制之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河伯镇左近,黑海亲王足足上千人卫队扎起了连绵营帐。

    河伯镇囤积的物资这时候派上了用场,虽说应征前来河伯镇的牧民家庭大多带上了全部家产包括牛羊,但此时,也多多少少吃到了齐人的黑面包。

    书账内,陆宁却是琢磨着,南俄草原的佩切涅格部落虽然被自己削弱,但实际上,现今草原部落往往彪悍难敌,不管东方西方,草原蛮部的威胁都很大。

    只是大齐,因为军械的革新,已经迈过了对草原部落的劣势阶段。

    历史上来说,南俄草原的佩切涅格诸部的衰落,是百年后受到赛尔柱人贿赂,远征拜占庭帝国。

    佩切涅格人远征,其实便是以家庭为单位,且带着所有牛羊,远征,也是迁徙,遇到肥沃之土,便杀光居民自己定居下来。

    而这次远征,佩切涅格人遭遇了毁灭性打击,包括男女老幼数万人遭到拜占庭人的血腥屠杀,就是那种种族灭绝式屠杀,由此,佩切涅格人大的族群几乎被屠戮干净,而残余的小部落,也渐渐失去了对自己族群的认同融入到了当地人种中。

    佩切涅格人衰亡后,南俄草原却也没有平静,新的南俄霸主变成了由东迁徙来的钦察人。

    钦察人,是基马克游牧联盟的一个大族群。

    当然,历史上,基马克游牧联盟东临大辽,现今,其东部,则和大齐统治下的额尔齐斯河上游的渔猎及游牧部落接壤。

    基本上,现今大齐将额尔齐斯河东部,都划为了大齐疆域,只是西西伯利亚的北方区域,冰天雪地人烟稀少罢了。

    而和大齐边境线接壤的基马克游牧联盟,可是二十多年前就被齐人打得惨败,深深见识过齐人步兵的强大,对大齐极为敬畏。

    是以,便是钦察人如历史上一般进入西迁进入南俄草原,也不敢对大齐黑海行省有任何侵扰。

    可是,自己却不希望南俄草原换主人,毕竟新主人的到来,会令此地充满变数。

    是以,佩切涅格残部,想办法令其各部重组为国家的形态,使其成为大齐的附庸国以及雇佣兵征募地也不错。

    琢磨着,陆宁对身旁阏氏道:“写信,邀各部首领,都来河伯镇议事。”

    陆宁及亲卫大队来河伯镇是坐镇统筹,自不会现今便北上基辅,倒不是怕罗斯人有歹意,毕竟不说亲卫大队战力,又有整编神机火器营和巴鲁克重步兵营,除非基辅的罗斯人对己方战斗力有足够认识集结所有力量来袭,若一般意义上的偷袭,只怕会是己方零伤亡的震慑战。

    而罗斯人在基辅集结所有力量围攻自己,又有何意义?便是抓到自己,对其也没什么好处。

    是以,没有这般早便去基辅,主要还是为了处理南俄草原事务。

    不然,倒是挺希望看看镇西王领先锋军团最早抵达基辅,给罗斯人造成的震撼。

    阏氏在旁应是,但看得出,其心情极为复杂,作为曾经南俄草原诸部的汗后,现今却是要给各部首领写信召他们来拜见自己委身的异族王爷,其心下滋味,也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吧。

    这次远征,自己的宫廷几乎是倾巢出动。

    要在南俄草原行事,阏氏母女及忽儿焰,自然都随行。

    不过陆宁准备将她们留在河伯镇,作为黑海行省和基辅之间的中转站、堡垒寨所,远征期间,这里自然会戒备森严,倒是不担心她们失陷此地。

    春兰、夏荷、秋菊、冬梅、雨沫、雪烟六个俏丫鬟,陆宁却有些离不开,会随自己御驾亲征。

    其实,因为属于和罗斯联盟组成联军对抗波兰人,陆宁也带上了侧王妃普列米斯拉娃那小丫头,也算她回家省亲。

    由此,保加利亚公主玛莉亚,也得带着,毕竟三个女侍连都出动,留下她不好。

    结果便是,第一侧王妃迪妮莎也一定要随行。

    如此,便成了带着三位侧王妃亲征,或者说,等于带着整个宫廷亲征了。

    这在西方世界很正常,在中原也不罕见。

    前提是,这位亲征的帝王会远离战场,带着许多嫔妃宫娥出征,也不过是做做样子坐镇大后方鼓舞士气。

    不过陆宁知道自己,肯定不会如此循规蹈矩,但带着整个宫廷行动,倒是可以令自己考虑的更周全更谨慎,也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此次战事,可以说和以前自己经历的战争都不同,许多微妙处,自己要考虑清楚。

    如果被波兰一方渲染为东方异教徒侵掠基督世界,就会平白增添许多阻力和未知的不利因素。

    ……

    毡帐中,陆宁席地而坐,跪在他面前的白胖子满脸卑躬屈膝的谄笑,头伏地面,就好像巴不得去舔陆宁脚面一般。

    这白胖子,是忽儿焰的父亲蔑侗牙,现今齐名严复。

    他是希望以女儿为自己的庇护,想齐名的意思便是忽儿焰的父亲之意,是以被河伯镇的齐语教授变通为这样一个名字。

    忽儿焰曾经是古楚格汗最宠爱的妃子,其家族自然水涨船高积累了许多财富,但由此也搞的天怒人怨,内战爆发后,严复家族的管家直接谋反,严复家族许多人被暴动的牧民所杀,他和两个儿子仓皇逃窜,等战局平稳他一族又因为忽儿焰的关系迁居河伯镇恢复了一些地位,才将妻子及几个儿媳找到,但这些失散被牧民俘获的家族女眷,自然都已经不是清白之身。

    阏氏母女、忽儿焰乃至春兰夏荷六侍女,在河伯镇都得以安置亲眷世交家庭等等,如在黑湖聚落庇护小弘忽袄也就是蕊官的牧民,也得以迁徙过来。

    她们又都被陆宁赏了些佃户,所缴租子算是她们月例外的额外补贴。

    如阏氏母女,本来被赐了百户佃户,等母女被宠幸后,佃户加为五百户。

    春兰夏荷诸侍女,都是百户佃户,忽儿焰,则是五十户佃户。

    河伯镇及附近属于黑海亲王土地的聚落农户、牧户,也不过两千多户,都属于耕种或在亲王土地上放牧的佃户,现今有一半被陆宁赏赐给了这十一名佩切涅格奴妾。

    严复父子,便等于在河伯镇帮女儿收租了。

    当然,他们的佃户的关系可再不是以前的主人和农奴,而且,也不发生直接接触,因为这些佃户,法理上都是属于黑海亲王的财产,一切纠纷事务及收租事宜,都是河伯镇公所管理,租子也是公所收上来,再转发给严复父子。

    但比起那几个月惶惶不可终日的逃亡生活,严复父子毫无疑问是否极泰来,现今生活在天堂一般。

    前日,黑海亲王的王驾突然抵达河伯镇,今日更接到女儿的口讯,黑海亲王要见见他,严复欣喜若狂。

    比起古楚格来说,黑海亲王的地位高出了万倍,如果女儿能得到黑海亲王的喜爱,他们一族自然水涨船高,说不定,都能去西康花花世界享受生活去。

    现今稽首伏地回话,眼前便是黑海亲王的金黄龙纹锦缎软靴,严复真恨不得在靴子上舔上几舔展示自己的忠心。

    跪坐在陆宁身旁的忽儿焰,对父亲的表现很是满意,她一袭对襟草原贵妇长袍,但锦缎明显来自中原,火红火红的精贵华美,加之那头混血而来好似后世挑染的红彤彤长发,映得她深眸高鼻的俏脸更加妩媚。

    “严复,听说你和婆速火儿、瓦拉都有些私交,你怎么看他两个?”陆宁淡淡的问。

    现今这南俄草原的佩切涅格诸部,以邹兀儿部和吉剌部最为强大,邹兀儿部首领瓦拉汗和吉剌部人首领婆速火儿,陆宁和他俩都打过交道。

    瓦拉汗便是齐人挑拨收买后,起兵讨伐古楚格可汗的联军首领,婆速火儿则极为狡诈,他的部落在联军中收益最大,损失最小。

    婆速火儿的部族占领黑湖聚落时,阏氏的二女儿,小弘忽袄也就是蕊官,曾经失陷在聚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