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

    宁王的办事效率总是带着军队里磨炼出来的高效。接了状子没出五日邢乐康全家就被下了大狱,全部资产被官府查封。

    一时之间,整个江淮两地商界震荡,有拍手称庆的,有伺机而动的,各种心思不一而同。

    宁王带着人在江淮查案多时,对邢乐康早有耳闻,只不过一直没腾出手来处理这些攀树而生的猢狲,如今却觉时机正好。这会儿江淮两地的官员等于被他屠戮流放一空,各州府日常事务都由末流小胥在维持,直等吏部派人前来任职,做完交接他才能带人离开。

    正有暇余,他便顺势接了状子开始带人审查。

    邢乐康此前对傅五郎还抱着一丝微渺的希望,他做生意多年,往外砸出了多少银子,自己也记不清了。但每一次砸到政府官员身上的银子,最终都能够获得更丰厚的回报。

    唯独这一次,抄家的官员涌上门来,他才惊觉大势已去,做了桩亏本的买卖。

    接下来就是整个江淮两地商人重新洗牌的大好时机。

    邢乐康这位盘踞江南多年的大富豪官商两道通行,有手腕有银子有胆略,还舍得砸钱,手头的生意多到涉及多行业各领域,他倒台之后,宁王带着人清算他的资产,身为户部尚书,许清嘉笑的整日合不拢嘴,与之前清查各州府之时阴霾凝重的神色截然相反。

    连宁王都忍不住要打趣他:“这银子又进不了你家库房,高兴什么?”

    许尚书充分发挥他的抠抠本色,答曰:“不管是进我家还是进户部,有进帐总是令人心情愉悦的。”

    宁王:“……数银子的乐趣吗?”

    “错!”许尚书反驳:“赚银子的乐趣!”

    对于擅长打仗的宁王来说,赚银子这种事还真不是他熟悉的领域。不过不久之后,尚书大人就让他充分见识到了银子是如何赚来的。

    邢乐康全家入了牢房,他留下的产业也被官府全盘接管,清点之下顿时让这些见惯了政治风浪的钦差们都不得不感叹姓邢的生财有道,从邢乐康家乃至邢家各铺面里抄回来的,光现银就有两百多万两之巨。还不包括各种固定资产,如船队田地房屋园子铺面货物古玩之类,这才是大头。

    这些钦差们再在牢房里见到邢乐康,情绪不免都有几分复杂。

    ——将这样一个财神爷关起来,让他停止赚银子,当真有点暴殄天物。

    最让众钦差鄙视的是许尚书,大家至多在心里感叹一番,他竟然亲自进到牢房里与邢乐康畅谈,当面表示遗憾,邢乐康当初真不应该真官商勾结的路子,若是老老实实赚银子,也比之眼下的处境要强上许多。

    真是将白莲花心机男的本色发挥的淋漓尽致。

    邢乐康听到这话也默了一默,也不知是后悔自己所为,还是从不后悔。他万不曾预料到,眼前这个年轻的三十出头的官员竟然是当朝户部尚书。

    对方身着常服,进来之后并不曾表明身份,狱卒口呼大人,邢乐康也在心里猜测他的官职大小。等到对方落了座,只就经济之道与他探讨一二,思维敏捷,言语切中要害,邢乐康不知不觉间就被他引导,回想多年行商,谈兴大起,聊起了自己多年纵横商界之事。

    其实这里面有好些阴私事情,有不少都不欲人知,外人大多各种揣测,就算败在他手里家破人亡的商家也并无确凿证据,大多只是通过一点蛛丝蚂迹拼凑出事情的真相。

    不过已经到了这一步,落到了宁王手里,邢乐康可不认为自己还有活着出去的机会,他也算少有的洒脱之辈,又碰上这么个能够谈得来的人,且不管他身份,索性全倒了出来。

    末了,许清嘉拊掌而笑:“果然我家舅兄不如邢会长多矣,忠厚有余,奸诈不足!”

    邢乐康听到他提舅兄,这才恍然:“原来是许尚书?!小民真是眼拙,竟然有眼不识泰山!”他之前打听到许尚书年近四十,但没想到真人竟然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要年轻许多。貌若而立,儒雅谦和,很难想象这样年轻的男子已经手握户部,成为今上倚重的朝中实权人物之一。

    临别之时,邢乐康尚记得一问:“不知道许尚书打算如何处理我的铺子?”到底这是他花了多年心血。事到如今,就算官府贱价出售,他也无能为力,但到底还是心有所系。

    其实这也是整个江淮商人们伸长了脖子想要知道的,连带着此次同行的同僚们都有些疑问:“许大人不让宁王处理掉那些铺子,等江淮两地官员陆续上任,难道我们还能带着铺子回长安不成?”

    那时候许清嘉还要做保密状,不肯在同僚们面前吐露自己的计划。当着邢乐康的面儿,他竟然也卖了个关子:“我家夫人有一妙计,五日之后自见分晓!”

    “尊夫人……”邢乐康对胡厚福的这位妹子,户部尚书的这位夫人印象深刻,实是因为平生之辱皆来自于她。许夫人不但揍了他,还送了他一份终身难忘,刻苦铭心的大礼。

    “在下栽在她手上,真是一点也不冤!”邢乐康似讽似笑,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谁能想象得到他经过商海无数恶浪,才走到了今天的地步,没想到最后却栽在了一个女人手里!

    许清嘉一笑,似乎对他这话颇为受用,“内子自然是聪慧无双的!”

    若是胡娇听到他这般夸赞,恐怕下巴都要惊的掉下来。成婚多年,被学霸君在智商上碾压的死死的,许大人珠玉在前,她自惭形秽,哪里好自称聪慧呢?

    五日之后,苏州府最大的酒楼瀚海阁里,一大早门前就排起了长队,商贾云集,全是江淮两地颇有名望的商家,还有身着铠甲的军士维持秩序。不但如此,今日门前迎客的也不是店小二,乃是身着铠甲的军士。那军士身旁的高脚几上放着个匣子,但有商贾进门,必要往里面扔个十两的银锭。

    除了排成长队的商贾,还有四面八方涌来的看热闹的小商贩们,虽然不舍得十两银子的入门钱,但也不妨碍他们守在瀚海阁门口瞧瞧热闹。

    “听说邢家的铺面古玩字画之类今日全部要卖出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抢着买邢家的铺子……”围观的某商贩自己囊中羞涩,但却十分向往能够昂首挺胸进瀚海阁的大商人。

    “邢家许多铺面都很赚的。不止如此,听说还有邢家的茶园,绣庄……”

    “也不知道邢家的船队会被谁买了去?那可是这几年才打造的新船。”邢乐康手里的船只要旧了就淘汰给同行,再行打造新船,因此邢氏船队在江淮之地算得是头一份。

    更多的商贩们提起邢家产业,无不是垂涎欲滴,恨不得自己有邢乐康那赚钱的本事。

    他们都是这几日在府衙前面的告示栏里看到的消息,上面拟定了邢家资产发卖的时间地点,另附邢氏固定产业清单,从房产古玩字画铺面茶园到绣坊等……应有尽有,将布告栏的一整面墙都贴满了。

    自从府衙贴出这张告示之后,整个苏州府都沸腾了。

    本来邢乐康入了狱,就是各地商贾们推动的结果,他们齐聚苏州府等待结果。如今看到邢府产业要被官府发卖,都连夜遣了心腹回去准备银两,摩拳擦掌只等今日瀚海阁之争了。

    二楼的某个雅间里,宁王推开窗户便能瞧见楼下缓缓排着的长龙,以及门前那放银子的匣子。很快匣子便满了,立刻有户部的官员上前来换了个空匣子,将这个匣子搬到了内堂去。

    “这不是打劫吗?”宁王总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如果抛去场面的平和淡定,倒跟山匪收取卖路钱的行径相类,只不过相对文明许多。

    许大人的目光追随着楼下人群里排队的盛装丽人,以及她身边膀大腰圆的舅兄胡厚福,还能抽空为宁王答疑解惑:“反正户部缺银子,这些商人都是想来此间分一杯羹,十两根子对他们来说九牛一毛,压根不算什么,就当为国家做贡献了!”还十分厚颜无耻的向宁王殿下邀功:“我这是给他们机会为国家作贡献,若是没我这个机会,他们都报国无门,万一脑子不清楚再跑去贿赂官员,邢乐康可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了!”

    傅开朗被他这一派无耻言论逗的捧腹大笑,只觉这完全突破了他对许尚书的认识,到底忍不住要追寻一下许尚书的心灵蜕变史:“我怎么记得许大人以前并非爱财如命的性子啊,怎的自从当上了户部尚书,简直成了个雁过拔毛的性子?”

    “要不你也来户部试试?”许清嘉热情相邀。

    傅开朗连连笑着拒绝:“千万别!户部就是个烂摊子,好不容易有人接手又肯清理干净,我何苦想不开插一脚?我可是看到帐本子就头疼的!”

    尚书大人做愁苦状:“谁让国库银子太少了呢?大家都向我伸手要银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我这不是也被逼急了嘛?”

    这算是自辩吗?

    傅开朗可一点儿也不相信他这话,还取笑他:“怎么我觉得你赚银子赚的很快活啊?连这种抠门的法子也想得出来。”

    “非也非也!这种事情我还真没想到,我家夫人智计无双,捞银子比我狠多了!”尚书大人可不敢居功。

    傅开朗喃喃:“果然最毒妇人心,赚起银子来比男人都狠!”今日进门的那十两银子,简直就是明抢。“受教了!”

    宁王受到的冲击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父皇真应该请许夫人来户部!”这样不出几年,想来户部肯定不会再闹亏空。

    不过半个时辰,整个瀚海阁座无虚席,就连二楼三楼的雅间也全部满员,一楼大厅里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