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盛宠庶妃 第一章 缘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才片刻入怀的软玉芬芳,似云又似棉絮,胸前的柔软靠在他身上,竟让他有片刻的失神甚至都忘记了要放开她。

    “是本王方才唐突了,还望郡主莫怪才是。”

    凤倾瑶站起来,微微和他拉开距离。

    “不知王爷怎么会有我的披风?我那侍女——”

    “哦。”端木弘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本王不甚酒力因而出来走走,不成想方才远远的看见郡主一人在此,以为是哪个大家闺秀。夜深露重,郡主独坐于此,只怕会受寒。本来想唤两个宫女来送郡主回去,突然又听见郡主在呼唤侍女。”

    他笑得温雅,又似有些迥然,道:“本王知道从前大昭的女子深受闺训,甚是忌讳与男子见面。本王自然不能贸然接近以免毁郡主闺誉,故而欲走。却无意间看见守在亭外的那个侍女靠在树边睡着了。”他轻咳一声,脸上有不得已在此与一女子攀谈的尴尬和歉疚,“这里没有宫女和侍卫,想来那侍女应该就是郡主的贴身丫鬟了。本王又见郡主衣衫单薄,那侍女手里又抱着披风,想来郡主应该是冷了。所以就——”

    他眼神闪烁,说到最后,拱手一礼。

    “方才不得已唐突了郡主,还王郡主莫要怪责本王才是。”他言行举止翩翩儒雅,又句句真诚,端的是好风度好气质。任何一个女子见到这样一个美男子为一陌生女子还如此着想,即便是因‘不得已’而冒犯,也不会怪罪。再加上人家方才又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凤倾瑶心思单纯,自是猜不到端木弘‘心思不存’‘别有居心’的。因而听他说完,脸上立即有了感激之色。

    “王爷哪里话,侍女无状,倒是劳烦王爷屈尊降贵。”她又福了福身,“倾瑶该谢王爷才是。”

    端木弘想着,这小女孩儿果真是单纯啊。这要是换了小七,首先在他靠近的时候就会立即反手一掌,然后咄咄逼人声声质问,非得让他交代出个一二三四五六七出来不可。不过单纯点好啊,不单纯他今日非但达不到目的,只怕还要被这小郡主误会为登徒子进而讨厌他。

    “这更深夜寒,郡主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他装作试探的问。追女孩子这种事不能急,否者弄巧成拙惹得对方怀疑,就得不偿失了。

    “我…”

    凤倾瑶低着头,面色有些暗淡,转过身去,没有说话。

    端木弘有些讶异,这个看起来单纯不谙世事的少女,也有心事吗?

    “恕本王冒昧,敢问郡主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

    凤倾瑶有些迥然,她自幼受家训教导,从未单独与男子这般私下相处,更何况这是在晚上,瓜田李下的,若是被人发现了,难免闲言碎语。正在为难之际,忽然听见绿竹的呼喊声。

    “郡主。”

    她一抬头,绿竹已经匆匆进来。

    “郡主,奴婢方才…”她正懊恼自己方才怎么突然睡着了,一抬头看见端木弘,立即睁大眼,然后挡在凤倾瑶身前,警戒的看着他。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我可告诉你,这里是皇宫,皇后娘娘和我们郡主是好朋友,你若敢——”

    “绿竹。”凤倾瑶赶忙拉住她,道:“这是皇后的兄长,卫亲王殿下,你不得无礼。”

    “卫亲王?”绿竹瞪大眼睛,而后慌忙跪下。“奴婢参见王爷。”

    端木弘方才还因这丫头突然打断而有些不悦,没想到她对凤倾瑶倒是挺衷心的,心里的不悦便消散了些。挥挥手,“起来吧。”

    “谢王爷。”

    绿竹站起来,还是小心翼翼的将凤倾瑶护在身后。

    “夜深露重,王爷怎么会在此?”

    端木弘心知今日大抵是问不出什么了,便淡淡道:“本王只是偶然路过。”顿了顿,又对凤倾瑶拱了拱手,“既然郡主的丫鬟来了,那么本王就告辞了。”

    “王爷慢走。”

    凤倾瑶福了福身。

    端木弘转身,脸上笑容微微收敛,眼中却浮现了几分兴味儿。

    凤倾瑶目视他离去的背影,微微有些失神。

    “郡主,你怎么了?”

    绿竹奇怪的看着自家主子。

    “哦,没什么。”

    凤倾瑶掩饰性的低下头,“你刚才怎么睡着了?”

    绿竹有些歉疚,“奴婢该死,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站着站着就突然睡着了…”

    “好了,没事了。”凤倾瑶看了眼刚才端木弘离去的方向,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父王大概也在派人找我了。”

    “是。”主仆俩出了凉亭,很快就和镇南王府派出来找他们的下人碰到了,便匆匆回了王府。

    这月下的邂逅,却注定了两人彼此纠缠一生。

    ==

    端木弘离开后没有回自己的王府,而是去了曦和殿。今夜的宴会原本就是沈青萱和凤倾璃刻意安排,凤倾瑶和端木弘的一举一动他们自然也是知道的。如今刚听完暗卫的禀报,就有人通报说卫亲王来了。夫妻俩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笑意。

    “看来三哥对瑶瑶印象不错。”

    沈青萱将孩子放回摇篮里,“现在是来向我打听瑶瑶的事来了。”

    凤倾璃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走吧,我看他心急得很。”

    沈青萱笑了笑,吩咐宫女好好照顾几个孩子,便随着凤倾璃出去了。端木弘正坐着喝茶,有些心不在焉的。见到两人来,也不行礼。沈青萱和凤倾璃都讨厌那些虚礼,所以在私下里几人都比较随意。

    “这么急急忙忙的来找我,有事?”

    沈青萱漫不经心的睨了他一眼,眼神里笑意微微。

    端木弘白了她一眼,“行了,你就别装了。我知道这皇宫没什么事能瞒得住你们两人,我也不拐弯抹角,我的确是为那个小郡主而来。”

    沈青萱倒是没想到他这么直白干脆,挑了挑眉。

    “三哥,你不会真的喜欢上瑶瑶了吧?”

    端木弘想了想,摇摇头。他这个人虽然有时候懒散对什么事都不在意,老是给人一种猜不透的感觉。但是在某些事情上,倒是坦荡得很,比如说感情。

    “她跟我以前认识的女子都不一样。”

    沈青萱和凤倾璃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两个字。

    有戏。

    凤倾璃轻咳一声,道:“三哥这话何意?”

    端木弘皱着眉头,似乎斟酌了一会儿,才道:“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如果让我娶她的话,我不会反感或者排斥。但如果说我喜欢她,也说不上来。应该说…”

    他眯着一双狐狸眼,眼中神采奕奕。

    “我对她比较有兴趣。”

    沈青萱皱着眉头,“三哥,瑶瑶是个好女孩儿,我可告诉你,你不能拿感情伤害她,否者我定不饶你。”

    端木弘不满了,“我什么时候伤害她了?再说了,小七,我可是你亲哥哥,你这胳膊肘也拐得太厉害了吧。”

    “亲哥哥也不行,瑶瑶是我的好姐妹。她单纯善良没有心机,更不如你风流惹下许多桃花债。你要是喜欢她就好好对她,你要是不喜欢她就不要去招惹她。虽然当初她哥哥把她托付给你,但是我想他的本意还是希望如果你能够真心待瑶瑶才是最好的。如若你只是拿她当无聊生活的调剂品,我首先就不答应。”

    端木弘瞪了她一眼,“什么风流什么桃花债?我看你惹的桃花债比较多吧。那个薛雨华和轩辕逸…”

    眼看凤倾璃脸色黑了下来,沈青萱赶紧阻止他的唱片大乱。

    “停。”

    端木弘住了嘴,挑眉看着她,神色有几分看好戏的味道。

    沈青萱真是败给他了。

    “行了,你想问什么?”

    端木弘露出阴谋得逞的笑,“我听说你跟那小郡主交情不错,所以特地来向你取取经。”

    沈青萱道:“老实说,其实我跟瑶瑶接触得不多。后来又去西戎呆了一年,回来后也很少见她。只不过我老是觉得,才短短一年不见,她好像变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我现在要照顾几个孩子,没什么时间,你要是想知道,改天我让溪溪进宫,或许能问出什么来。”

    凤倾璃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自从静姨去世后,瑶瑶就有些闷闷不乐。她在镇南王府没有什么姐妹,柏云那时候又整日的两头跑,顾不上她,小宇年纪又小,有什么话她也找不到人倾诉。以前溪溪还会经常去王府配她,但是自从溪溪和许天佑的婚事落实后,她就经常往宫里跑。久而久之,只怕她有些孤僻。”

    沈青萱一顿,若有所思。

    “原来如此吗?”

    端木弘没有说话,低着头,似乎在沉思。

    “三哥。”

    沈青萱放下茶杯,道:“三哥,你先回去吧,改日我让瑶瑶进宫问问她。”她叹了口气,“瑶瑶已经十五岁了,静姨去世了,王府里也没个女人给她操心婚事。皇叔是男人,难免粗心大意。这事儿,只怕还得我来安排才是。”

    端木弘站起来,整了整衣冠,突然道:“小七,我说了,我不反对娶她。如果…”他想了想,似乎是仔细斟酌了好一会儿才认真道:“如果她愿意,那么我会为她空置卫亲王府,只留她一个女主人。”

    沈青萱微微有些讶异,端木弘却已经换上了平时吊儿郎当的笑意,转身出去了。

    “我刚才没听错吧?”沈青萱慢慢回头看着凤倾璃,“他说…”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凤倾璃对她微微一笑,“我能理解。”

    “可是…”沈青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虽然这是她乐于见到的,“他才见过瑶瑶一面啊,我就担心他是一时冲动,万一以后伤害了瑶瑶,那么…”

    凤倾璃一把揽过她的腰肢,凑近她耳边,语气缠绵入耳。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也想娶你。”他的唇凑近她的脸颊,呼吸喷在耳边,眼神里已经有了欲望。

    沈青萱推开他,一本正经道:“不许动手动脚。”

    “萱萱…”凤倾璃不满的看着她。

    沈青萱站起来,转身往内室走。

    “才两个月,没过危险期。”

    凤倾璃跟上来,一脸郁卒道:“那什么时候才过危险期?”

    沈青萱甚少见他这般模样,不由得心情大好,顺口就回答:“三个月…”话一出口她就意识到不对,抬头果然见凤倾璃笑得眉眼如画,一脸恍然大悟却又明显奸计得逞的道:“哦原来如此啊,嗯,很好。”

    他一手揽住她的腰,另外一只手掀开珠帘,走了进去。

    沈青萱一脸黑线,“你炸我。”

    他一脸无辜,“我这是虚心求教,不然你让我去问太医?”

    沈青萱不说话了,凤倾璃十分满意她此刻的沉默,拥着她慢悠悠的走了进去。还有一个月啊,貌似他都忍了好久了的说。

    ==

    夜色凉如水,有晚风吹来,冰凉刺骨。凤倾瑶忍不住戳了戳手臂,想起方才在皇宫,也是这般的冷,然而却有人及时的送来披风,来给予她温暖。

    想起那人,她忽然红了脸,心儿有开始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郡主。”绿竹走过来在她身后温言道:“夜深了,早些休息吧。”

    “哦。”

    像是突然被发现了心事,凤倾瑶有些闪躲的低下头。

    “你下去吧,我一会儿就睡。”

    “是。”

    绿竹正准备出去,凤倾瑶又忽然回头唤住她。

    “等等,绿竹。”

    绿竹顿了顿,回头。

    “郡主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凤倾瑶有些踌躇,咬了咬唇。“我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吧。”

    绿竹走过来,“郡主有心事?”

    凤倾瑶低着头,神色有些落寞。

    “绿竹。”她低低道:“自从母妃去世后,这王府里越发冷清了,现在连哥哥也走了,我…”

    “奴婢明白。”绿竹是自幼陪着她长大的,可以说和凤倾瑶情同姐妹。平时凤倾瑶也没什么脾气,性子和顺又善良,王府里的丫鬟都很喜欢她。

    “王妃已经走了,郡主要节哀才是啊。你再这么郁郁不开心,王妃在天上知道了也会放心不下的。再说了,还有王爷啊,王爷一直都很疼你的。哦对了,还有小世子,他还那么小,需要郡主照顾。”

    自从凤倾玥挂辞离去后,这镇南王府的世子就落在了才几岁的凤倾宇身上。

    凤倾瑶低着头,心里有些乱。

    “绿竹,我…”她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面上起了微微的烦躁。“我…”

    “郡主可是在想方才那位卫亲王?”绿竹跟着她多年,她一贯又是个单纯的性子,很容易就能让人看出心中所想。见她从皇宫回来后就有些心神不宁,想必问题就出在那卫亲王身上。

    凤倾瑶一愣,而后脸颊腾的就红了,有些心虚的闪躲着绿竹的目光。

    “没、没有,我怎么会想他呢。我…”她结结巴巴的,神态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绿竹恍然大悟,捂唇低笑。

    “郡主,还记不记得,皇后娘娘有意要给你赐婚?”

    凤倾瑶轻轻点头,声音低若蚊蚋。

    “当然记得。”

    绿竹扶着她走向床榻,“郡主,你年纪也不小了,如今王妃去世了,王爷对这些事难免粗心,皇后娘娘一直待你如姐妹,自然是会为你找一门合适的婚姻。”

    凤倾瑶坐了下来,绿竹又道:“郡主你身份高贵,这满朝文武能配得上你的,肯定是王孙贵族。奴婢听说这卫亲王府中有姬妾,却一直没有正妃。如果郡主嫁给卫亲王,只怕…”

    “他有很多女人吗?”

    凤倾瑶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神色间似乎有些异样。

    绿竹一怔,而后点头。

    “据说卫亲王风流无度,就连以前大梁国丞相的女儿都倾心于他,而且卫亲王似乎对那王小姐颇为欣赏。”

    “哦,是这样啊。”

    凤倾瑶眼神黯淡了下来,神色比刚才更郁闷。

    “郡主?”

    绿竹试探的唤了声,“你…”

    凤倾瑶已经恢复了笑意,“好了,我要睡了,你下去吧。”

    绿竹有些纳闷,却还是微微服了身。

    “是。”

    等她走出去了,凤倾瑶才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眼神里露出微微苦笑。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