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盛宠庶妃 第五章 情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今日镇南王府热闹得很,因为府中来了贵客,朝廷清流,少年英杰的礼部侍郎姚正清。不过十九岁年纪,就坐上了三品大员,未来的国之栋梁。老镇南王对这位名声显赫的姚大人很是欣赏,听说人家特意来探病小郡主,立即眉开眼笑,甚至命人将久病多时的小郡主叫到了前厅。

    老镇南王是惜才之人,但看那姚正清相貌堂堂举止风雅谈吐非凡,很是欣赏和满意。再看那姚大人虽然规规矩矩坐着,脸上笑容温和毫无瑕疵。但那波光浩淼的眼睛,却时不时的瞥向坐在对面微低着头似乎有心事的郡主。

    有心事的郡主漫不经心的坐着,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而上座,笑得慈眉善目的老镇南王,一会儿看看温和儒雅翩翩风度的姚正清,一会儿又看看自己风华正茂如花似玉的女儿,再看向姚正清的眼神,就变成了老丈人看女婿的目光。欣赏、而欣慰。尤其是,见那少年英杰看自己女儿的眼神虽然看似淡然,但那眼底却有异光闪闪烁烁。落在他一双精明的老眼里,就多了几分含情脉脉眉目传情的味道。

    他心中思索着,这姚正清出身世家,且人品贵重才华高绝前途非凡,又未娶妻纳妾。实在是最好的女婿人选啊。想起前些日子姚阁老特意在他面前提起这个孙子的婚事,他心里就多了几分思量。女儿已经大了,不能再这么耽误下去。通过刚才与姚正清的谈话,知道他是个正直的少年,女儿若嫁给他,自己心里也放心些。

    “贤侄啊。”他放下茶杯,温和的看着姚正清。“难得你今日光临寒舍,不如用过午膳再走吧。”他又看了看依旧低着头似乎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凤倾瑶,笑容更加温和。

    “也好让老夫多谢你对小女的探试之情。”

    坐在凤倾瑶旁边的凤倾宇一听这话就抬头看了看老父亲,又看了看闷不吭声的姐姐,心中想着。要是端木弘知道老父亲有意将女儿嫁给姚正清,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想把姚正清碎尸万段?

    本来他是想提醒父亲的,不过随后又想想,干脆将计就计。也让那端木弘好好急一急,省得他自命不凡自以为是。

    姚正清温文而笑,到没有故意做作的推辞。

    “伯父有邀,小侄自然恭敬不如从命。”

    要是端木弘在这儿,定然要骂一声脸皮厚。脸皮厚的某人却微笑从容,眼神温和的瞥过低首安静坐着的凤倾瑶,眼底柔光满溢。

    老镇南王一脸的喜色,刚准备说什么,一个下人走了进来。

    “老王爷,卫亲王来了。”

    老镇南王眉头一挑,眼神里笑意淡了几分。

    “他怎么又来了?”他皱了皱眉,却没看到一直没说话的凤倾瑶身子一僵,随即抬起了头,眼神惊讶而惊喜。而一直关注她的姚正清,却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他抿了抿唇,不动声色的饮茶,随后又对老镇南王笑道:“听闻卫亲王受皇后娘娘嘱托,每日必定到访,探视郡主病情。之前小侄还在疑惑今日怎的没见到卫亲王,还以为是已经走了。不成想,是来得迟了。”

    凤倾宇忽然抬头瞥了他一眼,嘴角有隐隐的笑意。这个人,也是个人精。有这样的情敌,端木弘大约要吃亏了。

    不过呢,他乐得看好戏。

    老镇南王皮笑不笑的笑了笑,“或许吧。”又转头吩咐道:“请卫亲王进来。”

    “是。”

    那人刚退出去,下一刻就响起端木弘带点纨绔的笑声。

    “不用请了,本王已经来了。”

    声到人到。一声落下,他已经出现在门口,一身宝蓝底玄色步步高升团花的茧绸直裰,玉冠华发,笑起来的时候一双眼睛眼角飞扬,眼底隐隐流动妖冶水光,直看得人心神欲醉。

    凤倾瑶乍一见到他,神色就开始有些不自然,险些就直接站了起来。而后想到什么,脸色通红,头埋得更低。

    姚正清见了,眼神又闪了闪。放下茶杯,站起来对端木弘拱手道:“下官参见王爷。”

    端木弘原本见凤倾瑶朝他看过来还挺开心的,然后见她似乎像是在躲瘟疫一般立即低下头,心里那丝喜悦立即就被当头一盆冷水浇灭。想起自己这些天日日来看她,她却不为所动。而这姚正清一来她就亲自出来见客,而且看起来刚才这大厅气氛融融,很是和睦。他一来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就连原本笑声传得很远的老镇南王,脸色也变得淡漠而平静。

    他心里有一把火,其他人什么态度他不管。只是凤倾瑶那小妮子,居然敢无视他。她可以对姚正清假以辞色,现在居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难不成真的看上那小子了?

    他来得晚,自然不知道之前凤倾瑶压根就没多看姚正清一眼,此时心里是又怒又痛又伤心。昨天晚上他还见过她,他走的时候她还恋恋不舍。不过才一晚上功夫,她难道就把这些天相处的情谊忘得干干净净了?

    心里怒火翻腾,看姚正清这个情敌的眼神就不太好了,简直就跟看杀他老娘的仇人差不多了。

    “姚大人今日好清闲啊。”他摇着折扇,亏得此时怒火中烧还能保持理智,似笑非笑道:“姚大人不用上朝吗?”

    老镇南王怪异的看着他,凤倾宇很淡定的喝茶。姚正清不急不缓,很是讶异道:“王爷忘记今日沐休了吗?”

    端木弘一怔,姚正清却又恍然大悟的一拍脑门,“哦,下官忘记了。王爷已经很多天没有上朝了,大抵也是清闲惯了,忘记了。”

    凤倾宇嘴角笑意温和,想着姚正清不愧是文官啊,这咬文嚼字的功夫,还真是不赖。这么轻飘飘的一句清闲,就把端木弘给抵了回去,还不动声色的讽刺了他一番。

    他若有所思的瞧着这两人,看来这姚正清八成是从姐姐的表情看出来她跟端木弘必有纠葛了。

    端木弘黑着脸,正准备反唇相讥,老镇南王忽然将茶杯轻轻一搁,道:“卫亲王请坐。”

    端木弘脸色好了些,点头坐下,那边姚正清也坐了下来。两人目光在空气中相撞,一个温和带着凌厉,一个漫不经心带着煞气。两道目光在空中相聚,隐隐有无数电流交错击杀,空气瞬间冷凝了下来。

    凤倾瑶忽然站了起来,“父王,我、我累了,想先回去休息。”

    刷——

    几道目光同时落在她身上,姚正清是温柔含带关切的,端木弘则是怒火中烧的。他一来她就走,心虚还是讨厌他?凤倾宇漫不经心的瞧着,眼神里有笑意流淌。老镇南王肃正了面容,满眼的担心。

    “不舒服吗?让大夫来给你看看——”

    “不,不是。”凤倾瑶忍受着那几道火热的目光,都快留下汗来,勉强笑道:“女儿只是有些累了,大抵是才刚好,又在这儿坐了太久,有些疲乏而已,没事的,我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

    老镇南王点点头,“那你快回房休息吧,千万别再吹了冷风。绿竹,快扶小姐回去。”

    “是。”

    绿竹搀走过来搀扶着凤倾瑶,凤倾瑶回身对着端木弘福了福身。几乎都不敢抬头看他一眼,低头匆匆离去。端木弘死死的瞪着她的背影,居然又无视他。好,好得很。

    这时候,凤倾宇也站了起来。

    “父王,我想起还有点事要处理,也告退了。”

    老镇南王挥了挥手,“去吧。”

    凤倾宇离开的时候,瞥了端木弘一眼,眼神里隐隐几分笑意和趣味。眼角余光扫了眼姚正清,眼神多了几分意味深长。

    “王爷请便,本世子先走了。”

    端木弘盯着他,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敢挑衅他。好,这两兄妹都好得很。他微微笑起来,非常温和道:“小宇慢走。”

    老镇南王一愣,姚正清脸色不变眼神深邃含笑。凤倾宇嘴角抽了抽,没说话,大步离去。

    端木弘嘴角上扬,目光扫过姚正清,微微不屑,而后又看向老镇南王,笑意温和。

    “本王听说郡主已经大好,特来道喜。”

    老镇南王八风不动,淡淡道:“卫亲王有心,老夫代小女感谢王爷这些日子以来的关心。”

    端木弘笑眯眯道:“老王爷客气,皇后视郡主为姐妹,特让本王代之慰问,本王自不敢懈怠。”

    打官腔长袖善舞谁不会?当初端木族兄弟姐妹为争皇位死伤无数,就他一人存活,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真本书?

    老镇南王瞅着他,这个卫亲王看着玩世不恭似乎还风流不羁,人也淡泊名利。但以他多年在朝练就的一双火眼金睛来看,这个少年王爷不简单啦。他自己出身皇族,自然知道皇权争夺有多厉害。当初西戎皇室,可比大昭争权还要惨烈。这个端木弘生母早逝,又没有外家势力扶持,却能安安稳稳活到今天最后做了女帝最得力的助手,怎么可能是一个一无是处的酒囊饭袋?

    这些日子他也隐隐看出来几分,端木弘似乎对他女儿颇为关心。皇后的嘱托,只怕是个借口吧。

    那日宫宴瑶瑶和他在皇宫见过面,回来后就病了。这事儿他自然是知道的。看方才瑶瑶的表情,明显对端木弘有情。而端木弘的样子,应该是急急而来,为的只怕也是他女儿。

    本来要说真论身份地位才貌贵重,端木弘处处在姚正清之上。但是这品性嘛,可就…

    他也听说过端木弘前些日子莫名其妙的将王府里的姬妾都打发了出去,看起来是为了瑶瑶。但是端木弘风流之名人尽皆知,今日可以为了瑶瑶抛弃王府千娇百媚,焉知以后不会喜新厌旧冷落瑶瑶?

    作为一个父亲,他不放心将女儿交给这样的人。所以,他对端木弘的态度一直很冷淡。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看瑶瑶对姚正清的态度。十五岁的少女,情窦初开,面对端木弘这样一个皇室亲王的少年风流公子,自然抵不住诱惑,一时意乱情迷也是正常。但这种情愫,却不能长久。否则日后,只怕会自伤啊。

    端木弘却不知道老镇南王的这一番心思,他现在心里就想着凤倾瑶刚才的漠视和逃避,满心的焦灼和醋意。若非当着老镇南王的面,他早就追出去了。还有那个姚正清。

    他面无表情的看过去,长得不错,不过还不足以成为他的威胁。看着温和斯文,实则假仁假义。那些个礼部文官,不向来迂腐目光短浅吗?哼,这样的人,瑶瑶一定看不上。这样自我安慰着,他心里方才好受一点。但突然产生的危机感,还是让他不爽。想着,他是不是应该快些下手,直接去宫里求得赐婚圣旨?

    后来老镇南王和姚正清在那儿互相攀谈说了什么,他根本就听不进去,只是时不时的敷衍几乎。午膳的时候,端木弘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转个身,却用绝顶轻功去了凤倾瑶的院子。

    凤倾瑶说是回来休息,如今却坐在窗前发呆,有些魂不附体的样子。绿竹走了进来,“小姐,午膳已经好了,要现在用吗?”

    “先搁着吧。”

    凤倾瑶有些漫不经心,根本没有心思吃饭。

    “是。”

    绿竹无声的退了下去。

    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来到凤倾瑶身后,“为什么不吃饭?”

    凤倾瑶吓得一惊,然后辨别了那熟悉的声音来自于谁,才松了口气,回头果然看见端木弘脸色不好的盯着她。

    “你、你不是在前厅陪父王吗?怎么到这里来了?”她有些慌张的看了看外面,生怕有人看见端木弘在她房里,然后又一把将窗子给关上了,微微吐出一口气。

    端木弘看着她的动作,脸色却是更黑。

    “这么小心做什么?怕被人看见你跟我私会?”

    凤倾瑶没听出他语气里的酸醋,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昨日不是答应我不再来了吗?你胆子也真大,大白天的就闯了进来,要是被父王发现了,我…”

    “你如何?”

    端木弘面色淡漠,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冷淡。

    “让你父王抓了我去见官?治我一个夜闯王府意图不轨的罪名?”

    凤倾瑶这才听出他语气里的异样,微微怔了怔。

    “你今日怎么了,怎么说话这么阴阳怪气的?谁惹你了?”

    端木弘瞧着她一脸单纯的模样,实在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轻哼了一声,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唰的一声,折扇打开。他慢悠悠的摇着扇子,道:“姚正清为什么来看你?”

    凤倾瑶蹙了蹙眉,走过去。

    “你问我我问谁?若非父王说起,我都不认识这个人,我怎么知道他突然来探病是个什么意思?”她坐在端木弘身边,观察他的脸色,“你今日怎么了?火气这么大?”

    “你不知道?”

    端木弘脸色好了点,眼神闪了闪,伸手将她带入怀里。

    “不知道就算了。那姚正清不是什么好人,他居心不良,你以后不要理睬他。”

    “居心不良?”单纯的凤倾瑶自然不知道某人现在正在吃醋,疑惑道:“可父王说他为官清廉,少年成名,将来前途必定非凡,是个可造之材。而且我觉得,他看起来也不像是…是个坏人啊。”

    她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几乎都听不见了,因为她看见端木弘脸色越来越黑,到最后已经黑如锅底。她吞了吞口水,再也不敢说话了。

    端木弘瞪着她,咬牙切齿道:“哦?看来你对他印象不错嘛。”

    凤倾瑶抿着唇,其实她很想说,姚正清真的不是坏人。不过她隐隐觉得,如果她说出来,端木弘会更生气,因此干脆闭口不言。却不知,她此刻的沉默,在端木弘眼里就成了默认。她的确对姚正清很有好感。

    一时之间,他只觉得心头怒火起,隐隐还有几分慌乱和痛意,环在她腰间的那只手也微微紧了紧。

    “以后不许再见他,听见没有?”他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

    凤倾瑶被他这难得一见的沉怒吓得脸色变了变,“不、不是我要见他的,是父王派人来…”

    “那也不行。”端木弘一把将她拉进自己,低头看着她的眼睛,鼻尖对着鼻尖,两人之间的距离几乎为零。

    “以后他要是再来,你就称病,总之不许再见他。”

    “哦。”凤倾瑶有些怕他此刻铁青着脸的样子,下意识的点点头。

    端木弘脸色好了点,“记住了,要是你以后还敢见他,我就…”

    “我不见他就是了,你做什么这么生气?”凤倾瑶睁着一双大眼睛,“不过是个来访的客人,父王很赏识他,对他多有提拔之恩。想来他今天也是来拜访父王的,说来看我,不过是个借口而已,你生气个什么劲儿?”

    瞧着她一脸纯真的模样,端木弘只觉得一腔的怒火忽然打了水漂,觉得这个小妮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单纯。不过这样也好,只要她没有喜欢姚正清就行。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许你私下跟其他男人见面。”

    他说这话时语气温和,但言语之中却尽显霸道和独占欲。

    “谁是你的女人了?”凤倾瑶脸色通红,嗔道:“你尽胡言乱语。”

    “什么胡言乱语?”端木弘将她抱在怀里,“我明天就进宫,不,下午我就进宫去让阿璃给你我赐婚,我得把你娶回去才放心。”

    “赐婚?”

    凤倾瑶瞪大了眼睛,完全的意外。

    “怎么?”端木弘又皱了眉头,“你不愿意嫁给我?”

    他眼神里有露出了煞气。

    “没,不是。”凤倾瑶下意识摇头,然后又意识到这话不对,脸色腾的又红了,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手指又开始搅着发丝,眼神闪躲而羞怯。

    “父、父王不会答应的。”

    “你答应就成。”端木弘凑近她,语气温柔而缠绵。“反正你跟我有了肌肤之亲,这辈子只能嫁给我。”

    听闻那‘肌肤至亲’四个字,凤倾雅又不可避免的脸红尴尬,躲避着他的目光。

    “谁、谁说的?”

    “我说的。”端木弘皱着眉头,觉得有必要让这丫头意识到她是谁的人。看着她红艳艳的樱桃小嘴,忽然就想起了那日初尝她味道的感觉,心中便是一荡。单手挑起她精致白皙的下巴,她眼神闪躲想要说什么。他嘴角一勾,低头便含住了她的唇。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