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盛宠庶妃 第五章 情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 凤倾瑶轰的一声炸开了,下意识要去推他,却被他紧紧抓住双手,倾身压下。

    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灼热的呼吸烤得凤倾瑶脸色晕红眼神迷离,心儿砰砰砰跳个不停。

    再次品尝到温软甜蜜的滋味,端木弘所有的怒气和醋意立即消散得干干净净,完全沉醉于她的红唇上。觉得世上再没什么美味佳肴,能比得上此刻的味道。察觉到她的紧张和微微的躲闪,他不满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换得她嘤咛一声。那一声轻吟低迷而醉人,娇媚而嘶哑,是款款醉芙流波,是月上柳梢头的美梦如镜。端木弘一僵,而后全身的血液开始滚热,全都汇聚到一个地方。

    他越发用力的抱紧她,拥吻变得有些急切起来。

    凤倾瑶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膈应着自己,隐隐有些慌乱,忙伸手去推他。

    “别,绿竹…唔,还在…在外面…”

    一开口她自己首先就惊了惊,那样妩媚的娇呢声,真的是她发出来的吗?

    端木弘本来吻得有些情动不能自持,闻言倒是醒了醒,慢慢的松开她。见她脸如火云眼若秋水,唇色殷殷亮丽,一副春情慵懒的模样。他险些再次克制不住。

    深深吸了一口气,拉着她坐起来,仍旧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

    “再这样憋下去,我得成真正的不举了。”

    凤倾瑶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什么,脸色立即烧得如同煮熟的螃蟹。她虽然是未出嫁的闺阁之女,但是有些事情以前还是听府里的老嬷嬷说起过,再联想到方才低着自己的那个硬硬的东西,她简直羞愤欲死。

    “你、你今天来做什么?”气氛太尴尬,她随便找了个话题岔开。

    “看你啊,还能为什么?”端木弘想起现在还在前厅陪老镇南王用膳的姚正清,面色开始发青。

    “我来之前,那个姚正清说了什么?”

    “啊?”凤倾瑶怔了怔,眼神覆上白雾,摇摇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

    端木弘皱着眉头,“你不是一直坐在那儿吗?怎么会不知道?”

    凤倾瑶脸色有些红,“我根本就不想去的,但是父王派人来说,人家是为探病而来,总要我亲自感谢。我去了以后就在那儿干坐着,父王一直和那个姚大人说话,我什么都没听进去。”

    “是吗?”端木弘一扫脸上的乌云,看来瑶瑶根本没将那姚正清放在眼里。心里一松,脸上也现出温柔之色,拉着她起身。

    “走吧,出去用午膳,正好我也饿了。”

    凤倾瑶连忙拉着他停下来,“不行,你不能出去,不能让外面的丫鬟发现你,我还是让绿竹端进来吧。”

    “好。”

    端木弘也不扭捏,反正他们成婚之前,的确不能传出对她不利的谣言来。

    凤倾瑶走到门口,掀开帘子,唤来绿竹吩咐了几句,特意嘱咐不能让其他人进来。绿竹虽然疑惑,但也没问。很快就将饭菜端了进来,当她看到坐在软榻上的端木弘,惊了惊,险些要叫出来。凤倾瑶连忙跑过去捂住她的嘴,“别叫。”

    绿竹看了看她有些紧张的神色,点点头。

    凤倾瑶这才松了手,又有些尴尬的转过身去。

    绿竹也算是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的了,反正不是第一次看见端木弘跑到自家小姐的闺房来。只不过从晚上调到了白天而已。微微的惊讶过后,她很淡定的将饭菜都放到桌子上,对着端木弘福了福身,也不说话,然后默默的退了出去。

    端木弘瞥了眼她消失的背影,对凤倾瑶笑道:“你这丫头倒是挺聪明的。”

    凤倾瑶瞪了他一眼,“你不是饿了吗,还不快吃?”

    端木弘对她小女儿的表现很是满意,起身走了过去。刚刚坐下,忽听到外面绿竹刻意加大的惊呼声。

    “世子?你怎么来了?”

    凤倾瑶刚拿了汤匙准备给端木弘盛汤,听到这一声惊呼,手一抖,汤匙落地。端木弘手一接,才不至于碎裂发出声音。

    此时外面又响起凤倾宇的声音,“姐姐呢?在休息吗?”

    凤倾瑶开始慌乱,想要开口问端木弘怎么办,端木弘却对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紧张。他跟凤倾宇交过手,那小子武功不错。如今已经来到外间,肯定已经察觉到了他的气息。既然对方没有发难,何必害怕自乱阵脚?

    “哦,是啊。”绿竹似乎有些紧张,声音倒还平静。

    “小姐刚刚用了午膳,才睡下,让奴婢们都不要去打扰。”

    端木弘凑近凤倾瑶,“放心吧,你这个丫鬟摆的平。”

    凤倾瑶脸上难掩忧色,咬着唇,身子有些僵硬。

    端木弘低叹一声,将她揽入怀中。她又僵了僵,下意识想要去推他,又被他抓住了手,然后低头在她唇瓣上狠狠一吻,她立即就老实了。

    外面似乎静默了一会儿,又响起绿竹有些小心翼翼的试探声。

    “世子,你可是有重要的事吗?”

    “没事。”凤倾宇负手而立,眼神淡淡瞥向珠帘,眼底快速的划过什么,而后转身。

    “父王担心姐姐,命我过来看看。不过既然姐姐睡了,我就回去了,你们好好照顾姐姐,知道了吗?”

    “是。”

    绿竹带着一大帮丫鬟齐声回答。

    脚步声渐渐走远了,凤倾瑶这才放松下来,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端木弘看着她这个样子,再次低笑出声。

    “你好像很怕你弟弟?”

    凤倾瑶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小宇听话懂事,我怕他做什么?我只是怕他不相信绿竹的话,就这么闯了进来,看见你就糟糕了。”

    她又重新拿着汤匙给端木弘盛汤,动作很自然,仿佛一个贤淑的妻子。

    端木弘眼睛从她手上掠过,看向她宁静温柔的表情,然后慢慢掠到她身后,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可是他已经发现了。”

    “啊?”

    凤倾瑶手一抖,汤碗差点打翻。端木弘又伸手一接,却没有看她,而是看向她身后,脸上表情似笑非笑。

    “你在看什…”凤倾瑶缓缓转身,下一刻脸上表情僵硬了,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然后满眼的恐慌,猛的站了起来。

    “小…小宇,你、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她浑身僵硬,说话都在颤抖,额头上甚至都开始冒出冷汗。

    端木弘叹息一声,站起来,按着她的双肩让她坐下。回头又不满的瞪了眼站在窗边负手而立神色淡淡的凤倾宇,“你吓她做什么?不知道她胆子小吗?”

    凤倾宇跨出一步,人却已经转眼间就来到桌前坐下。

    “你要是不在这儿,我姐怎么可能受惊吓?”他神态自若,完全没有因为端木弘出现在他姐姐的房间而有半点惊讶或者愤怒。

    原本惊慌紧张都快绝望的凤倾瑶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儿,她看了看凤倾宇,又看了看端木弘,试探的小声问:“你们…认识?”

    “废话。”

    说话的是凤倾宇,“他天天都厚脸皮的来王府,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他?”他古怪的瞥了眼自个儿姐姐,“姐,你不会发烧烧糊涂了吧?连这么浅显的逻辑都不明白了。”

    凤倾瑶被他指责得脸色一红,“我…你…”

    她双手搅着衣角,眼神闪躲,满脸的无措和害怕。端木弘看了就有些心疼,握住她的手柔声道:“瑶瑶,别担心,没事。”又回头瞪了眼凤倾宇,“小子,她可是你亲姐姐,有你这么跟你姐说话的吗?”

    凤倾瑶更加惊惶得想要阻止端木弘,要是小宇将她和端木弘私会的事告诉父王,父王定然震怒,她只有以死谢罪了。

    凤倾宇却凉凉瞥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她是我姐。”他看了眼满脸苍白神色无措的凤倾瑶,叹了口气,道:“正是因为她是我姐,我才要保护她,省得她什么时候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小宇,你别这么说。”

    凤倾瑶下意识的维护端木弘,只是声音有些小。尤其是在凤倾宇用那样淡漠温凉的目光望过来的时候,她觉得她心里所有的想法都被这个弟弟看穿了。她闪躲着,不敢看他的眼睛。

    端木弘却不满了,睨了眼凤倾宇。

    “小子,你到底干嘛来了?”

    “蹭饭。”

    凤倾宇瞥他一眼,再看桌上只有两副碗筷,皱了皱眉。

    “姐,你让她们再拿一副碗筷来。”

    “啊?”凤倾瑶从他开口说蹭饭的时候就怔住了,此刻闻言又是一愣。“你、你还没用膳吗?”

    凤倾宇淡淡道:“父王在招待姚正清,我先离开了。发现他闯到你的闺房来,担心你安全,还没来得及用膳。”

    “哦。”凤倾瑶一向心疼弟弟,忙站起来就要出去,被端木弘一把拉着重新坐了下来。

    “他要吃自己回去吃,你管他作甚?”

    “他是我弟弟。”凤倾瑶瞪着他,不满的说道。

    端木弘还想说什么,忽然觉得眼前一闪,凤倾宇已经将他面前的那碗汤端了过去,似乎是饿极了,放到唇边就喝了一口。

    端木弘瞪大眼睛,怒道:“小子,那是我的——”

    凤倾宇喝完后满脸的赞赏,“今天这烫炖的不错,看来厨子下了功夫的。”

    凤倾瑶扯住要发怒的端木弘,笑得有些勉强。

    “小宇,我…”

    凤倾宇忽然抬头讶异的看了她一眼,“姐姐,你不饿么?”

    “啊?”凤倾瑶根本就跟不上他的思路,“不,不是。小宇,我和…”她看了看身边的端木弘,想要解释,却又难以启齿的样子。

    “姐姐。”

    凤倾宇忽然放下汤碗,认真的看着她。

    凤倾瑶嫌少看见他这般严肃凝重的模样,不由得心里有些忐忑。

    “什、什么?”

    凤倾宇默了默,又瞥了眼端木弘,似斟酌了好一会儿才道:“刚才…我去过前厅,姚正清似乎对父王说,明日要来提亲。”

    “什么?”

    端木弘猛然惊怒,被这个消息震得傻了的凤倾瑶立即机灵灵的回神,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目光呆滞,怔怔的看着凤倾宇。

    “提亲?”

    凤倾宇点点头,神色漠然。

    “你年纪不小了,嗯,父王一直都很欣赏姚正清的,他又是世家名流之地,才貌人品都不错,配得上你。”

    砰——

    端木弘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所有碗碟都晃了晃。凤倾瑶有些胆战心惊的看着一脸铁青暴怒的他,这个时候她最担心的却是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惊动外面那些丫鬟。不过她这是多心了,绿竹知道端木弘在这儿,早就将那些丫鬟带出去了。所以无论这里发生多大的动静,都不会有人进来。

    “你…”

    端木弘站了起来,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姚正清,本王记住你了。”他低喝一声,然后转身就走。

    凤倾瑶连忙站了起来,“你去哪儿?”

    “进宫,求赐婚圣旨。”端木弘走到了窗边,又顿了顿,回头看着她,眼神温柔。

    “你在这儿等着,哪儿也不要去。等阿璃下了圣旨,我就娶你过门。”

    凤倾瑶愣在原地,根本就不知道该怎样反应。

    “父王不会答应的。”凤倾宇坐着不动,懒洋洋飘出一句话。

    端木弘冷哼一声,“只要圣旨下达,不答应也得答应。”

    凤倾宇又喝了一碗汤,才慢悠悠道:“父王曾是三军将领,在军中很有威信。你应该知道点,先帝对不起父王,对不起华家,曾经还对我下过毒。当今圣上仁慈,一直对我父王这一脉心怀愧疚。我姐姐的婚事,必定要经过我父王点头才行。不信我跟你打个赌,你现在进宫去求圣的话,皇上一定会先召父王进宫。父王不答应,皇上绝对不会下旨。”

    端木弘死死的瞪着他的背影,很想反驳他的话,但是却也知道他说得没错。华家一门忠烈,世家大族,若非因为那个诅咒子嗣稀薄,到现在年长的早就死了,年幼的差不多就只剩下凤家这几兄妹了。不过就是因为那个诅咒,孝仁帝才放心让华家两个女儿一个做了王妃一个做了皇后。不然以孝仁帝那凉薄无情的性子,哪里会给华家那么大的荣耀?

    尊荣是给了,但是没有子嗣承继,也是白搭。

    而凤倾玥,却倾尽一生都在帮凤倾璃,这个仇人之子。所以,凤倾璃一直对镇南王一脉心怀亏欠。如今他想娶老镇南王的宝贝女儿,要是老镇南王不点头答应,凤倾璃百分之百不给下旨赐婚。

    凤倾瑶也怔在原地,眼神慢慢的暗淡了下来,神色间有些凄楚和荒凉,眼底隐隐有了泪光。

    正在愤怒的端木弘没发现,然而凤倾宇一抬头却看见她这般弱柳扶风的神态,微微蹙了蹙眉,叹息一声。

    “姐姐,你当真想要嫁给他?”

    凤倾瑶被他突如其来的一个问题问得一怔,然后脸色立即通红如血,眼神闪躲,半是羞怯半是黯然。

    “哪、哪有?”

    身影一闪,端木弘已经来到她身边,一把拉住她的手。

    “瑶瑶,跟我进宫。只要你肯嫁给我,我就不信你父王不答应。”

    “可是…”凤倾瑶有些犹豫,“父王会生气的。”

    端木弘回头瞪着她,“那你是想嫁给姚正清了?”

    “不想。”她立即否决,回答得非常快。遵于本心的抉择,没有丝毫的犹豫。

    凤倾宇再次蹙了蹙眉,看向凤倾瑶的眼神有些深邃,带着点点欣慰和感叹。端木弘眉头微松,“那你就跟我进宫,不然等明天那个姚正清真的来提亲了,你父王肯定会同意,那你就不得不披上嫁衣嫁进姚家了。不行,我不同意,你是我的女人,怎么能嫁给其他男人?”

    “你的女人?”

    凤倾宇突然冷哼了一声,“卫亲王,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姐姐好好一个清白女儿家,知不知道要是你这番话传出去,她这辈子就没脸做人了。”

    “我娶她就是。”

    端木弘面目朗朗,一把将凤倾瑶抱进怀里。

    “反正你都已经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特意跑来说这番话,不过就是说给我听的而已。说吧,你到底什么意思?”

    凤倾宇一挑眉,眼神里终于划过了一丝笑意。

    “看起来王爷还不算笨嘛。”

    端木弘到没有生气,好歹也是未来的小舅子。他大人有大量,不跟这小屁孩计较。

    “我没什么意思。”凤倾宇也站起来,淡淡道:“我就是想知道姐姐是什么态度,现在看来,我想我知道了。父王一向疼爱姐姐,姐姐的婚姻大事,父王自是慎之又重。尽管父王很欣赏姚正清,但如果姐姐不愿意,父王也不会勉强她。”

    他转过身,负手而立,神态慵懒语气淡漠。

    “卫亲王既然有意要娶我姐姐为妻,首先要做的不是先斩后奏,而是要让父王相信你能给我姐姐幸福,他才会放心把姐姐嫁给你。否则就算你今日使尽手段娶得姐姐为妻,触怒了父王,伤了姐姐与父王父女情份。日后姐姐即便跟你在一起,也会心有隔阂,你若是爱重她,总不会希望她以后日日郁郁寡欢吧?”

    端木弘沉默了下来,半晌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题外话------

    明天就让瑶瑶和端木大婚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