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盛宠庶妃 第六章 大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近来天气越发炎热,沈青萱怀着身孕也越发惫懒,又要照顾几个孩子,着实有些吃不消。凤倾璃看着心疼,说让乳娘来哺乳孩子,她固执的不同意。那年秋明修的乳娘被人下毒暗害,险些要了他的命。这件事,一直是她的心结。她的孩子,必须自己照顾。

    这一天,她刚给儿子喂了奶,伸了个懒腰,想要进屋躺一会儿,红萼就掀了帘子走了进来。

    “小姐,卫亲王来了。”

    “哦?”

    沈青萱转身,挑了挑眉,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看来是沉不住气了。”

    “小姐要见吗?”

    沈青萱整了整衣衫,“走吧,再不去他得把这曦和宫给我掀翻了去。”

    红萼掩唇低笑,走过去扶着她。

    “奴婢刚才瞧着,王爷很是焦急呢。”

    “不急才怪。”沈青萱顿了顿,招来醉文,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醉文点头出去了。又叫来绿鸢,道:“你去金銮殿外守着,待会儿下朝了以后——”她眼神闪了闪,无声对绿鸢说了一句话,绿鸢眼前一亮,了悟似的点点头,一溜儿烟的就跑出去了。

    沈青萱慢悠悠的踱步到了外殿,端木弘正背着手走来走去,宫女们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什么事这么焦灼?”

    端木弘听到声音,顿了下来,抬头看着她,神色不满。

    “小七,那个姚正清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沈青萱已经坐了下来,装傻道:“听说你最近往镇南王府跑得很勤啊,怎么样?有没有抱得美人归?”

    “得了吧,别给我演戏了。”端木弘瞪了她一眼,坐下来,喝了一大口茶,看着满殿的宫女,有些烦躁的一挥手。

    “都出去。”

    宫女们面面相觑,望向沈青萱。沈青萱淡淡道:“下去吧。”

    “是。”

    宫女依次退了出去,就只剩下红萼守在沈青萱身旁伺候。

    “小七,咱们可是亲兄妹,没道理你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不帮自己的亲哥哥吧?”端木弘语气不满,眼神幽怨。“我每天做了什么,鬼才相信你不知道。好不容易瑶瑶现在对我假以辞色了,你非要弄个姚正清出来,算怎么回事?”

    沈青萱笑笑,“三哥,你这可误会我了。你也知道,我现在怀着身孕,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里管得了你的事?”

    端木弘嗤笑一声,“我还不知道你的性子?”他叹息一声,认命道:“我知道你想试探我,不就是对我不放心嘛。”说到这里他又有些不满的抱怨,“小七,你说有你这么当妹妹的吗?竟然对自己的亲哥哥都没信心。”

    沈青萱现在也不再装了,只是笑了笑。

    “三哥,不是我对你不放心。”顿了顿,温和道:“我相信你没用啊,关键是要让瑶瑶相信啊。”

    “她自然相信我的。”端木弘说得很自信,凤眼斜飞,凉凉道:“只要你不故意给我使绊子,她早就点头答应嫁给我了。”

    “那可不一定。”沈青萱慢悠悠道:“我和瑶瑶相识一场,她的性子我还是大致了解的。她本性单纯善良,思想比较简单,又有传统大家闺秀的保守和矜持。对男女之事上,还是有所顾及的。要不是早就与你相识,还阴差阳错对你动了情。就凭你擅闯她闺阁,估计皇叔早就将你绑了进宫让我给个交代了。”

    端木弘脸上毫无愧疚之色,“这么说那个姚正清果真是你安排的了?”

    沈青萱玩味儿的笑笑,“也算是吧。”

    端木弘皱眉,“什么意思?”

    “我只是隐约知道他对瑶瑶似乎颇有好感,本来是想给他们安排机会见面的,谁知道人家等不及了,先一步行动了,我也没办法。”她耸耸肩,“不过这也说明一个问题。三哥,你这个情敌看来对瑶瑶的心思,不是一点两点啊。”

    端木弘的脸色又有些青了,“跟我抢女人,他也要有这个资格才行。”

    “人家怎么没这个资格了?”沈青萱道:“姚家是世家大族,祖辈皆为清流文官,向来是世家名流的代表。姚阁老是一品内阁大臣,和我祖父并肩齐驱,在朝堂上门生颇多。而姚正清入朝为官,却没有半点依附家族蒙阴,完全是靠自己的真才实学一步步打拼出来的。你嘛,出身皇族。嗯,做这个王爷自然也是有非同的实力。所以从这一点上看,你俩不相上下。”

    她顿了顿,继续道:“不过有一点你比不上人家。”

    “是什么?”

    端木弘很不喜欢自己的妹妹当着他的面夸他的情敌,如今又见她说自己比不上那个人,脸色就更难看了。

    “你别臭着一张脸。”沈青萱说得口有些干,接过红萼奉上来的水,润了润喉咙。才说道:“皇叔对他印象好,而你,说到底以前天下未统一的时候,是邻国的王爷。瑶瑶要是嫁给你,还得跟着你去封地。瑶瑶可是皇叔的掌上明珠,你说,人家愿不愿意把女儿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几次?”

    端木弘有些气馁,又赌气的瞪着她。

    “还不是怪你。”

    “怪我做什么?”沈青萱也瞪着他,“大梁和大昭都合二为一了,肯定是要派兵驻守的。如今天下刚刚一统,好多乱子,不让你去镇守,其他人我能放心吗?”

    端木弘凉凉的扫她一眼,“这怪得了谁?谁让你当初将端木一族的那些人全都杀了?不然我何必去守着那封地,好好的过我悠闲日子多好。”

    沈青萱一噎,没好气道:“那我当初是不是就不该回去做什么公主做什么女帝,直接让你登基得了?”

    端木弘立即就闭上了嘴巴。做皇帝?开玩笑,皇帝多累啊。他本来就想做个闲散王爷来着,多好啊。如今倒好,还要去镇守封地,以后又得忙了。

    “那你说怎么办?不然让老镇南王跟着去虞城?”

    “不行。”沈青萱摇了摇头,“小宇现在才八岁,按照惯例,他要及冠娶妻了才能继承王位。在此之前,皇叔肯定不放心他孤零零的守着王府。”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那到底要怎么办?”端木弘有些烦躁了,“反正我不管,瑶瑶只能是我的女人。除了我,谁也别想娶她。实在不行,我就…”

    “你就如何?”沈青萱瞪了他一眼,眼神警告,隐隐看了眼内堂。“告诉你,你可不许胡来。”

    端木弘瘪瘪嘴,他不就说说而已。又不会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先斩后奏,不然瑶瑶肯定得恨死他。他这不是着急吗?那个什么姚正清,这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那么多他不要,非要跟他抢女人,当他是好欺负的不成?

    沈青萱无奈的扶额,见他一脸青黑眼神却有焦灼之色,她闪了闪眸子。

    “三哥。”她顿了顿,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瑶瑶?”

    “废话。”端木弘翻了个白眼,“不喜欢我今天跑你这儿来干嘛?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说到这个,他今天可还滴米未进呢。一大早就进宫来了,根本来不及用早膳。之前不觉得,现在倒是真觉得饿了。看了眼桌子上有点心,他也不顾及,随手就抓了两块吃了起来。

    反正他一向随意惯了,这里又没有其他人,再遵循个什么规矩,他就不是端木弘了。

    沈青萱和红萼都愣了愣,随即无奈的摇摇头。

    “看你这样子,活像八百年没吃饭来着。”

    端木弘不理她,之前心里憋着一肚子气,现在也没什么心思吃饭,随便吃了两块点心勉强垫了垫底,他就说道:“我都把王府那些个女人赶出去了,你还对我不放心?”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沈青萱慢悠悠道:“你得让皇叔看到你的诚意。瑶瑶是他女儿,你总归要让他相信你能给他女儿幸福他才能放心的把瑶瑶嫁给你不是?”

    端木弘脸色缓了缓,又有些头疼道:“那老头子就是个冥顽不宁的…”

    “三哥。”沈青萱瞥了瞥某个方向,凉凉道:“你要是想娶瑶瑶,皇叔以后就是你的岳丈了。”

    端木弘脸色又变了变,苦笑一声。

    “当初凤倾玥怎么没告诉我他有个这么迂腐的老爹呢?”说完又有些懊恼道:“以前我总不在意什么名声,现在可栽了大跟头了。”说到这里他又有些气,“都怪那群女人,害得我现在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那能怪得了谁?”沈青萱一点不同情他,“谁让你以前那么风流来着?”

    “我那是真风流吗?假的,假的你明不明白?”端木弘有些气恼,“那些女人我连鼻子眼睛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就把她们全都送出去了,风流个屁?”

    不知道是天气大还是他心里有火,刷的一声打开折扇,用力的扇起来。又觉得不够,干脆站起来,一边踱步一边气狠狠道:“再说了,不过一个名声而已,有那么重要吗?几句谣言,又不是真的,那么较真干嘛?还真怕我对他女儿始乱终弃?”

    “哎,你说对了。”沈青萱很认同的点点头,“估计皇叔觉得你身为亲王,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凭什么就能对瑶瑶情有独钟了?以前你王府佳丽三千,都没能留住你的心。瑶瑶一个单纯的小姑娘,凭什么能得你独宠?俗话说得好,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焉知你现在是不是对瑶瑶一时兴趣,以后得到了就放到一边不闻不问了?那到时候瑶瑶该怎么办?还不得三尺白绫了结此身?”

    “你胡说什么?”端木弘回头瞪着她,眼底竟然隐隐有些怒火。“什么三尺白绫?什么了结此身?什么一时兴趣?一时兴趣我用得着夜夜翻墙去看她?一时兴趣我用得着整日茶饭不思夜不能眠?一时兴趣我能见她病重忧心忡忡恨不得代她受罪?一时兴趣我能看见她对其他男人假以辞色就妒火中烧恨不得把她藏起来?一时兴趣我——”

    他忽然顿了下来,似如梦初醒,猛然看向沈青萱,眼睛瞪得大大的。

    大殿内有一瞬间的寂静,红萼早就听得目瞪口呆,看着端木弘的眼神有震惊也有佩服。

    “小七,你炸我。”端木弘终于明白过自己一时不慎又被自个儿这个奸诈的妹妹给算计了,顿时有些气结。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又有些不自然,耳根子都升起一丝红晕。

    “真该让瑶瑶听到这番话。”

    许久沈青萱才笑眯眯的站起来,眼神里有欣慰也有赞赏。她一步步走下来,“三哥,几日不见,没想到你居然对瑶瑶用情至此了啊,真是让我意外啊。”

    端木弘现在也不扭捏了,他本就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刚才那么肉麻的话都说了,还矫情个屁?他坦荡荡的看着沈青萱,“那又如何?反正我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对,我就是喜欢她。我,端木弘,这辈子非凤倾瑶不娶。”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异常认真且坚定。

    —啪—啪—啪—

    有鼓掌声从门外慢慢响起,“说得好。”

    端木弘回头,却见凤倾璃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进来,很明显已经听到他刚才说的那番话了。而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一身靛蓝色朝服,长身玉立面如冠玉,眼神温和而深邃,神色漠然似又有所动容。看着端木弘的眼神多了一些莫名的深意。

    姚正清。

    “三哥实乃真性情也。”

    凤倾璃眼中满是赞赏和感叹,“就凭这番话,皇叔也应该放心了。”

    端木弘哼了一声,看也不看姚正清一眼,对着凤倾璃凉凉道:“你在外面站多久了?”

    绿鸢已经走到沈青萱身边,“小姐。”

    凤倾璃也笑着来到沈青萱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腰。

    “不久,只不过该听的一句不少的都听见了而已。”

    沈青萱捂唇笑笑,又看向一声不吭的姚正清。见了她这个皇后还不行礼,这可不像一个礼部侍郎的做派。很明显,他现在心乱了。

    “姚大人现在有何想法?”

    姚正清似这才意识到什么,连忙拱手道:“下官参见皇后娘娘——”

    沈青萱挥手打断他,“姚大人不必多礼。”

    “谢娘娘。”

    姚正清站直身子,这才淡淡道:“卫亲王坦荡正直,下官佩服。”

    端木弘轻哼了一声,根本不屑看他一眼。

    沈青萱又摇摇头,突然道:“皇叔可是听明白了?现在可放心?”

    她话音方落,端木弘怔了怔,顺着沈青萱的目光望过去。内堂走出来一个人,深蓝色蟒袍,面容儒雅俊逸,眼神黝黑深不见底。他看着端木弘,眼神复杂隐隐又似多了几分感叹又有几分欣慰。

    老镇南王。

    他身后,跟着醉文。

    端木弘这次是真的懵了,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小七,这到底怎么回事?”

    “还不明白?”凤倾璃有些郁闷了,“皇叔知道你跟瑶瑶的事,只是不放心你。所以呢,萱萱就帮你一把喽。让皇叔听听你的真心话,也好放心把瑶瑶嫁给你啊。”

    端木弘眼前一亮,老镇南王却已经走了过来,深深的看着端木弘,端木弘目光坦荡毫不退避。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这老头该放心了吧?

    沈青萱走过来,笑道:“皇叔,刚才你也听到了,三哥可是对瑶瑶一往情深。当然,他是我三哥,大约你会觉得我偏帮他。不过我一向把瑶瑶当做亲妹妹,于我来说,一个是我兄长一个是我妹妹,我当然是希望他们俩能喜结连理共结白头的。而且这种事,我向来帮理不帮亲。”

    她顿了顿,又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姚正清。

    “当然,我也知道,瑶瑶是你的女儿,她的终身幸福,自然不能马虎。所以我三哥来的时候,我就让醉文去请你入宫。方才我和三哥的对话,想必你也听到了。”她笑得温雅而坦荡,“我这个三哥呢,虽然以前有些不着调了些,但好歹对瑶瑶有一颗真心。你嫁女儿,自然是希望瑶瑶能嫁一个对她真心相待之人。对吧?”

    老镇南王终于将目光落在了沈青萱身上,突然道:“卫亲王日前到府中偷窥小女,皇后娘娘可是早就知情?”

    端木弘脸色有些不自然了。再怎么说这事儿是他理亏,眼看老镇南王这架势,似乎要为难小七。他立即站出来,以一个兄长维护妹妹的姿态,道:“这不关小七的事,这事儿是我无状了。老王爷若是要追究,就责罚我吧,怎么样都行。但我对瑶瑶一片真心,还望老王爷成全。”

    他目光坦荡,没有丝毫的犹豫或者退避。西戎国风向来如此,男女于情事上不会故作扭捏作态。喜欢就是喜欢,就算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也能坦坦荡荡的表白。所以他没什么觉得不好意思的。

    沈青萱有些佩服自个儿这个兄长此时的坦郎和明烈,就凭他刚才下意识的维护自己的举动,这事儿她怎么着都得帮他。

    老镇南王有些讶异的看着目光清明坚定的端木弘,一瞬间突然有些明白女儿为何会喜欢这个男子了。

    “卫亲王言重了。”他淡淡道:“皇后娘娘是一国之母,我不过是个致仕的老头子,如何敢怪罪皇后?不过是心中有疑问,想求个明白而已。”

    ‘老头子’三个字一出,端木弘有些尴尬起来。想起方才自己气结之下说老镇南王是个冥顽不灵的老头儿。之前不知道他在这里,所以说话没有顾及。怪不得小七当时立即打断他呢,敢情是怕他一不小心口误得罪了这未来的岳丈。心里不由得感激妹妹的缜密,更是不能让妹妹因为自己担上了这个帮凶的罪名。

    于是他抬头挺胸,道:“适才不知老王爷在此,小王说话多有冒失,还望老王爷大人大量,莫要计较。”

    老镇南王又有些讶异,这个卫亲王他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是也大概知道这个人看似玩世不恭,实则心高气傲,又是皇后的亲哥哥。为人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且身份贵重,向来只有朝中大臣巴结他的份儿,就算得罪了别人,也休想让他低头认错。倒是没想到,他竟然能弯腰向自己请罪。

    这样一想,他看着端木弘的眼神,便又多了几分异样。

    端木弘丝毫都不为自己当着情敌的面弯腰认错觉得丢脸,大丈夫能屈能伸。再说了,为了能娶到心上人,受这么点委屈不算什么。

    “小妹虽然是一国之母,但是老王爷却是长辈。小妹一向敬老,万不敢对您老有所不敬。不过这事儿的确不关小妹的事,都是晚辈一时冲动惹下的祸,望您海涵。”

    他算是豁出去了,连称呼都变成‘您’。若说身份,老镇南王是真正的皇亲国戚,不过现在已经致仕了,他却是占领一方封地有实权有兵权的亲王,又是皇后的亲兄长。比起老镇南王来,还要尊贵一些。如今他没有以自己王爷身份自称,只称自己是晚辈,尊称老镇南王为长辈。显然是伏地姿态,讨好老镇南王。

    少年亲王,年纪轻轻的,不骄不躁也不仗着身份权势飞扬跋扈趾高气昂,还这么彬彬有礼。老镇南王肯定心有好感,之前对他的不喜荡然无存。再加上之前躲在内堂里听到那番话,他想要娶凤倾瑶,至少有六成的机会了。

    沈青萱不得不佩服这个哥哥的心思细腻。她早就知道端木弘并非一般纨绔子弟,他有谋略有才学有政治头脑。若没有自己,当初就该他成为西戎的皇帝。当初第一眼见他,就知道他不简单。只不过他生性懒散淡泊名利,不喜欢弄权算计而已。如今这些个心思用在爱情上,倒也游刃有余如鱼得水。

    瞧那三言两语,她听了都动容,何况一心以女儿心意为重的老镇南王?

    老镇南王瞥了端木弘一眼,淡淡道:“王爷倒是实诚。”

    语气已经和缓了许多。

    端木弘眼前一亮,道:“大丈夫敢作敢为,是我做的,我自然不惧承认。”

    老镇南王眼底终于闪过几分欣赏,随即转身就走了出去。

    端木弘愕然当场,这算什么?

    “希望你能承担到底。”

    这句话说完,老镇南王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门口。

    端木弘迷迷糊糊的想着,这话听起来好像有几分怪异。

    沈青萱已经一脚踹了过去,“还愣着做什么,去准备聘礼到镇南王府提亲啊。”

    “啊?”

    端木弘有些傻眼了,“小七,你说什么?”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