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盛宠庶妃 第八章 夜遇容烨,惊觉真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多管闲事的人,自从他离开后,多少人找他。他若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这里,就不怕暴露行踪?”

    小风也皱了皱眉,“公子,属下愚钝,不知公子此话何意?”

    轩辕逸低着头思索了会儿,须臾又笑了笑,眼神隐匿在黑夜里,多了些看不进道不明的东西。

    “罢了,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或许,他只是心血来潮也说不定。”

    小风总觉得,公子这话有些意味不明。但是公子在他眼里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公子说的话就是正确的,他不能有半点怀疑,否则就是对公子智商的侮辱。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时间还早,公子先休息一会儿吧,属下先告退了。”

    轩辕逸没有理会他,而是站在窗前,仰头望月,神色几分凝重。

    这次来到这个小城,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有些事情,或许他该仔细调查调查。

    时间一点点过去,夜色越来越沉。轩辕逸一直站在窗前,似已经凝固成了玉雕。这时候,忽然一阵狂猛的风吹来,他目光一缩,有打更声起。

    子时到。

    忽有黑影从远处屋檐上掠过,那身影很快,快如鬼魅,几乎眨眼就散。

    他微微挑眉,这世上有这等轻功之人,可不多。想了想,他身子一闪,掠了出去,无声无息的跟在那黑影身后。那黑衣人武功很高,他要小心的跟着,还得隐藏住自己的气息,倒是有些吃力。

    过了一会儿,那黑衣人停在一座府邸前,似乎顿了顿。有那么片刻,轩辕逸以为他发现了自己。不过下一瞬,那黑衣人就凌空跃了进去。很熟练的在院子中穿梭,很快就来到一座清雅的小院,一看就是女子的闺阁。

    一来就直奔这个院子,看来这采花贼早就打探好了目标啊。

    轩辕逸落在屋顶上,不动。冷眼看着那采花贼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破窗而入,隐约听到一声低呼,似乎是受了惊吓慌乱之中想要叫人,然而又突然消失,似乎被人给堵住了。

    他笑笑,手里一颗碎石正准备击向墙壁,这样就能惊动这府里的人。不过刚要出手,他忽然又顿住。握了握手心,稍刻,指缝间灰烬随风飘散在空气里。

    黑衣人出来了,手里抱着一个女子。朦胧的月色下,可看清那女子还穿着宽大白色睡袍,外面一件黄锦缎披风随意的穿在身上,看来是见到有人闯入,心急之下才穿上的。如今被那黑衣人抱着,披风松懈,隐约露出颈部一抹白皙的肌肤,锁骨精致如玉。再延伸上去,女子容颜姣好肌肤如玉,黛眉凝脂唇线嫣红。此刻紧紧闭着眼睛,任由那黑衣人抱着,浑身的力气早已消散。

    轩辕逸正准备追上去,忽然听得耳边一声风声掠过,隐约带着几分笑意。

    “哟呵,挺猖狂的,本公子眼前,也敢行这鸡鸣狗娼之事,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轩辕逸眼神一闪,望向声音的来源处。一个黑衣人懒散的倚在远处树枝上,那树枝似乎不堪承受他身体的重量,微微有些倾轧,却始终没有断裂。一截黑袍洒下,掺杂着金丝银线,在月色下闪闪发亮。

    那人身影修长而身姿飘逸,斑斑树叶垂下来,遮住了他的容颜,隐约也可看见有银色的面具一闪。

    他声音邪魅而漫不经心,却又透露出几分莫可比拟的自负和桀骜。

    容烨!

    天下有这般风姿这般气度这般武功的人,除了他在无第二人。

    轩辕逸忽然就不动了,沉浸在暗夜里的容颜隐约几分笑意。还以为这个人今夜不出现了呢。还好,不枉他等了这么久。

    “许久不出江湖了,好像许多人都忘记我了,连你这宵小之辈竟然都敢在本公子面前如此猖獗。哎,看来本公子得复出了啊。”

    声音闲淡仍旧笑意满满,连看也没看那采花贼一眼,很明显没将那采花贼看在眼里。甚至,还有几分不屑和傲慢。不过也是,容烨是谁?少年成名天下敬仰,凡是他过处,那些鸡鸣狗盗的恶徒全都消失无踪。断然没有在他眼皮子底下还容得人作恶的。

    那采花贼明显也认出了容烨,面纱外的眼睛闪过一丝戒备,低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名动天下的第一公子。这是吹了什么风,竟然将你老也给吹到这边关小城来了?”

    容烨慵懒的躺着,那树枝摇摇晃晃的,真让人担心下一刻就断裂然后他狼狈的坠地。然而他却仿佛并不担心,一只手还折了树枝懒洋洋的摇晃着,右脚屈膝靠在左脚上,声音懒散又有些郁闷。

    “早知道轩辕兄也来了,我就不来凑这个热闹了,简直浪费我的时间。”

    那黑衣人闻言一惊,立时朝轩辕逸这个方向望过来,眼底戒备更浓。轩辕逸却一撩衣袍,坐了下来。月色下他脸上笑容宠辱不惊,淡淡道:“我只是路过,听说故人在此,顺便来这一遭。我这人,容兄想必也知道,我向来不喜欢多管闲事。再说容兄美名遍天下,尤其深得天下女子敬慕推崇,为人又最是怜香惜玉。如今这无辜女子为人所擒,眼看清白不保,想必容兄也是不忍的。我嘛,就不抢容兄的功劳了。正好,我追了这一路,也累了。容兄武功绝世,想必这小小贼人,必定不是你的对手。我就在这儿,坐看容兄的风姿了。”

    容烨似乎嗤笑了一声,“你倒是会减清闲。”

    ‘你’字方一出口,他身影也跟着一掠千丈,转瞬就落在了那黑衣人身边。那黑衣人反应倒也快,眼见他追了过来,直接将说中美人扔了过去。然后洒下一包白粉,利用绝世轻功转瞬离去。容烨似乎怔了怔,却没去接那美人,而是反手一挥,将那美人挥到了轩辕逸怀里。

    “我去追那采花贼,这位姑娘就麻烦轩辕兄怜香惜玉了。”

    容烨已经消失,那声音自黑夜里传来,隐约带着几分笑意。

    那女子抛过来的时候,轩辕逸先是怔了怔,似没想到容烨有此举动,不过他也知道容烨这人洁癖极重,看似风流,实际上除了那个人以外,还真没哪个女子能近得了他的身。原本以为他做回容烨的时候,某些习惯还是要改一改,没想到还是如此。

    看来无论是凤倾玥还是容烨,无论性格如何天差地别,有些骨子里极其深刻的避讳和禁忌,还是一样不可触碰也不可更改。

    他无奈,只得伸手接过那女子。刚准备将那女子送回去,这时候,下方却隐隐传来有脚步声,看来是刚才那番动荡惊动了这府里的人。偏在这时候,那女子似乎快醒了,睫毛动了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轩辕逸暗道不好,迅速掠下屋顶,一脚踢开房门,就听到有人在大喝。

    “采花贼哪里跑?”

    他回头,火把大亮,许多人冲了过来,还有一队官兵步履奇快的跑了过来,手上大刀闪闪亮亮,凌厉而骇人。

    众人一见那采花贼竟然是个玉面堂堂的美男子,且难得的风姿独具,仪态高贵,都怔了怔。

    一个穿着富态的中年男子自人群中走出来,一见轩辕逸怀中的少女,立即怒道:“大胆贼人,快放了我女儿。”

    轩辕逸苦笑,心知这些人大约将他当做采花贼了。正欲解释,怀中的美人却在这时候醒了过来。她一醒过来还有些迷糊,被火光刺激得下意识抬手去挡,衣衫很薄,薄得她都能透过那些丝滑纹理看清上方一张轮廓精致而优雅的面容。

    她怔了怔,而后立即放下手,正好轩辕逸也低下头,一张如玉的容颜顷刻入目。那般绝色容光,让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立时呼吸一滞,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姑娘,你别误会,在下不是采花贼。”

    轩辕逸想要解释,然而之前那中年男子却高喝一声。

    “你这胆大包天的采花贼,还不束手就擒?”话音一落,那些衙役官差全都提着刀奔了过来。

    “爹爹不要。”

    美人此时才发现自己尚被‘采花贼’抱在怀里,惊讶之后却不是愤怒,而是羞涩,又微微掺杂着几分喜悦,显然是春心萌动。又见父亲带人冲过来,她忙惊呼了一声。

    耳边传来低低的叹息,她抬头望去,轩辕逸苦笑一声。

    “姑娘,今夜冒犯实在是无奈之举。我不是采花贼,真正的采花贼已经逃走了。不过你别担心,我的朋友已经追过去了,很快就会将那采花贼擒获。”边说话他边退了进去,不等那女子开口,他已经将那女子抛到了床上,就这方才采花贼破开的窗户飞了出去。

    “公子——”

    那美人起身大声呼唤,神色隐隐焦急。

    下一刻,大批人马涌入,隐隐掺杂着之前那中年男子的关切声。

    “女儿,你没事吧?”

    女子惊叫了一声,忙用被子掩盖住自己的身子。

    “快出去。”

    所有人一听这声音连忙顿住,那中年男子这才想起来这是女儿的闺房,这里全是男人,不宜进去。于是拦住了所有人,冲里面喊道:“芷云,你没事吧?那贼人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名唤芷云的少女面色惊慌,用被子紧紧掩住自己的身体,道:“没有,爹,他已经走了,你们快去追,兴许还能追上。”

    明知道人家不是采花贼,而且还救了他,却偏偏误导大家,想要通过群众的力量来捕获轩辕逸归案。若是轩辕逸知道自己好心却被当做了采花贼,估计后悔当时容烨将那女子扔过来的时候他没有直接一掌把这女子劈死,反倒是惹了一身的瘙。若是容烨在这儿,大约会笑得风流倜傥,说:“看来本公子这个天下第一风流的名号,要送给你轩辕兄了。”

    很明显,这位芷云小姐半夜醒来被陌生人抱在怀里,匆匆一见之下对方又是个年华正茂风姿绝俗气质高贵的美男子,春心萌动想要占为己有了呗。

    做了冤大头的轩辕逸不知道,今夜就因为自己一个无心的举动,会害得自己背负采花贼的骂名,而且还惹了一个难缠的女人,弄得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得东躲西藏不敢见人。只因为,那芷云小姐是这一代有名才女,而且画得一手好画。惊鸿一瞥之下,已经将他的容颜记住,第二天就画了他的画像交给衙役张贴到大街小巷寻找他的踪迹。搞得轩辕逸郁闷了好久,最后貌似这事儿还闹得挺大。轩辕逸本来不想理会,又不想这事儿传到京城皇宫去,才出面解决了此事。

    至于他是怎么解决的先不谈,总之这是后话了。

    而此刻,他正追着容烨而去。刚才耽搁了那么些时间,容烨和那采花贼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半个时辰后,他停在一个小树林里。举目四望,还是没看到半个身影。他低低一叹,又跟丢了。转身就准备离去,衣摆被一截树枝勾住了。他低头一看,却见那树枝上沾着一小片黑布。

    黑色的…

    轩辕逸眯了眯眸子,忽然身影一掠。

    不远处,有黑衣人迎风而立,似乎准备走,然而听到风声,便停了下来,负手而立。

    轩辕逸停在他身后,诧异容烨居然没有离开,而那采花贼也不见踪迹。

    “容兄,就只有你一人吗?”

    他走过去,忽然觉得今夜容烨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可具体哪里不一样,他有说不出来。只是眼前这个人,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

    容烨一动不动的站着,目光很遥远。

    “轩辕兄今夜可是为在下而来?”

    轩辕逸一笑,“久不见故人,特来问候,只是容兄神出鬼没的,我险些又错过了。”

    容烨似乎低低笑了一声,缓缓转身。树枝斑驳的影子垂下,因为逆光的关系,连他脸上的银白色面具也被蒙上了暗影。再加上她一身黑衣,看起来竟有几分暗夜幽魂的形态,令人望之惊心。

    “听说轩辕兄这一年大江南北的跑,不成想在这偏远小城,也能见到轩辕兄,实在是荣幸之极。”

    轩辕逸负手走过去,盯着他脸上的面具,笑了笑。

    “这里又没其他的人,容兄何必还戴着这个面具?不觉得累吗?”

    容烨在笑,那笑声隐在黑夜里,平白的就多了几分不知名的味道。似落寞,似自嘲又似惆怅,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的萧索。

    这般姿态,倒是与他第一公子的形象极为不符。

    “本公子戴着面具习惯了,还真脱不下来了。”

    轩辕逸挑了挑眉,“容兄似乎有心事?”

    容烨又不笑了,隐约见到他书挑了挑眉,眼神里流露出邪魅的光。

    “本公子的心事,不就是轩辕兄你的心事?”

    轩辕逸慢慢的淡下了笑容,黑暗里他温润如水的面容似也罩上了这夜的暗沉和隐隐的凉薄。

    “我以为,容兄红颜知己众多,定然早就觅得如意佳人为妻。却不想…”

    容烨弹了弹衣上根本没有的灰,沉默不语。

    轩辕逸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容烨其人,最是毒舌,且半点不肯吃亏。即便被人拿到把柄戳到了痛脚,也必定会想方设法让对方比他更痛。都说他仁义天下侠名远播,其实轩辕逸是知道的,容烨有时候,特别小气,小气到睚眦必报的地步。自己方才那番试探,本以为他会冷嘲热讽才是,没想到——

    他皱了皱眉,心里那股怪异的感觉又重来,忽然咦了一声,道:“那采花贼呢?被容兄杀了吗?怎么没有血腥味也没有尸体?”他笑笑,风度优雅且举止从容,道:“方才容兄可情急之下可让在下做了个冤大头,如今只怕在下被冤枉成了采花贼了。还望容兄交出那人来,也好洗脱在下清白才好。不然的话,在下只怕这辈子都见不得人了。”

    容烨偏头瞥了他一眼,“反正你现在也没什么包袱枷锁了,只要今后没人再作案,你这个‘采花贼’也名不副实了,那个时候你也已经远走他乡,谁还来抓你?”

    这话说得还真是没心没肺,也就容烨才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轩辕逸摇头叹息,“容兄可是为难在下了。”最后一个字还未落下,他忽然出手如电,直直攻向容烨的面门。容烨也对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毫不诧异,身影一飘就躲过了。笑声又起,“轩辕兄这是为何?不过只是开个玩笑罢了,用得着出手这么狠?要是毁了在下这张脸,你可得成为天下女子的仇人了。”

    这声音这语气,俨然一个风流公子哥又极尽自负的形象。

    轩辕逸心中奇怪,招式却没停下,同样笑着道:“在下一直佩服容兄的武功,只是容兄神出鬼没,在下一直为未曾领略高招而深以为憾。今日好不容易见到了容兄,这样难得的好机会,在下自然不能错过。唐突冒昧之处,还望容兄见谅。”

    两人都是绝世高手,边说话边打斗,分毫不让,转眼间就过了几百招。强大的真气涌动,周围的树木全都断裂倾倒,溅起浓浓烟尘。

    隐隐约约有大批人马靠近,“快,采花贼就在前面,快追,不能让他跑了。”

    容烨忽然一顿,似乎为那些声音所惊。轩辕逸却趁着他分神,一把揭开了他的面具。容烨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震惊的看着他。轩辕逸却比他更震惊,手中捏着银色的面具,几乎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你——”

    一封信扔了过来,然后一阵风过,面前的人已经随风远去。

    “帮我把这信给她。”

    轩辕逸站在原地,甚至都忘记了身后还有追兵。心中一直疑惑的事终于得到了答案,他低头看着那封信,手指慢慢收紧。而后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密林里。

    而此刻,追兵已至。

    ------题外话------

    明天大约就是最后一章,也或许还有两章,可能还要写男女主一章,嗯,到时候再说吧。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