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小甜歌01:新娘和新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婚礼现场。

    “试音one、two、three、four,OK,音响和麦克风准备就绪!”

    “99发礼炮准备就绪!”

    “灯光师准备就绪!”

    “司仪准备就绪!”

    “前景布置准备就绪!”

    “……”

    司仪拿着麦克风站在万人瞩目的台上,被那夸张的灯光闪得头晕目眩的,“OK,婚礼倒计时开始,有请——新郎新娘入场!”

    *

    “什么?婚礼开始不是应该主持人先致词吗?欢迎来宾什么的?”

    “天啊,这司仪不会是跑龙套的吧?流程都能走错?”

    “怎么刚开始就请新郎新娘入场了呢?”

    “……”

    台上话一出,台下立马议论纷纷,多是对台上那位主持司仪能力的质疑。但转念一想,又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是一代歌神夜南歌同律家二少爷律凌天的世纪婚礼,这两人从来不知低调为何物,一场婚礼,全世界几十亿的人都在关注,这司仪能不紧张么?

    然而,太了解夜南歌是什么德行了的几人默默地坐在最靠前的席座上,夜廷深和律凌辰两个大男人都不约而同地揉了揉太阳穴,总感觉这场婚礼会颠覆他们的世界观似的。

    “爸爸、爸爸,你不舒服么?”见状,年仅四岁的夜悠夏便奶声奶气地问了句,贴心地拿过了桌子上的热毛巾递给了夜廷深,“擦擦。”

    夜廷深接过女儿递过来的毛巾,满眼都是宠溺,“谢谢宝贝儿。”

    一旁两岁不到的律芃坐在许安然的怀里,见到这一幕后也想效仿了姐姐的动作,小小的手掌拨弄着桌上装着毛巾的盘子,奈何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她完全够不到毛巾,一来二去便急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哭可吓坏了许安然,生怕孩子是磕着了烫着了,忙把她的身体扳过来着急地问:“芃芃怎么啦?”

    不到两岁的孩子哪里表达得清楚自己的意思?手舞足蹈地挥划了半天之后,许安然硬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还没出口,芃芃便已经被律凌辰接过来放在了腿上。

    神奇的是,一被爸爸抱在怀里,律芃立马止住了哭声,小手在律凌辰的脸上胡乱摸着,口齿不清地说:“爸爸,摸摸,疼。”

    一旁的律焕逸赶紧替妹妹解释,“她说‘爸爸,摸摸就不疼了’。”然后问瞪着大眼睛望着他的律芃,“是这样吗?”

    “葛葛,得!”芃芃兴奋地笑了起来,对着律焕逸眉开眼笑的。

    另一边。

    夏凉至替儿子和女儿把衣角、袖口再一次理了一遍,小心翼翼地把别在两个孩子身前的胸针别正,又防止针会意外错开弄伤了孩子。做完这一切之后,她便牵着两个孩子去了一会儿新娘下车的地方,蹲下来叮嘱道:“悠夏,洛城,记住一会儿新娘子下车之后你们要跟在后面知道吗?你们的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新娘子长长的裙子拖起来,陪着新娘子一起进场,等把新娘子送到新郎手里就可以从后面下来了,记住了吗?”

    夜洛城和夜悠夏异口同声:“记住了。”

    夏凉至笑着捏了捏两个孩子的小脸蛋儿,听到了汽车引擎的声音,微微抬了下眸子,看到远远开过来的婚车之后便拍了拍孩子的肩膀,“去吧,注意安全。”

    “好~”

    悠夏洛城两姐弟便随着两个礼仪姐姐去接新娘子了。

    *

    另一边。

    伴随着悠扬动听的小提琴曲,一身黑色礼服的“新郎”从司仪身后立起来的一块偌大的板子走了出来。板子上是一对新人的甜蜜婚纱照,夜南歌一身燕尾西装从后面走出来的时候,聚光灯打在了她的身上,而她则从容地向着在场的所有来宾招手示好。

    静默了几秒钟之后,全场都哗然了!

    不少来宾纷纷站起,以表自己的惊愕,面面相觑,似乎想从同伴的神情中判断出自己的眼睛并没有看错。

    这……

    “这丫头怎么从这儿钻出来了?”夜寂看到原本该从婚车上下来的女儿突然站在了台上,皱了皱眉,望向同样一脸茫然的夜廷深。夜廷深也是一脸的震惊,察觉到父亲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