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6章 故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76

    木偶如有灵识,搁下一句话,背转身,它行动颇为流畅,只在细微处能觉察到有丁点迟缓,若不仔细,在这山腹之中,昏暗之下,还真难以看出它到底是不是活人。

    它转过之后就停住不动,她们等了一阵,绕到前面去。

    木偶僵僵的立在那里,肢体比例匀称,委实技艺精湛,只刚才稍远,看不见表情,现在面对面才瞧清楚,这木偶脸上被雕做半笑半哭的奇怪模样,又不像是一开始就这么雕刻,而是原来的笑容可掬生生扭曲而成。

    慕颜夕眼眸一滑,朝萧墨染示意。

    萧墨染静静的思忖片刻,点点头,缚魂镜轻轻一翻,青铜镜背朝上,黄蒙蒙的镜面不时闪过几个金色字符,肃穆庄严,金光流泻而过,迅速笼罩了木偶。

    木偶一动不动。

    慕颜夕抬手轻轻按在木偶头顶,略停几秒,那木偶霎时碎裂开来。

    “你们猜,正主弄这么个东西过来欢迎我们,它是想见我们,还是不想见。”

    高昭然翻个白眼,“它一路穷追猛堵,结果我们还是闯进来了,难道它还能对我们产生好感?”

    慕颜夕拍拍手,从背包里拿出纸巾擦干净,“不无可能,也许是这里的活物,醒悟到被我算计了,突然对我有了某种崇拜?”

    对面射来两道很是古怪的目光,像是要将她看穿一样,慕颜夕左顾右盼,好似刚刚说话的不是她。

    萧墨染低头,手上的镜子晃了晃,当做没听见。

    高昭然心直口快,直接表达自己的不屑:“不要脸。”

    “脸有什么稀罕的。”慕颜夕站端正笔直,优雅从容的好似闲庭信步,声音轻飘飘传来,在这空旷的地方散的微微怪异,“妖狐千面,画皮幻身,我的脸那么多,送你一个当纪念,放心,不收你钱。”

    高昭然彻底无语。

    这里大的厉害,走了大约十分钟,来路的殿堂已经隐匿在黑暗里,前途的轮廓仍旧像是笼罩在晨雾之中的悠远山峰,只是清楚它的存在,可是云深不知何处。

    断崖边吹来的冷风似是被后头的建筑阻挡,吹不到这么远的地方,空气越来越潮湿,混杂着陈旧的时光积淀的莫名味道。

    地上灰尘很厚,脚印清晰的随着她们的前行蔓延开来。

    慕颜夕随意开口,“我们刚过了丹凤门,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在含元殿,后面还有宣正殿,紫宸殿,再后面是零散的宫殿,围绕着太液池,直到玄武门为止,如果这里的大明宫没有偷工减料,应该就是这种布局。不过含元殿只有个大概的形状,既没有殿门,也没有窗户,看来只是想做个样子。若是国力强盛,花个几十年再建造第二座大明宫也不是不可以,现在的情况,应该是朝代初或者朝代末,国力财力无法支撑大规模的建造,但是又必须要,所以弄出来蒙人的。”

    高昭然反问:“这里的玩意……这么好敷衍?”

    “怕是不好敷衍。”慕颜夕捏着手电,光束往左边晃了晃,又照向前,“不过已经是这样了,那就表示它不得不接受,后面的宫殿要没有例外,就不用再找其他地方,大明宫选址谨慎,风水极好,其中又以太液池为最,池中修造蓬莱山,效仿海外蓬莱仙岛,以示帝业天命,既寿永昌,它非要在这么个地,那应该就是太液池。”

    萧墨染神色寡淡,突然说:“方才我观你们出现之时,身后并无追赶,想来你们不是匆忙而来,可为何你我会合之后,却忽生变故,时机这样凑巧,倒像是刻意候着你我一般。”

    慕颜夕稍停,黑色的皮靴起起落落,分寸恰到好处的跟着手电光束起伏,她踏足的声响略大,反而掩盖了其他人的脚步声,好像这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我和降头师赶来的时候,发现树林里的树冠上挂着很多半成品傀儡,雕工很好,可惜都没完成,作为傀儡术里阴魂的主要载体,那些木偶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承载阴魂,它们既然是报废品,那肯定是不能用了,追赶我们进来的木偶,就是另外一群,它们是在等我们来。”

    萧墨染蹙眉,语气渐凉,“如你所言,那便是潜藏在叶施主一行中的内奸,已将他们引入此地,且与此间主人会晤。”

    “没错。”慕颜夕答的利落,她早就想到这些,现在的一切按着她预料的发生,没甚么意外,唯一不能确定的,就是叶纯白一群人里还能活下几个。

    萧墨染沉默一下,长长的睫毛轻轻颤了下,遮住眼眸里深沉漆黑的墨色,“是姜怀。”

    慕颜夕没说话,过了许久才淡淡嗯一声算作回答。

    高昭然竖起耳朵偷听,闻言嗓音立时尖锐,“姜怀就是内奸?!”

    高昭然对这个事实显然不太明白,一来她没见过姜怀,只是往常有听慕颜夕提过周武王陵的事,这次姜怀跟来,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只觉得跟印象中军人的形象比较吻合,其他倒是没什么端倪。

    她追问:“理由呢?”

    萧墨染眸色幽深,镜中金光一闪一闪,衬的她宛若天上瑶池的净雅莲花,清濯而透彻,“姜施主谨慎,的确少有疏漏。数月之前,我与颜夕深入周武王陵,恰逢乌施主也在其中,遣人来迎,那人称其为大人,贫道于九瑶一族也是生平初见,并不知九瑶的礼仪规矩,可贫道后来所观,九瑶族人对乌施主信若神明,不敢有半分反抗违逆之举,而称呼皆为尊上,一人身上两处敬称,这般行事,应是要加以区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