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2章 大明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高昭然慌不择路,现下也不知道地处和方,只闷头往前逃,不知是老林子里有猴子还是什么,在她逃命途中,时不时有石头落下,逼的她不得已改道,如果不换方向,那落下的石头就跟长了眼一样,会无比准确的砸她脑袋上。

    后面的蝳螫紧追不舍,绒足太多爬的飞快,像伸展开的深红软线朝她迫近,高昭然回头,却见蝳螫经过的地方草丛落叶都被腐蚀的破破烂烂,越追越近,惊的再不敢耽搁,拼命逃窜。

    世上常说,人的潜力非比寻常,愈是危险的环境,也能激发本身的潜能从而脱困。

    不过高昭然似乎正相反,蝳螫仅仅在身后一步之遥,马上就要撵上她,她却脑子乱成一团浆糊,别说逃脱的方法,怎么避开都没个头绪,几乎就是一边逃命一边消极等死。

    宅在慕颜夕家一阵子,疏于锻炼,过年吃的多了点,体重又增加不少,高昭然呼哧带喘,肺都快炸了,正准备光荣赴死,忽然头顶有人喊她。

    高昭然抬头,左边树上十几米高的地方挂着一个人,逆光看不清长相,瞧衣衫像是慕颜夕,容不得多想,高昭然转身便往那棵树跑过去,身后沙沙的爬行声响和腐蚀的滋滋响动融合一起,在寂静的原始森林分外诡异刺耳。

    那人言语简洁:“爬树。”

    高昭然手脚并用抱着树干就往上攀,奈何这树不知道长了多少年头,又粗又壮,她根本抱不住,何况树上长满暗绿苔藓,滑不留手,连个攀登抓握的地方都没有,她爬不了几步就得滑下去。

    蝳螫密密麻麻在树下围一圈,蔓延如同深红浪潮,铺在地上一层一层,遮的*草叶灌木全看不见了。

    高昭然半上不下的挂在树上,扒着苔藓,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点点往下滑,把刚刚的小尼姑和赫连凌悦的惨状换做自己脑补一遍,吓的差点哭出来,哆哆嗦嗦摸出匕首就想等到穷途末路,好歹能抹脖子一了百了。

    那人又喊:“用刀子爬树!”

    高昭然恍然,匆忙握住刀柄,狠狠戳进树干里,插进去时候像是戳断了什么,她来不及细想,赶紧往上爬,待爬的和那人差不多的高度才稍稍放心,定了定神,往有人的树上张望。

    慕颜夕站在树木枝桠上,衣衫干净整齐,她迎着高昭然的目光,好整以暇的看她,“好端端的,你怎么就把它捅了,我说的话都忘了么?降头师,你也不想想,我在你前面,若是能动,那小尼姑的尸体早就被我解决掉,还轮得着你?”

    高昭然一下子反应过来,“我说我逃……呃,迂回作战想对策的时候有人拿石头丢我,还当是猴子,原来是你这老妖精。”她一抹通红的额角,可怜兮兮道:“黑心肝的老妖精,也不知道下手轻点,我这如花似玉的脸就被你给毁了。”

    慕颜夕挑眉,眼眸略略眯了眯,“你那榆木脑袋,我不狠一点,谁知道你会蹿的哪儿去?到时候可就不仅仅是喂蝳螫,你不想你如花,似玉的脸被蝳螫啃成蚂蜂窝吧,我救了你,该感谢我才是。”

    “感谢你妹,咱俩一起被困死在树上,我迟早还是会被啃。”高昭然继续哭哭啼啼,往下一看,底下的蝳螫越聚越多,放眼望去,无边无际,已经看不到安全的地方。

    高昭然简直要绝望,“等会儿这棵树被啃断了,咱俩就是死路一条,老妖精,没想到临死临死,还是你跟我在一起,可怜我生命的最后关头还是孤家寡人,老妖精,说实话,你跟我死在一起,你遗憾吗?”

    “非常遗憾。”慕颜夕答的断冰切雪。

    高昭然哆哆嗦嗦指着她:“……”

    慕颜夕翻个白眼,“你一路逃跑,可有见到什么树倒了?”

    高昭然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好像没有。”她纳闷的问:“那为什么呀?它们挑食?”

    慕颜夕眸光幽幽,深邃寂静,声音平缓,不带半分起伏,“你扒开树上的苔藓,往里面看。”

    高昭然闻言,左手牢牢抱住树干,整个人趴在树上,腾出匕首慢慢刮开树上的苔藓,表面连成一体的苔藓层,越往深的地方,却被什么分割出一个个不规则的小格子,她伸手按在边缘,半晌,突觉指尖微动,好像抽了下,她用刀尖划开,扎入苔藓层直到树干,再慢慢沿着边缘挑起来。

    一条红线绷在刀尖上,紧的像是随时要断了,看似红线,却并没有棉线那种纺织纹理,很长时间才会微微动一下,高昭然伸手去捏,红线很有弹性,非常柔软坚韧。

    “看清楚了?”

    高昭然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猛然抬头,却见慕颜夕凌空站在较她稍高的位置,正垂眸瞧她,高昭然以为自己眼花,又仔细看了看,的确凌空,她难以置信,慕颜夕就这么近乎悬浮的飘在那里,没有任何支撑,这简直违背了世界上所有关于重力引力的定理。

    慕颜夕对她惊恐的表情视若无睹,直接伸手抓着她上来,高昭然闭上眼,一副悍然赴死的模样,等了半晌没动静,心里暗示多次终于睁开眼,却是自己和慕颜夕一样,悬浮在空中。

    这可是离地十几米高,底下还围着无穷无尽的蝳螫,摔下去连个泥都见不着,慕颜夕懒得搭理她,凌空虚度,悠悠闲闲的走远了。

    高昭然狠狠心,抬腿就迈,足底微微下陷,绵软的像是踏在棉花上,她俯身看去,刚才的地方什么都见不着的空中,结着半透明的丝线网,细细长长,晃晃悠悠的,踩上去却分外结实。

    她赶紧追上慕颜夕,“老妖精,这……这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并不晓得,只不过,蝳螫明显和树可以共存,相安无事。”

    慕颜夕径自前行,瞥她一眼,“你往头顶看,这是一片人参果树,千年开花,千年结果,千年成熟,吃了可以长生不老。”

    高昭然完全没有劫后余生的小兴奋,愈发觉得此地阴森,她们身处空中十几米,但原始森林树木参天,二十多米高的树稀松平常,枝叶茂密,遮的林间不透光,外面的天还阴着,缝隙间照进来的光线惨白惨白,渗人的很。

    她缓缓呼出口气,一边紧跟着慕颜夕走,一边抬头。

    高昭然突然死死盯着上面,眼眸漆沉明亮,微微泛褐,倒映着遍布树冠内部的小人偶。

    原始森林的树冠高低起伏如山峦,层层叠叠,深绿树叶间,细细密密的垂了无数丝线,或深色,或鲜红,长长短短,在寂然无风的树枝间静静垂落,红线末端都绑着一个巴掌大小的木偶,木偶人四肢俱全,姿势形态各不一样,表情亦是千变万化,宛若嬉笑怒骂中的活人。

    离她最近的木偶雕做了哭的表情,虽是木偶,可其面容精细漂亮不亚于人脸,寻常木头雕刻,年轮纹理会有深浅不一样的瑕疵,这木偶便没有,宛若一块没有年纹的木头,雕工精湛,浑然天成,木偶肢体姿态盈盈娇弱,衬着神情生动鲜活,高昭然看着时间长了,恍惚当真听到女子低声啜泣。

    慕颜夕不知何时停下,就这么安静的等她回神,高昭然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

    她低一笑,妩媚妖娆,眉眼轻佻放肆,“你觉得,它们都是木偶,是么?”

    高昭然点点头,又摇摇头,放眼过去,皆是木偶人,数不清几千还是几万,若说它们不是木偶,可毕竟只是木头雕的,不是活人;但若说它们是死物,又被人雕的太过鲜活灵巧,以至于无法真正当它们是死物,被这众多吊死鬼一样的小木偶环绕注视,倍感阴森诡异。

    慕颜夕声音清幽,飘荡着在树冠间拂散,“什么是活,又什么是死,没有心跳脉搏,就是死了是么?不会行动,不必饮食,就是死了么?若是不用饮食,心跳脉搏全无,依然能行走如常呢?是不是也算作死了?那只不过是人的浅薄认识,人族只能对那些做出解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