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哥哥。”谢慧齐叫了他一声,眼睛亮亮,脸有点红。

    她这两年也老多了,却还是绝世美人,齐君昀抚着她眼角因笑而起的眼纹,“嗯?”

    “我从来没想过,人生到这头还能这般的不同,”谢慧齐觉得她这一生没什么不痛快的,但她从末如此舒畅过,她看着高墙下的城邦,眉眼间尽是欢畅,无丝毫阴霾,“这底下,是我们的家。”

    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的人。

    他们的儿孙将在这个每个人都尽力都活着的城邦里老去,长大。

    此时城邦下依稀有行来往,瞧见他们,远远行礼打揖,又匆步而去,忙他们自己的事去了。

    齐君昀嘴角也微扬,看着她舒展的眉目,他温柔地嗯了一声。

    能得她此刻欢颜,便就更值得了。

    **

    宝丰十六年年底,宫女阿二收到了有人从很远的地方给她捎来的东西,东西不多,是六个不太长的匣子,连带东西而来的还有一封信,里头话语也是简单,仅是廖廖两语,道阿二姑娘,祝康健欢喜。

    匣子掀开,扑鼻的清香味而来,一排十二颗的药丸,里头有素笺说道药丸的成份,功效,用法,却不再是她母亲的笔迹。

    阿二看罢别过脸,才没让眼泪落在药匣里。

    皇帝很快就回来了,他最近在她的劝告下勤于政事,要事颇多,但听闻那久日不见的行商人拿了她的牌子进宫见她,他匆匆把手头的事情办妥,就急忙回了长乐宫。

    便也正好看到了她的眼泪。

    平哀帝看着她满是泪的脸,手足无措地站在她的面前,连帕子都忘了拿。

    他亏欠她太多了,平日尚能当不记得,但一见她的眼泪,就如同她的哀痛大白于了他的眼前,他无处可躲,无处可逃,更无从安慰。

    她这时站了起来,他慌忙之中往后退了一步。

    阿二在他别过脸不看她时抓住了他的手,拿手帕擦了脸上的泪,拉着他往椅子里坐,给他看信,“阿娘写的。”

    平哀帝抿着嘴,拿过信纸,瞧了一眼,见信如此的短,嘴抿得更紧了,抓着信纸的手紧绷得连青筋都可见。

    可信短,阿二却是满心的欢喜,拿过素笺与他瞧,“给我们的,你瞧,清毒延寿的,还有食谱。”

    “她不怪我们呢。”阿二爱不释手地摸着盒子,脸上眼底全是笑。

    “嗯。”平哀帝的心被跟人捏住了似的揪心地疼,抱着她的腰把头埋在她的肩头,闭上了一片赤红的眼睛。

    他能把这天下都拱手于她面前,可她最想要的他已经无法做到,他无法改变她父亲的决定,现下也已然明了他举族离去之因,更是无法再把她的父母还给她。

    “还惦记着我们,关心着我们。”齐奚不爱在他面前掉泪,这时候脸上全是笑,只是笑过后她也是倦,靠在他的怀里痴痴地望着这一小箱子的东西。

    药丸这么珍贵,想来她是用了许多心思的罢?

    听说那里是个极其苦寒之地,寸草不生,荒无人烟,她的兄弟们为生存四处奔波,无一人再能像以前千呼万拥。

    阿二不知道人有没有生生世世没,如果有,不知道她生生世世给他们做牛做马,能不能赔得起今生她负他们的。

    只是万事想来没有如果罢,母亲不责怪,想来父亲与兄弟,却是不想再要她这样的亲人罢?

    阿二想得多了,复又闭上了眼,不想再想下去了。

    “奚儿……”平哀帝看着怀里他心上的人那清瘦的脸,他已平静了下来,褪去了束手无措,只是说话的声音也还是有些沙哑,“你要是……”

    阿二转过头来,清澈的眼里全是他的脸。

    平哀帝顿时便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他无法再说出让她去找他们的话。

    他已经失去过她一次了,如果受不了,难道还要举兵去抢她吗?

    他已经为他的出尔反尔付出过一次代价了,而为他承担代价的是她。

    阿二这时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她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脸,感觉到温热后她笑叹了一声,“哥哥,我们不要再后悔了。”

    能把后面的事做对了,也是补偿,不能再一错再错,让天下苍生,让长辈家族为他们付出代价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