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阿二以为自己撑得住,只是情爱归情爱,父母兄弟把祖坟都迁了,把根基连根拔起前去异乡的罪孽不是想忘就忘得了的。

    她也不再是不谙世事的孩童,她知道一个家族迁往他乡,在沙漠之地扎根安家有多不容易,要把一个异乡变成一个故乡,那需要多少年的努力?

    她更知道父母们不能前去富饶之地,他们放逐了他们自己,才不会再被这京中惦记。

    他们还是成全了她,她所欠的何止是千万。

    阿二在床上躺了一段时日,许是泪流多了,也许是油尽灯枯,她连她表哥的模样也看不清楚了。

    只是她还是放心不下他,这日皇帝在她身边醒来,她趁着精神好了点,便与他道,“我走了,你也要好好地过,行不行?”

    平哀帝挨着她的脸,闭着眼睛未语,在她怎么握都握不热的手反手握着他时,他睁开眼,脸上无波无澜,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在她削瘦泛着青的脸上亲了亲。

    大概是不行的。

    她要是没了,他心口的黑洞就没人挡得住了。

    她病了,他脑子就更糊涂了,他不太明白为何不管他怎么努力,他爱的人总是过不好,生养他的母亲,他的父皇,还有他的奚儿,都死不得其所,死不得安宁。

    他的奚儿甚至死了,都不能把她的名字刻在他们的墓碑——宫女阿二,多讽刺,他就是让她当他的皇后,她也不过是皇后阿二。

    不过到此,平哀帝也不想留她了,她太苦了,早点去也好,等他把事情做完,他便也陪她去,不会让她孤单太久的。

    “哥哥?”他久久不出一声,齐奚眼边的泪又掉了下来,她以前从没想过要到真要走了,她居然有这么多的悲伤。

    她好像把一生的福气都在少女那时用完了。

    “嗯?”平哀帝拿帕擦她的眼泪,淡漠的脸上看不出悲喜来。

    他知道她想听什么,可他不想骗她,他也知道他残忍,甚至愚蠢,但这些是他仅能给她的。

    他把他所有完整的一切都给她,好的坏的都给她。

    他应得漫不经心,阿二的泪更多了,她哽咽着道,“你好好的,把父皇给你的江山好好坐下去好不好?”

    平哀帝嘴边扬了扬,把吻落在了她的眼角,轻舔着从她眼里流出来的热泪——真热,也真咸,现今用膳都尝不出味道来的平哀帝不由多舔了几下。

    还真是又热又咸,平哀帝那冰冷的心都因此暖了起来,他笑了笑,把她揽到怀里吻着她脸上的泪,等她颤抖冰冷的手又握上他的手腕,他嘴角又往上翘了翘,停了吻,淡淡道,“阿二,你忘了,我的命是你求来的。”

    他亲了亲她的额,“你死了,你让我怎么活?”

    她死了,她的舅舅,她的父母兄弟,怎么还可能费尽千辛万苦为他求药?

    他能活这么久,还是她小舅舅前几年为他换了一次血,换的还是她那个已是白发苍苍的小舅舅身上的血,为此她小舅舅怕是连下一任国师都当不成了。

    国师的根脉断在了他的手里,而他却还是让那个为国断臂,为国征战半生的谢将军的外甥女死在了他的前面。

    平哀帝说得淡然,阿二更是流泪不止。

    “会好的。”她握着他的手道。

    不会好的,平哀帝没回答她的话,但他知道不会好的。

    他这一生与天争他天斗的时候什么时候少过了?他争,他抢,他也不执手段,甚至也仁慈,舍得过,可无论怎么做,事实从来没有好过。

    他的一生,可能从他出生那天开始就注定了——他所贪婪的,是注定要付出代价的。

    让她走在他的前面,真是再好不过的惩罚。

    他本该一无所有,应该再尝尝这味道。

    **

    这一年中秋,谢慧齐等来了从京里回来的她的小弟弟。

    她的谢二郎脸上的眼睛还是如当初那样黝黑明亮,只是岁月终究还是侵袭了他们的脸孔,让他们变得沧桑苍老,内心再不复当初坚强无畏。

    世事总是能让人佝偻了腰。

    这些年来谢晋庆只来看过一次家姐,那一次他的姐姐白发如霜,脸上温笑依旧,只是身上写满了岁月的痕迹,这次再见她,他也已白发苍苍,且带了她女儿的死讯。

    “我把信给她了,她走的时候是笑着的。”谢晋庆看着他老姐姐握着他的手,她的手依旧温润白皙,任谁看了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