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一百六十八章 自绝天地(四合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番寒暄过后,叶白问起众人商量的如何。∈♀頂點小說,

    这一干修士里,除了忘川老人,其他人均有气运神物在手,可说是星空最顶尖的存在齐聚,若还有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情,那就真解决不了了。

    众人听到叶白的问题,均都摇头苦笑。

    叶白看的目光沉了沉。

    “师弟,你去找有道,问的如何?”

    莫二也问道。

    忘川老人是值得信赖的前辈,顾始终素来的风评,也是极佳,因此莫二没有传音,直接问了出来。

    “有道他……也算不出办法来。”

    叶白淡淡道了一句,尽管已经和高有道撕破脸,但叶白并不会在背地里,将他往坏里说,毕竟不是下三流的人。

    几人之中,还属季苍茫最了解他,又知道他和高有道之间的交恶之事,从叶白一瞬间的欲言又止里,就知道二人之间,必定有事情发生,季苍茫目中精芒电闪了一下,没有立刻问。

    “水祖和土祖的传人,到底是谁?顾兄可知道?”

    叶白问向顾始终。

    顾始终摇了摇头。

    “你挑的那个小子呢?还没来吗?”

    叶白又问向季苍茫。

    季苍茫同样摇了摇头,说道:“他此刻的境界,最多是星主一境,来了作用也不大,不必苛求他了。”

    “这不是作用的问题,这是态度的问题!”

    叶白陡然大喝了一声,神色异常的严肃,仿佛要和季苍茫争一争一般。

    众人全都一楞,感觉到叶白的不对劲。

    大殿之中,短暂的一阵沉默,叶白似知自己有些失态。目光沉了沉之后,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摸出一壶酒喝了起来,再不说话。

    几人默然交换着眼色。

    “大师兄,鸿蒙始源好象还有两团无主吧?没有来的人,全都出局!”

    叶白灌了一口酒后。目光阴沉的传音给季苍茫道了一句。

    季苍茫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一壶酒下肚,叶白总算恢复了几分正常,先问了问顾始终金祖气运神物的功效,看看有无可能共同施展,发挥出更强的效果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

    ……

    忘川城中,修士越来越多。众人的紧张之色,反而不如从前了。天塌下来,也有九祖传人先扛着,他们又担心什么呢,最多大家一起死。

    在这样的心态下,众人更关心九祖的传人,到底是谁?

    顾始终是金祖传人的身份,已经确定,这一点。从那些无上剑宗的弟子,眉宇间的骄傲神色里。都能看的出来。

    纪白衣火祖传人的身份,同样确定。

    叶白是雷祖传人的身份,尽管他从未承认,但也被众人认定,他的崛起,实在太传奇。没有气运神物帮忙。谁肯相信。

    季苍茫是木祖传人的身份,也在众修的猜测之中,毕竟达到超越其他所有木修的修士,他是唯一的那一个。

    温良玉的阵祖传人的身份,也被众人暗暗的猜测。这修真界里,敢叫阵帝的有几个?

    至于莫二这个符祖传人,反而无人知道,他太低调了,天天闷在家里修炼画符,连这一次进纪白衣的界主府,都是通过秘密手段进去的。

    水,土,冰三祖的传人身份,也是无人知道,引起的猜测,也是极多。

    ……

    方圆数百里的忘川城中,某一处酒楼之中,二楼窗边,一个相貌寻常的青年血肉修士,默然饮酒,目光投向窗外的时候,正好对着界主府的方向,此人不时看向那里的眼睛底,充满了纠结之色。

    此人正是土祖传人大千道君。

    大千道君如今境界不知,但气息也是深不可测,不过这一次来黄泉的星主,不在少数,大千道君并未惹来太多的注意。

    此人是个谨慎而又自保的性子,若非是迫不得已,绝不强自出头,更不要提暴露自己土祖传人的身份。

    上一次海风星大战的时候,若非是被众人的自爆,激发出了深藏的血性,根本不会出手。

    这一次,浩劫虽然到来,但还没到最后的必死关头,因此大千道君也是暂时没有去见纪白衣等人。

    呼——

    一阵甜腻的香风飘过。

    只见对面空着的位置上,已经多了一道红色人影,是个巧笑倩兮的美娇娥。

    红衣如火,黑发似锦,笑颜如花。

    “东方兄,还没有下定决心吗?”

    红衣女修到来之后,邪笑着道了一句,动作优雅的撩了撩红衣,露出两条欺霜赛雪的雪白小腿,抄过酒壶,便饮了起来,动作潇洒而又浪荡,魅惑之极。

    此女正是那在海风星大战里,窥视着战局的水修冷红唇,也就是水祖的传人。

    大千道君察觉她到来,眉头皱了皱,露出一个头疼的神色。

    自从海风星大战之后,他离开了海风星,就被冷红唇盯上了,二人到了无人的尘封之星上,一场大战,均都知晓了对方九祖传人的身份。这场大战,最终以平手告终。

    大千道君独来独往惯了,打过也就打过,又无法杀了对方灭口,只能郁闷离开,谁知道冷红唇却是盯上了他。

    也不知道在他身上施展了什么古怪手段,无论大千道君藏到哪个角落里修炼,最后总能被冷红唇找到,又是切磋。

    一场场切磋下来,倒也产生了几分交情。

    不过现在,大千道君明显不想见到冷红唇。

    “红唇令你很烦恼吗?”

    冷红唇目光里大有深意的道了一句,带着几分自怜的嗔意,仿佛被心上人伤到的女子一般。

    大千道君又是一阵头疼。

    他早就过了情关,自问对人心也算洞彻,但偏偏拿冷红唇没有办法,不知道她的所有表现。是真是假,又或是高明的媚惑手段,大千道君对这个真假的判断,原本也无所谓,但架不住冷红唇三天两头来玩这一套。

    “道友能让我安静一会吗?”

    大千道君冷冷道了一句。

    “不解风情的男人。”

    冷红唇娇哼了一声,顺着大千道君的目光看了看。眼睛里,陡然露出狡黠笑意,传音说道:“我和道友一样,不相信任何人,也不相信那几个家伙。”

    “道友信不信,与我无关,莫要把我牵扯进去。”

    大千道君冷冷再道。

    冷红唇闻言,面色正了正,幽幽叹息了一声。传音道:“可是这一次的劫,若消弭不掉,你我都要死。”

    大千道君不语。

    冷红唇凝视着他道:“所有的修士里,你是我唯一可以有几分信赖的。你我二人,打了这么多场,手段也知根知道底,这一次,我打算与道友共进退。若你去,我便去。若发生意外,我们二人联手杀出来。若你不去,我也不去。”

    大千道君闻言,终于看向他。

    二人四目相视,冷红唇水汪汪的蓝色瞳孔,微微闪烁着。迷人之极。

    沉默了好一会之后,大千道君道:“道友搞错了两点,第一,我并没有那么像刺猬一样,戒备着每一个人。第二。那几位,据我所知,性情都还算正派。我之所以还没去,只是因为不喜欢,和其他修士往来。”

    此人肯定是个孤僻性子。

    “道兄怎么说都好,红唇只想知道你的决定。”

    冷红唇一副我们不分离的架势。

    大千道君脸色黑了黑,摸出一把仙石,放在桌上,朝楼下走去。

    冷红唇笑了笑,跟了上去。

    ……

    大千道君和冷红唇,都是孤家寡人一般的散修人物,无牵无挂,如今的实力,除了叶白等有限几人,余子均已不放在眼中。

    因此没有掩饰身份,或者走其他路,大大方方进了纪白衣的界主府,一时之间,不知道又引来了多少哗然。

    大千道君虽然低调,但在离尘星空期的时候,也是颇有几分声名的,参加海风战一战,对战冰师,更是令他声望涨了一大截。他的出场,惹来不少与他打过交道的修士的瞩目。

    旁边的冷红唇,引起的争议,还要大一些。

    此女当年,属于水星域的一个大势力,后来不知为何,被逐出了师门,见她似是水祖传人,那个势力的修士,估计肠子都要毁青了。

    往事不提,二人进了府中,立刻被纪小白引去见叶白等人。

    众人见面,又是一番惊讶和寒暄!

    季苍茫见大千道君,竟然就是土祖传人,忍不住直摇头,心中想起的,自然是当年连夜雨等人中了冰祖手段的旧事。

    大千道君悄然和季苍茫道了一声歉,季苍茫亦没有再多说,这桩旧事,就算揭过,心中也明白大千道君的顾虑。

    而通过身份之后,所有人都惊讶于海风星的颠峰时代,竟然出了五个九祖传人,实在是了不得。

    “诸位,不等那个得到永生瓶的那个小子了,我们重新商量一下,该如何应付这场大劫。”

    纪白衣朗声说道,他的境界虽然比不上叶白和季苍茫,但毕竟是这里的主人。

    众人点头同意,总算把人凑到差不多了。虞峻城虽然没来,但青帝应该可以填上他的缺。

    “二位,土祖和水祖的给你们的传承里,有没有提过这一劫?”

    季苍茫先问向二人。

    大千道君和冷红唇,均都摇头。

    众人目光微沉了一下,也不废话,立刻商量起来,最后当然是找不出方法,温良玉这个老家伙,被问的最多。

    “就算是阵祖他老人家,也最多定住一个星域的天地,更不要提我如今还没达到祖境。在遭受那恐怖的攻击下,我的迷天千幻旗,能够支撑多久,也是未知之数。”

    温良玉道:“而且若真的走这一步打算,将意味着放弃除了我支撑住的空间外的所有地方,那些带不走的生灵。全都只有死路一条。”

    老家伙阵帝做的久了,倒也养成一些威严之气,目光凛凛。

    众人点头同意。

    叶白,青帝,季苍茫三人,无声交换着眼色。

    一连商议了数天。也想不出方法来。

    “诸位,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磨蹭了,不如去到那空间壁垒处,边看边商量吧!”

    季苍茫站起说道,目光微微有些焦急,耽误了这么久,那空间波澜,不知道又向被碾压了多远。多少生灵遭遇劫难。

    众人点头同意。

    “前辈,忘川城请你代我照顾一下。”

    纪白衣和忘川老人交代了一句,就与叶白等人,立刻出发。

    众人撕空而去,没有惊动到任何修士。

    仍是叶白和季苍茫最快,飞一般的速度,到达了空间壁垒外,此时此刻。那碾压而来的空间壁垒,已经到了各大星域有人星辰的区域边缘处。最边缘的生灵星辰已经一颗颗被碾爆。

    好在纪白衣和季苍茫等人,已经请离尘之上的人族修士,灵根修士,妖兽修士,提前去那些星辰,带走上面的生灵。才没有生成无边血海。

    ……

    “叶白,若我死了……”

    见只有二人,季苍茫神色平静异常的说道。

    “还没到那一步呢!”

    叶白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

    季苍茫怔了怔,转移话题道:“你和有道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白目光一沉。冷冷道:“没什么,以后都不用再提起他了。”

    “你杀了他?”

    季苍茫一震。

    “当然没有。”

    叶白道:“只是此人已经没有结交的不要了,师兄也不必再提他了,就算你亲自去,就算海狂澜他们全都去,他也不会算这一卦的。”

    季苍茫不语。

    师兄弟二人,都不再提这茬。

    算算以纪白衣等人的修为,还需不少时间,才能到达,叶白朝着那空间壁垒,疯狂轰击出雷灭,发泄着自己心中的郁闷。

    星空之中,雷暴滚滚,轰隆作响。

    纪白衣等人,一直又过了近月时间才到,这种速度,放在其他修士心中,已经不可思议,但和叶白和季苍茫比,又差了一大截,众人笃定他们二人,已经达到祖级境界了。

    ……

    齐聚之后,众人自然是又是寻找办法,诸般手段,诸般法宝,尝试遍了,都无法停下那空间碾压的波澜。

    凝重与绝望之色,一分一分的,加重在众人脸上,尤其是叶白和顾青锋,季苍茫反倒是一分一分的坦然洒脱起来。

    他下定决心了。

    叶白和顾青锋看到他的神色,心中都升起这个念头。

    随着空间碾压而来,众人的位置,当然也是越来越后。

    这一天,在叶白的提议下,所有九人,都拿出了最强手段,联手轰击那空间波澜的某一点,可惜即便如此,他们的攻击威力,依旧还是祖境,达不到鸿蒙圣境的水准,徒劳无功。

    “诸位,不必再试了。”

    轰击过后,季苍茫望向众人,说道:“让我来——消弭这场大劫吧。”

    ……

    众人闻言,除了叶白和顾青锋外,均都愕然。

    愕然之后,便是大喜,莫二笑道:“老季,你既然有方法,为何不早说,还令我们绝望到几乎要崩溃。”

    纪白衣等人,也点头附和。

    “老季,快说,是什么方法?”

    莫二再问。

    “师兄,不要说了!”

    此时此刻,叶白带着几分低沉压抑的声音,传进众人耳朵里,众人一怔,看向叶白,只见叶白神色悲愤,立刻意识到,季苍茫所说的这个方法,只怕没有那么简单,众人面上的喜色,很快退去。

    “叶白,你们是不是,还藏着什么事情?”

    纪白衣问道,论起辈分,也就属他比较适合说这句话来。

    叶白默然,面色难看。

    “我来说吧。”

    季苍茫说道,说完,先扫了四周一圈,发现已经有一些修士,在远方的星空里看着。改为传音道:“这场大劫,原本就因我而起,自当由我来消弭。”

    几人闻言,又是惊讶。

    季苍茫将第一仙帝遗言,结合与叶白的讨论分析,娓娓道来。众人听的脸色数变,第一次知道,在他们的想象之外,还有更强的存在,还有更惊心动魄的角力,以众生为棋子的角力。

    而季苍茫的命运,也是令他们感慨无比,这样一个令人尊敬的正直修士,为什么要背负这样的命运。遭受这样恶毒阴险的算计。

    季苍茫话音落下,无人说话。

    “大师兄,这一切都只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