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百四十九章

    九阴绝脉代表着什么?

    卫含央在看见古籍上面的记载之时,整个人都凉了一大半。从头到脚,都忍不住泛起了鸡皮疙瘩,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卫含央惊的从睡梦中醒来。

    九阴绝脉,一是代表着他日后的所有人生都要在一个个人的采补中度过,二则是代表着他随时可能会死。因为九阴绝脉,从来只会在女子身上出现。而卫含央,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子。

    卫含央出身于一个还算不错的小家族。这样的家族最厉害的也不过是个筑基期,在乡下地方已经是难得的高手。而这样的家族在修真界里恒河沙数,没有半点起眼的地方。卫含央运气还算不错,这个小家族里没有人知道何谓九阴绝脉,他们只是以为新出生的小孩子里先天体弱,三天两头就发烧,恐怕难以养活。

    卫含央一直长到六岁,都是几乎不出门的。

    他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了,小小的孩童身体根本承受不住阴气的侵蚀。只有在中午阳光最盛的时候,卫含央才被允许出门走一走。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平平安安的度过六年时光。

    而六岁之后,卫家一下子就开始走起了下坡路。

    他们家族里唯一到那个筑基期高手在外面游历寻找结丹机缘之后身死道消了。这对于一个只有一个筑基期高手的家族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卫含央辗转跟着父母四处流浪躲避仇家,母亲是个极有主见之人,她带着半颓废半懦弱的父亲,拉扯着药罐子一般的孩子,还是坚强的重新组了一个家。在卫含央九岁之际,九阴绝脉再度躁动了起来。卫含央的母亲突然发现自己的儿子笑起来之后,满室生辉,称得上是倾国倾城!

    卫含央的母亲就算不知道什么叫做九阴绝脉,也知道什么叫做炉鼎体质了。她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儿子以后成为可悲的炉鼎?她的丈夫指望不上,她自己也不过是筑基未成的女修,根本护不住自己孩子。

    “儿子,听娘说,日后绝对绝对不能笑了知道么,连你父亲也绝对不要笑!”如果让她懦弱的丈夫知道儿子是个炉鼎体质,说不定就会干出卖子求荣的事情来。她的儿子只要不笑,看上去就不会那么招人,自然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

    “好的,娘。我知道了,好疼啊。”卫含央转头看看娘亲掐着自己肩膀的手,连忙点头道。

    “乖,你要听话,要是你在别人面前笑了,娘就要死了。”

    “不会的,不会的!”卫含央吓的不行。

    “这就好,这就好。”

    卫含央想,自己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母亲当年那个紧的几乎让人窒息的拥抱。

    母亲终究没有熬过第二年,这个世界对于底层修士的恶意简直太多。在卫含央父母看来厉害的筑基高手,一旦离开了原本的地界,连蝼蚁都算不上。即使走在路边,也常常有被卷入修士斗法余波的困扰,想要好好活着,是千难万难。

    卫含央在母亲死后,就一个人收拾了东西,趁着父亲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了。卫含央又不傻,自然知道父亲这几日来回的躲闪,还有出现在家里的奇怪陌生修士是做什么的。然而逃跑的计划并不是毫无破绽,卫含央几乎是撞了大运,才遇见了一个好心的修士带着他一起离开,最后在一座城门口将他放下,并告知他想要活得好,就必须要拜入大宗门。他观卫含央天生阴气十足,极为容易被人抽出魂魄炼制阵法,想要抵抗就非得去学剑,而这个世界最负盛名的剑修宗门,便是那三元剑道门!

    卫含央天生双灵根,若是被他父亲知道,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这个儿子给卖了。只是卫含央常年药罐子,他的母亲每每担心他活不长久,而测试灵根之时需要被灵气冲刷,万一卫含央受不住可真是无妄之灾了。

    卫含央年纪小,大多数宗门都愿意要这样的小孩,这样培养出来的修士也会对宗门更加忠诚。卫含央既然听闻了三元剑道门的事情,满心里便只有这么一个门派,其他门派皆入不得他的眼。等到见到三元剑道门的剑修破空而来,长剑横立,气势万千的模样之时,更是新潮彭拜,恨不得立刻拜入门下!

    三元剑道门不同于一般宗门,它既不因为卫含央的体弱而嫌弃,也不因为卫含央的双灵根而给他开后门。该测试的测试,该负重的负重,最后刷下一片又一片的修士,才收了几十个修士当外门弟子。也正是卫含央入门的那一年,他在三元剑道门的玉简里,知道了何为九阴绝脉,何为最佳的炉鼎体质!

    卫含央不禁感到庆幸。

    母亲在卫含央出生后发现阴气重之时就每天抱着在日出,日中之时沐浴阳光,这才勉强抱住卫含央的命。这种小事说起来倒是比很多灵丹妙药都要有效的多,之时能够坚持下来的却寥寥无几。如果不是母亲的话,恐怕卫含央根本就活不下来。到此,卫含央也终于明白母亲不让自己笑的原因。

    在三元剑道门的日子说起来十分安稳。

    卫含央清风刻骨,加上年纪小不惹事倒是没有什么人过来找他麻烦,一路顺风顺水的筑基,领悟了剑意,只等两年后的内门大比便可取得一个不错的名次成为内门弟子。

    卫含央和他的母亲一般,喜欢将一切计划的井井有条,这么一来在意外来临之时才能更好的做出反应。而卫含央,也终于遇到了这么一个意外之外的人。

    凡是三元剑道门的弟子,就没有没听过岳铭名声的。

    同样是剑修,他们还在为领悟剑意苦苦挣扎之时,岳铭已经能够剑光分化了。等到他们好不容易领悟剑意,岳铭已经丹成一品,剑意化形了。嫉妒和比较这种事从来只存在于差别不大的人之中,而对于一直走在最前面的岳铭,三元剑道门的弟子们除了崇拜还是崇拜,生不出半点不敬来。

    相比于其他修真门派来说,剑修宗门实在要干净的许多。也或许是因为心思不纯之人难得在剑道上有所突破,故而没事找事的人就少了很多。当然,没事找事这个词语一直只用于那些纨绔仙二代们,卫含央从未想过也不敢想到有一天他会把这四个字按在岳铭的身上。

    卫含央还记得那一天风和日丽,本来该是卫含央出去吸收日光的太好天气,结果还没有走出洞府,洞府门前就站了个人,气度冷然,彷如一把巨剑,叫人难以直视。

    “你就是卫含央?”来人的声音略微低沉,听上去倒很是像模像样,只是他在看向卫含央之时,眼中却带着点奇怪的味道。

    卫含央想,自己还没有被人用这种眼光见过呢?他虽然长的还行,但是在不笑的情况下绝对不值得别人对他起什么色心,更加不用说眼前这么一个厉害的剑修了。

    “正是。”卫含央板着个脸,淡定的点头。

    “很好。”见到卫含央是个不喜露出笑容的,岳铭见猎心喜,顿时有了对战之意。

    说起来,岳铭什么都好,就是这个怪癖让人很是头疼。

    岳铭天生面部表情迟缓,除了一个冷脸之外难得做出其他表情。这乃是先天条件所限,除非到了元婴期重组一下骨骼,不然没有任何医治办法。也因此,岳铭很小的时候经常就被人孤立,他下意识的想要寻找和他差不多的人,而他表达善意的方式也很剑修化——就是找人比剑。

    这个习惯一直被岳铭带到了长大,并且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后来三元剑道门里知晓内情之人也着实没有办法,就随岳铭去了。不管是法修体修剑修还是佛修,只要是那种常年一个表情的,基本都会成为岳铭表达友好的对象。

    当然,那些败在岳铭剑下的修士是不可能对岳铭有什么友好的心思的。

    而岳铭在找不到合适的对手之时,恰巧就听见了有外门弟子在谈起有希望进入内门之人的人选,中间就有人说了一下卫含央常年不笑的的性子。当下,岳铭就知道,自己又有一个陪练的了。

    因为岳铭的关系,卫含央很顺利的成为了内门弟子,对于他的体质,三元剑道门的掌门吴曦一眼便看破,本来还有些犹豫是否收卫含央为徒的心思立刻就坚定了。若是他这么个掌门不愿意庇护卫含央,一旦被人发现卫含央的绝佳炉鼎体质,恐怕卫含央日后不会有好下场。他三元剑道门的真传弟子身份,足够所有蠢蠢欲动的人按捺住心思!

    吴曦和卫含央好好的说了一番他的体质之事,又指出岳铭在其中发挥的作用,顺便提了提岳铭的怪癖,免得这对师兄弟之间生出什么龌蹉来。卫含央自然是感激不已。

    既然岳铭已经知道了九阴绝脉之事,卫含央私下里和他相处也轻松了不少。某一天两人比剑之时,因为卫含央明显有进步多挡了岳铭好几剑,看见岳铭明显有些惊讶的眼神之时,卫含央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么一笑,岳铭就愣在原地,然后转头跑了。

    卫含央:……

    他有这么可怕么。

    不过,但是阴差阳错的找到了对付岳铭的办法。

    卫含央逐渐融入了三元剑道门的内门弟子和真传弟子之中。在和师弟们一次在外游历之时,因为他冲着来犯的修士笑了笑,暂时迷惑了对方一些时刻成功的为他们斩杀对方提供了一丝空隙,卫含央便知道,自己这体质若是用得好,未必不能为自己为宗门谋取利益。

    卫含央和岳铭很快就成为了“模范师兄弟”,名声在外。虽然对大师兄们的怪癖有些无奈,不过岳铭在其他方面当真是一个很靠得住的师兄。

    事情本来就这么发展,直到卫含央遇见乔争,又不小心撞见乔争和那个唐三阳在亲吻……

    这样的事情卫含央见过不少,然而没有一次给他如此大的冲击。或许也是因为这是他和师兄一起看见的吧。而岳铭眼中除了惊讶之外却没有任何厌恶之情,两人不知道怎么的对视了一眼,心里砰砰的跳的飞快。

    卫含央连忙将自己的心思压了下去。

    嘶,他竟然觉得岳铭那张脸还挺可爱的qaq。

    一定是因为和乔争呆久了脑回路都不太正常了。

    是的,或许乔争和唐三阳不觉得。但是在其他修士眼里,这两人简直是从头到脚都透露着怪异。不过,人还是个不错的人。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