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三贵位齐聚一堂(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紧接着门外是一阵砰砰砰的踹人的声音,以及小青的哀叫声。

    再然后,他们清楚的看到一个身穿大红华锦艳衣,有着一双潋滟妖魅桃花眼的男人,气情万种的走了进来,男子身材很高桃,很纤长,身材好到无可挑剔,尤其是脸上,美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能给他安上两个字,妖孽。

    在男子身后,跟着数个气势汹汹的小侍,一行人就这么毫无阻碍的走了进来。

    “奴才给段贵君请安,段贵君千岁千岁千千岁。”小林子连忙行礼。

    段鸿羽看都不看小林子一眼,只是将魅惑的桃花眼看向床前的两人。

    此时的卫青阳早已站了起来,双手交叠站在床前,禀持着一个贵君的高贵姿势,站在那里,与段鸿羽平视。

    卫青阳一袭简单宫装,一身浅青色的华服上绣着数枝脆竹,就连头上,都是用青玉竹簪挽了起来,卫青阳脸色很平静看不出表情,只是冷冷的看着段鸿羽,气势上完全不亚于他。

    而床上的上官浩则还是无力地躺在床上,此时的他,哪怕是静静的躺在那里,都感觉如针扎般难受,尤其是下身,火辣辣的疼痛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

    喉咙一痒,低低的轻咳起来。

    清澈干净的眸子中,还挂着亮晶晶的泪珠,眼角上的泪痕也并未消散,看起来我见犹怜,楚楚动人。

    三个人,一个妖娆魅惑,风情万种,一个冷峻清冷,淡然如菊,一个清纯通透,招人怜爱。

    三个不同的人,三种不同的性格,此时正碰撞在一起。两个对峙着,一个仰躺着。

    段鸿羽看了看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眼神无力的微睁着的上官浩,心里冷笑,就你这那破身体也想争宠,别把自己的命也搞没了。

    整头再看向卫青阳,瞧着他眼圈处,不起眼的红痕,扑哧一笑,“本贵君怎么不知道,卫青贵跟上官贵君的交情这般情深,深得含羞带怯,你浓我浓。”

    卫青阳面色一变,什么叫含羞带怯,你浓我浓。

    “也是,上官贵君这么娇滴滴的美人,不仅陛下见了动了心,连楚大夫跟卫贵君都忍不住动心了,只不知,还有多少人为你动心,或者你的身体被多少人碰过了。”段鸿羽媚笑着抚了抚额角的碎发,饶有意味的说道。

    在场所有人都面色大变,小林子有些着恼地看着段鸿羽,公子本来就病重,刚刚脱离危险,楚大夫说了,不能再受任何刺激,段贵君怎么这个时候来刺激公子,他是找茬的吗?

    卫青阳也是面色大变,段鸿羽越来越过份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都分不清,诋毁贵君,可是要降级妃位的。

    要是这话传到陛下耳朵里,他们在场的人都别想活了,这不是给陛下戴绿帽子吗?况且,他这是*裸的冤枉上官贵君。

    不满地看着段鸿羽,“段贵君说话请自重,若是所言不实,传到陛下耳里,只怕段贵君也不好过。”

    段鸿羽恶狠狠的瞪了卫青阳一眼,心中暗骂,卫卑鄙,死卑鄙,总有一天非得整死你。

    “那是,卫贵君跟上官贵君同一天入宫,又是身份高贵的异国皇子,怎么能跟我这小人物比呢。你们是皇子,自然样样都精通,就连床上功夫,都非常人所能比的,那叫声,叫得可不是一般的荡漾*啊,啧啧啧,你们是怎样取悦陛下的,要不要透露个一两招,好让本贵君也学学你们的淫荡样。”

    卫青阳脸色一变,被陛下承宠的夜晚,一直都是他心中的梦魇,段贵君这是往人伤口上撒盐。

    “咳咳,咳咳……”上官浩剧烈咳嗽起来,不知道是咳嗽太厉害,还是被段鸿羽的话气得过甚,整个身子都在颤栗着。

    小林子赶忙蹲下,帮他顺了顺气,“公子,公子您怎么了,别吓小林子啊。”公子的脸色怎么又白了,他本来就够严重的了。

    卫青阳看着上官浩也有些不对劲,连忙喊道,“来人,来人,快去请太医,把楚大夫请来。”

    段鸿羽只是站在一边,不停的搔首弄姿,玩弄他耳后垂下来的一缕细发。似笑非笑的看着上官浩。

    他自然知道上官浩是被他的那些话气到了,上官浩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昨天又刚刚承宠,看他的脸色都可以想像得出来,昨天陛下到底对他有多么的‘恩爱’了,今天他再讲这句话,没能把他气死就不错了。

    要是能气死他最好,这后宫就少了一个贵君,也少了一个人跟他争宠,虽然他从未将他放在心上过,可保不齐陛下不会对他动心。

    陛下把揽月阁给了他,还把温泉给了他,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呢,万一陛下要是喜欢他了,那他不是亏大发了吗。

    “啧啧啧,上官贵君,不知道昨夜陛下是如何‘宠爱’您的,让您这般的‘*’呢。是你在上,陛下在下的吗?哦,不,虽然你是裴国人,但你长小在流国长大,接受流国的教育,所以不可能是在上的。应该是陛下在上才对,可为什么你身上有那么多伤口呢,哎唷,你看你手腕上的伤,是被陛下给锁上了吗?”段鸿羽走近,声情并茂的说着,一句一句往上官浩身上撒盐。

    还想再说的时候,卫青阳冷冷的说了一句,“够了。段贵君请你慎言。私下议论陛下,本贵君完全可以到陛下面前告你一状。”

    段鸿羽一噎,后宫侍君不可以私下议论陛下,违令者轻降妃位,重则打入冷宫。

    段鸿羽识相的闭嘴,甚至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扯到陛身上去了。

    “嗯……”上官浩重重的呻吟出声,额头上的细汗层层溢出。以手死死的抓住被褥,咬着牙齿,脸色痛苦万分。

    小林子慌了,无措地看着上官浩,卫青也急了,赶紧连蹲过来,清冷的脸上,一丝慌张闪过,“上官贵君,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疼……好疼……”

    上官浩的声音很小,很无力,很疲惫,几人都听得不大清楚,最后还是卫青阳趴到上官浩耳边才听到他在喊疼。

    疼,真的很疼,身下撕心裂肺的疼痛着,疼他想直接撞墙死去。额上,青筋暴涨,一声声隐忍的呻吟声从他的嘴角溢出,一声比一声痛苦。

    段鸿羽无聊把玩耳边垂下发丝的手也顿住,看着躺在床上,痛苦挣扎的上官浩,心里有些疑惑,也有些惊恐,上官浩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怎么叫得这般痛苦。

    “哪里疼,告诉我。”卫青阳捉住他颤抖的手,擦拭着他额上的冷汗。

    上官浩连吐出一句话的力气也没有,只是眼睛瞄着盖在身上的被子。

    小林子站在一边痛声哭泣,公子,你等等我,我现在就去找楚大夫。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怎么楚大夫还没有来。真是急死人了,万一公子出了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不顾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小侍,不管三位贵君肯不肯同意,起身撒丫子往楚逸房里急奔过去。

    卫青阳眼睛闪了闪,忽然一把掀开他的被子。

    这一掀开,吓得他眸孔巨缩,双目圆瞪,就连段鸿羽,手中的碎发全“啪”的一下,掉了下去扔不自知,只是一个劲的看着上官浩的下身。

    那里,那里,上官浩穿着一条白色的亵裤,只是那条亵裤被血水染红了。

    血,一缕缕地自他的身上流出,染红白色的亵裤,染红床单,还在不断的扩散。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站在他顾鸿羽身后的小侍也是睁大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一幕,上官贵君怎么流了那么多血?他是小产了?还是陛下‘宠幸’得太厉害了?

    应该不可能是小产,陛下禁止后宫任何侍君怀孕,所以长年让他们服禁孕药,还有太医定时检查,没有人能逃得过的。而且若是怀孕了,轻则将胎儿打掉,重则直接处死,一尸两命,谁也不敢冒这个风险,降下陛下的胎儿。

    上官浩疼,疼得他撕心裂肺,痛入心扉。心里涌出无限绝望。

    昨夜的风暴刚刚过去了,今天又要上演一次吗?他好疼,他快受不了了。

    卫青阳惊过后大喊,“太医,太医在哪里,还不赶紧去找。”

    随着他刚讲完,一脸疲惫苍白的楚逸就被小林子急急忙忙的拉了过来,“楚大夫,您快点,公子很难受,求求您,快点儿吧。”

    楚逸头脑还有些发晕,身上滚烫滚烫,高烧不止,身子忽冷忽热。

    他刚刚回到屋里,服了一幅药下去,还没睡着,就被小侍们吵醒,昏昏沉沉中,被小林子拉了过来。

    一到揽月揽,就看到三位贵君齐聚一堂,这三位贵君,平常的时候倒是经常能够看得到他们,但从没有见他们三位聚在一起,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聚在一起了。

    不过他现在没有办法去想这个问题,他的心思都被还在床上,隐忍的抓着被褥的上官浩所吸引,三步并作两步,路到上官浩身边。

    一看到上官浩下身溢出的鲜血时,脑袋轰的一声,胎儿要保不住了吗?

    连忙将上官浩紧揪的手抓了过来,搭在他的脉搏上。

    眉头,紧紧锁着,面色沉重。

    忽然站立身子,对着一旁面带着急的两位贵君道,“上官贵君身体不适,可否请二位贵君先离开揽月阁,免得污了两位贵君的脸,也打扰奴侍医治上官贵君。”

    看着还在痛苦挣扎的上官浩,卫青阳清冷的脸上,划过一抹心疼,“如此有劳楚大夫了。”再看了一眼上官浩,直接迈步走出揽月阁。

    段鸿羽看了看上官浩,再看一眼卫青阳,脚底一抹油,赶忙也跟着溜走。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要是不溜的话,万一上官浩出了什么事,陛下岂不是要把这个罪怪在他的头了。卫卑鄙,想害我,你想得美。

    跟着卫青阳,及众多小侍站在揽月阁门口,看着里面,时不时传出来的低低呻吟声,两人心里都是一紧。

    上官浩如果真的痛哭,或是哀嚎起来,还好一些,偏偏他将那些痛苦,将那些呻吟统统吞进嘴里,只有偶尔难受得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才会溢出几句,这样的隐忍声,着实让人听着难受。

    段鸿羽这次是真的有些慌了,不会是因为他刚刚讲的那些话,刺激到他了,所以他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要是上官贵君出事,那陛下,还能饶得了他吗?即便他再不受宠,也是一国的皇子啊。

    卫青阳有些不屑的看着了段鸿羽一眼,哼,早干嘛去了,现在才后悔,如果上官出了什么事,他拼了这条命也要去陛下面前告上一状,把你拉下台。

    但两人同时心里也有些疑惑,上官浩,为什么下身会流那么多血,即便陛下如何‘宠爱’也不可能流那么多血的吧,除非是小产。

    小产?

    两人同时瞬间瞪大眸孔,上官浩有孕了?

    不,不可能,后宫中,没有陛下的恩赐,根本不会受孕的。就算受孕了,凭着昨天陛下对他的‘宠幸’孩子也不可能会留下的。

    难道陛下真的这么狠,对他下了那么重的手?

    两个紧锁蛾眉,即便知道上官浩不可能怀孕,仍旧怀疑,这迹像说不是怀孕,实在难以让人相信。

    清冷的目光担忧地望着揽月阁大门,暗道:上官,希望这次不是有孕,不然,怕是真要大祸临头了。

    魅惑的桃花眼潋滟生辉,冷笑,上官浩,你最好不是怀孕,否则这次即便你是皇子,我也有办法将你除去。

    不知站了多久,直到一股冷洌的威压袭来,两人身子瑟缩了一下,同时抬头,远远就看到一袭明黄龙袍的顾轻寒,抿着嘴,冷着眸子快步走了过来。

    “臣侍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两人同时行礼。

    “怎么回事,上官浩呢。”看了一眼紧闭的殿门,冷冷的问道。

    卫青阳与段鸿羽,心里皆是一沉,陛下真的看上上官浩了吗?为什么她的语气这么急,这么担心?

    “陛下,上官贵君身子淳弱,今早醒来有些不舒服,楚大夫正在里面医治呢。”段鸿羽娇声地说着,并往顾轻寒身边靠去。

    顾轻寒一把直接将他推开,寒光一闪,冷声道,“你们两个来揽月阁做什么,尤其是你,最好别让朕知道你们在里面做了什么好事,否则朕要你们好看。”

    段鸿羽一惊,连忙正立身子,垂首站在一旁。陛下生气了,陛下果然看上那个病殃子了,那个病殃子有什么好,说几句话就咳的。

    卫青阳只是睑了睑眉,眸光深邃,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顾轻寒及有些紧张地看着揽月阁,听到有人传报两位贵君都往揽月阁而去,尤其是段贵君气势汹汹带了一帮小侍过去,她立马就急了,上官浩已经伤得这么重,如果有人找茬他哪里应付得过来。

    急忙摆驾到揽月阁,还未到揽月阁,又得到传报,上官浩病重。这下子她再也不能淡定了,急步就走到了揽月阁,尔后看到卫青阳与段鸿羽站在揽月阁门前。

    往前走了几步,来到揽阁口,听着里面不时传来的呻吟声,心里揪疼揪疼的,上官浩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有些烦燥的来回走了几圈,怎么还不开门,里面到底怎么样了?

    古公公站在后面,不敢再尾随着顾轻寒回转圈了,生怕陛下又是一通责骂。只是将阴狠的眸子射向揽月阁。

    上官贵君,你好样了,多少次了,每次都让陛下担心,你怎么就不死呢,拖着一幅病殃殃的身子在这里折腾人。

    古公公心中再次将上官贵君骂了个千万遍。

    终于,揽月阁的大门“嘎吱”一声打开,几个小侍们端着一盆盆的血水出去,顾轻寒心里一紧,好多血。

    顾轻寒连忙迈步走了进去,身后的段鸿羽,卫青阳,及古公公也连忙尾随几步跟了进去。

    进去刚好看到楚逸盖好上官浩的被子。

    望向床上,上官浩已经晕了过去,双手无力的垂放被子上,苍白瘦弱的仿佛风一吹就可以将他吹倒。

    掩下心里的心疼,“他怎么样了?”

    “陛下,我们外面说吧。”楚逸略显无力的说道。

    顾轻寒点了点头,带着众人退出厢房。

    抬头看向楚逸,想询问上官浩的伤势,这一看才发现,楚逸有些对不劲,他俊美绝伦的苍白脸色,一点也不亚于上官浩,两个人同样面色惨白如纸,额头冷汗淋漓。只是依然挺立着一幅身躯,不卑不亢的站在顾轻寒面前。

    “你身子不舒服,需不需要休息一下?”顾轻寒问道。

    “奴侍没事,有劳陛下关心。”

    “上官贵君怎么样了?”

    闻言,楚逸本就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犹豫,到底要不要说,如果说了,上官贵君就惨了,如果不说,他就是死罪一条。

    上官贵君腹中胎儿的生命力着实也太强了些,都如此折腾了,还能留得下来。

    “朕在问你话,你没听到吗?”顾轻寒沉声,有些不悦。

    卫青阳清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看不出在想些什么,而段鸿羽则有些享受地看着楚逸痛苦挣扎的模样。最好陛下一怒之下,将他处死,他会更开心的。

    楚逸忍住喉口的腥甜,躬身道,“回陛下,上官贵君动了胎气。”

    什么?动了胎气了?

    在场之人全部石化了,瞪大眸孔,胎气?动了胎气?上官贵君有喜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