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五章:他是朕的贵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甩了甩头,伸手在卫青阳额头上摸了一把。没发烧啊,正常得紧啊,怎么讲起了糊话。

    “陛下,臣侍没有发烧。”

    卫青阳清冷的容颜上,红光缭绕,从脸颊,红到耳根,红到脖子,细看之下,竟是魅力怡人。

    原本就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此时半醉着,更是透着一股诱惑的光芒。

    忽然,腰上一紧,顾轻寒怔住。

    低头,看到卫青阳搂着她的腰,将头埋在她的怀中,有些不适应,正想将他的头拿开,让他远离自己。

    卫青阳低沉的嗓音响起,“陛下,让臣侍抱一下好吗,就一下就好了。”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恳求,顾轻寒一时间竟不忍将他推开,任由他紧紧抱着。

    “陛下,臣侍既然已经是您的人了,请您善待臣侍好吗?”

    顾轻寒脑子一晕,她的人了?她从来都没有对他怎么样啊,除了在竹屋,卫青阳中了春药的那次,用手帮他解决过一次,其它的,可不是跟她巫山*。

    想到在竹屋的那次,顾轻寒脸上顿时一热,从脸颊一路蔓延到全身。脑海中,想起卫青阳绝色的身材,有些心神荡漾。

    鼻尖,萦绕着他青竹般的竹香味,顾轻寒知道,卫青阳喷了香水。他身上本来就有一股清香味儿,如果再加上这淡淡的竹香味,更加让顾轻寒眼神迷离了一下。

    “臣侍不敢奢求陛下能够宠爱臣寺,只要别将臣侍赶出去就好了。”紧紧抱着她的腰身,嗅着她身上的龙涎香,有些哀凄。

    以前他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只希望能够安安静静,没人打扰,他就满足了,可是现在,他不想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生活在竹雅轩,不想底下的小侍,以及后宫的侍君对他议论纷纷,更不想别说他不受宠,早晚被打入冷宫。

    他一直都很孤单,他也渴望温暖,他不敢要求陛下能够像对段贵君那般宠爱他,只要给予他一点点温暖就够了。

    他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他一直都希望有人能够真心的对他好,爱着他。可是这一切,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美梦罢了。

    顾轻寒怔怔的站在那里,今天晚上给她的触动太大了,至少到现在,她还没反应过来。

    忽然,嘴巴被一个柔软堵住,唇瓣一热,一股芬芳的甜蜜袭来。

    顾轻寒脑袋轰的一下,第一反应就是,她被人吃豆腐了。

    第二个反应就是,好甜,好香,好软,好舒服,好诱人,她要不要推开他的呢,推开了就都没有了。

    卫青阳见顾轻寒没有排斥,不安的心定了几分,双手托住她的脑袋,极尽疯狂吻着。

    似乎要将他满心的痛苦,无奈,委屈统统都吻出来,所以这个吻有些铺天盖地,汹涌澎湃。

    顾轻寒震撼了,这个吻太热情了,热情得她有些晕飘飘的。

    窒息,吻得她有些窒息,想挣脱开来,动了几下,卫青阳的手却如铜墙铁壁般,动不了分毫。

    有些惊砸于卫青阳的力气,看不出来,他身子这么轻,力气却那么大。

    喘不过气来,又不敢动力挣脱,生怕伤到卫青阳。只能够跟他极尽缠绵。

    卫青阳很疯狂,疯狂的要将这么多年来委屈全部倾泄,释放出来。

    就在顾轻寒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卫青阳放开了她,托住脑袋的手也松了下去,身子娇软无力的靠在她的身上,粗声喘气。

    顾轻寒也是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任由他靠在自已的怀里。

    过了许久,卫青阳嘴角才勾了起来,满足的拥抱着顾轻寒,嗅着她身上的龙涎香。

    “陛下,您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抬起迷离的双眼,看顾轻寒。

    什么日子?不就是庆祝新科官员的日子?

    看到顾轻寒眼底的迷惑,卫青阳心底苦涩,果然,陛下将他全部忘光了,“按照后宫的宫规,三位贵君都有特定时间侍寝,上个月,陛下就没来臣侍这里,也没有召见臣侍,今天刚好轮到臣侍。”

    纳尼?还有这日子?她怎么不知道?也没人告诉她?靠,古公公,这家伙办事越来越不靠谱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提醒提醒她。

    拉着卫青阳,坐在床上,“你的酒劲还没完全退,先躺着比较好。”

    “那陛下今天留下吗?”

    “你都说了这么多次了,朕要是不留下,岂不是伤了佳人的心。”顾轻寒一笑,将被子扯了起来,严严实实的盖在卫青阳身上。

    卫青阳心里一暖,清冷的眸子闪出一抹笑意。

    顾轻寒的眼神有丝恍惚,温和无害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卫青阳细薄而透闪着光泽的嘴唇。忍不住想亲下去,一品那芬芳,卫青阳此刻简直就是太诱惑人呢。

    低头,正想吻下去,大门口处,传来一阵急急的敲门声。

    顾轻寒顿住,有些不悦的冲着外面道,“敲什么敲,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有事明天再说。”

    门口外的古公公有些着急,连忙道,“陛下,出大事了。”

    “说。”

    “陛下,上官贵君出事了。”

    一听到上官浩出事,顾轻寒第一时间,将门推了开来,面色冷峻,着急而慌张,“什么事。”

    “小皇子气势汹汹的带了一群人,上揽月阁找麻烦去了。”

    不等古公公说完,顾轻寒身形一闪,哪里还有她的踪迹,定睛一看,也只能够看到一片衣角,快速的离去。

    跺了跺脚,拂尘一扬,连忙也跟着过去,心中埋怨着。上官浩就是一个扫把星,有他在的一天,后宫就不得安宁。

    害了他还不够,还要害小皇子,最主的是,陛下日理万机,还要处理他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怎么就不去死呢。

    想到自家陛下,古公公更加加速脚步,往揽月阁急奔而去。

    卫青阳怔怔的看着顾轻寒远去。心里苦涩。

    他们没有说错,三个贵君中,果然是他最不受待见,陛下一听到上官出事,连一句话都未曾留下,就消失无踪。

    无力而颓废的靠在床沿上,望着床顶的漆雕,讷讷出神。无边的孤单寂寞空虚窜上他心头,折磨着他的心海。

    似乎在呼应着他的落寞,竹屋外,风吹过青竹,发出沙沙沙的呜呜声,一声声,无不透着凄凉。

    顾轻寒很急,上官浩的身子太弱了,就像一尊瓷娃娃般,吻碎,易裂,碰不得,摸不得。

    现在他身怀六甲,如何能够再受刺激,段鸿羽告诉过她,小皇子不喜欢上官浩,处处针对他,对待卫青阳,又是在宫宴的地方,尚且这么嚣张,更何况是上官浩。

    心里不禁埋怨起卫青阳,没事住那么偏僻的地方做什么,去哪都那么远,从竹雅轩到揽月阁可不是一小段距离。

    揽月阁内。

    上官浩躺在床上,一针一线细心的绣着一件婴儿服,清澈的眼睛里,柔和甜蜜。时不时的停下,看看微凸的腹部,轻轻抚摸一下,才接着绣。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上官浩有些不解,扶着床栏,起了身,正想呼喊小林子,问看看是何事时,大门,‘砰’的一声给被人重重踹开。

    紧接着,又是‘砰’的一声,一个人影被人重重的仍在他的脚下。

    上官浩吓了一跳,条件性看向脚下,见那个人影正是小林子,只不过小林子身上血肉模糊,一条又一条的鞭子痕迹散落全身,丝丝腥红的血液溢出。

    他清秀的脸上,高高肿起,夹着血丝,夹着掌印,嘴角还带着一缕血迹,显然是被重重的扇过巴掌。

    许是被人重重的扔在地上,小林子身子似乎要散架般,眸中带着无比痛苦。

    上官浩一惊,连忙蹲下身,将小林子扶住。

    “上官俘虏,好久不见啊,想不到你居然出了冷寂宫,又怀了孩子,本事不小嘛。”

    门外,一个带着略微稚嫩,冷嘲热讽,又夹着一股戾气的声音悠悠传来。

    听到这句话,上官浩扶着小林子的手上一顿,脸色陡然苍白,心跳的速度快了几拍。

    下意识的抬起略显慌张害怕的眸子,看向门外那一袭淡紫色。

    只见那个人,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稚嫩的脸上,闪过悠悠的冷意,他的肌肤洁白如玉,他的五官精致脱俗,虽然脸蛋还未完全化开,但已可以看得出是个小美人胚子了,长大后,必竟又是一个绝世倾城的美男。

    如以往般,穿着一件淡紫的衣袍,内罩白色底衫,双边交叉宽边颈边,颈边上绣着深色的花纹,腰上是宽边并连玉带,在玉带底下,挂着几串风铃,只要一动,铃声,丁丁当当悦耳的声音响起。

    腰间除了佳着数串风铃外,还挂着一条紫色的银鞭,这条角鞭跟他的主人一样,略显稚嫩可爱。

    鞭柄上,以一块上等的黄玉扣住一条条玉穗流苏,精致的流苏倒垂而下,既好看,又可爱。

    只是那条鞭子,只要有眼光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那是蚀骨鞭,一鞭下去,就能够让人生不如死,痛彻心扉。

    少年这身打扮很晃娇巧可爱,可少年脸上,却带着一股戾气,生生破坏了他的美感。

    少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上官浩扶着小林子他的手上就是一抖,另一只手连忙护住腹部,戒备的看着小皇子。

    “怎么?不欢迎本皇子吗?本皇子可是一年多没见过你了呢。”

    小皇子倚在门边的脚步,一步步的的往里踏去,腰上的风铃因为他的动作,一声声的响了起来,宛如绝美的音乐。

    然而这绝美的音乐,听在顾轻寒耳里,却无疑是,牛头马面,勾魂使者,恶魔来临。

    看着小皇子一步步的走近,小林子惊恐,挣扎着起身,想护住上官浩,然而他一动,身上钻心的疼前,痛得他倒抽一口凉气,再不敢动弹分毫。

    上官浩拍了拍小林子,示意他,不要担心。

    起身,面对面的看着小皇子,平淡的道,“未知小皇子大驾光临,有何要事?如果没事,就请回吧,天色已晚,本君也要歇息了。”

    听到上官浩的话,小皇子冷笑,稚嫩的脸上,扬起一抹残暴,“我呸,这是我们流国,不是你们卫国,你想睡,还得问问本皇子同不同意呢。”

    上官浩蹙眉,有些不悦,他已经嫁入进流国了,就属于半个流国人了,小皇子也是一个皇子,说出来的话也太没教养了。

    不去回答他,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他知道,小皇子就是来找茬的,应得越多,得罪的越多,还不如闭口不言,只是捂住腹部的手又紧了一分。

    如果是以前,他完全都不害怕,大不了就是挨一顿打,可是现在,他有孕在身,如果小皇子冲他动手,他绝对逃脱不了。

    看了看小皇子带来的十数个小侍,上官浩脸上又上一沉,生怕小皇子突然冲他发难。

    小皇子来回走动,上下打量着揽月阁,腰间的铃声丁丁当当的响起,嘴里啧啧有声,“不错嘛,皇姐居然把揽月阁赏给了你,还送了你那么多珍奇古玩,说,你这个贱货,你这个俘虏,是如何迷惑我皇姐的?”

    上官浩本来不想不想回应小皇子的,却碍于有孕在身,身上有顾忌,只能低声回道,“臣侍没有迷惑陛下,也不敢迷惑陛下。”

    “啪”

    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掌,力道之重,让上官浩忍不住后退了几步。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着。

    小皇子巴掌落下的声音随着他的怒骂一起响起,“呸,下贱的俘虏,还敢说你没有迷惑我皇姐,我三皇姐又是怎么回事?明明就是你勾引我三皇姐,害得我皇姐将我三皇姐关入宗人府。”

    “还有这揽月阁,别告诉我,你也没有施展什么诡计,让我皇姐心甘情愿的揽月阁给你,揽月阁可是未来凤后住的地方,就凭你这个下贱的俘虏也配住在这里。”

    “啪。”小皇子又是一巴掌扇过去。

    上官浩抵住桌角,撑住欲倒下的身子,俊美的也脸上,两边的五个巴掌印高高肿起。

    小林子惊叫一声,“公子。”为什么,为什么小皇子每次都要这么侮辱公子,动不动就是下贱的俘虏,下贱的贱货。

    两国交战的时候,公子才三四岁,他能懂什么,被人送当作败国礼物送来,他也不想啊。为什么每次都要往公子伤口上撒盐。

    心里极度不满,却不敢得罪小皇子,小皇子的手段,他们可见识了不少,要是没有顺他的意,一场虐打,肯定少不了,撑着破的身子,跪下,朝着小皇子,磕了几个头,哽咽道,“小皇子,求求您了,饶了公子吧,公子没有迷惑陛下,是陛下自己将揽月阁赐给公子的,公子更没有勾引人文王,求小皇子明察。”

    小皇子一把将小林子踹开,“一个贱奴,也敢这么对我说话,来人啊,将他拉住去,打,给本皇子乱棍打死。”

    上官浩一惊,顾不得护住腹中的孩子,连忙抱住小林子,挥开冲过来拉小林子小侍的手,“走开,小林子是本贵君的人,除了陛下,还有本君,谁也没有资格处罚小林子。”

    “一个没人要的贱货,也敢这么对我说话,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小皇子怒极反笑,抽起身腰间的银鞭,饶有兴致的把玩着,嘴角冷笑。

    小林子看到这条鞭子,惊恐对着上官浩道,“公子,公子,你快起身,别为了我,得罪小皇子,那条鞭子会伤到你的。”

    呵,即便起身了,那条鞭子照样也会挥到他身上的。

    这就是他的无奈,同样是皇子,他可以趾高气扬,为所欲为,而他,只能委屈求全,卑微的求饶。

    他是一国的皇子,他的尊严,不容许别人贱踏,即便他的尊严早已被践踏殆尽了,他想维持那么一点点儿的尊严。

    “怎么样,要不要再尝尝这条鞭子的味道?”冷脸笑看着上官浩的腹部,饶有兴致。

    上官浩惊慌,死死的护住腹部,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你,你想怎么样。”

    “你觉得,你一个败国的俘虏,配怀我皇姐尊贵的血脉吗?”

    小皇子这句话一出,上官浩脑子晕眩了一下,身子无力的倒了几步,双手,护住腹部,有些底气不足的道,“这是陛下的骨肉,陛下没有说要打掉这个孩子。”

    “哼,皇姐国事繁忙,你以为她像你啊,整天无所事事,皇姐忘记也是正常,要是姐皇记得住你肚子里,还有一个球的话,你觉得她会不会像以前一样,一碗堕胎药了结。”

    上官浩心神一颤,想到那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陛下带着几个小侍,端着一碗堕胎药,强行灌入他的嘴里,不管他如何哀求,那个残暴的陛下,只说了一句,他不过是她泄欲的工具罢了,不配怀她的骨肉。

    想到那一幕,上官浩心里更是一慌,有些无措,死死护住腹部。

    不,不可以,他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了,不可以再失去一个。

    可是他现在怎么办?有谁可以求求他。

    这么孩子那么可爱,那么想来到这个世间,他的求生能力那么强……

    看到上官浩惊恐害怕的表情,小皇子哈哈大笑。

    他就喜欢看他无助的表情,哼,就算是皇子又怎么样,在流国,他就是一条狗,甚至连狗都不如,他想对他怎么样,就怎么样。

    扬了扬手中的鞭子,毫无征兆的就冲着上官浩挥了过去。

    “啊……”

    上官浩吃痛,低声呻吟起来,额上冷汗直冒,骨头似乎要裂开一般。

    然后他却庆幸,因为那一鞭子,落在他后背,并没有伤到他的孩子。

    急忙将后背对着上官浩子,双手死死护住腹部,用他全部的精力保护孩子。

    “啪”“啪”“啪”

    一鞭又一鞭的如雨点似的往他的身上挥去,疼得上官浩倒抽了一口凉气。

    疼,好疼,真的好疼……

    “公子……”小林子惊叫一声,就欲爬过去,挡住那鞭子,然而,旁边的两个小持,一人一只手,死死的将他按住,让他动不了分毫。

    闻声而来的楚逸,看到幅场面,淡漠的脸上一惊,急忙进入揽月阁,对着小皇子跪了下去,“奴侍见过小皇子,小皇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小皇子押打的鞭子一顿,看到是一袭白衣的楚逸,冷哼一声,不去理会,又是一鞭甩向上官浩。

    似乎要将刚刚在宫宴上的怒气全部发在上官浩身上,那无情的鞭子,力道一鞭高过一鞭。

    上官浩咬牙,不敢自己的呻吟声溢出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