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7章 十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黄昏时分,李延麒推着自行车穿过熙熙攘攘的菜市场,二手自行车的前筐里放着几把青菜和一袋鸭梨,车把手上还挂着一袋豆腐,走到市场门口的时候,停下来看了看,又买了两个火龙果。李延麟最近加班太忙,嘴角起了两个水泡,需要多吃点儿清火的水果。

    李延麒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骑上自行车急匆匆的往家骑。

    这是距离他们住的小区最近的一个菜市场了,他每天下班搭地铁到最近一站下车,然后骑自行车回家,路上还能顺便买点儿蔬菜水果什么的。小区附近还有个小超市,东西不是很全,但平时买个米面调料日用品什么的也足够了。

    进了小区,李延麒把自行车停在楼下,锁好车,拎起车筐里的东西上楼。一楼的阿婆出来扔垃圾,看见他笑着打招呼,“下班啦?”

    李延麒笑着说:“赵奶奶,吃饭了吗?”

    “还没,”赵奶奶把垃圾袋扔进人行道对面的垃圾箱里,一边还转头喊他,“别急着走呀,我昨天跟你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我跟你说,那姑娘性格不错,长得也挺白。”

    李延麒顿时头疼,“赵奶奶,我和我弟弟暂时都没有成家的打算。你看我们俩挺穷的,没存款,一天到晚忙的要死还买不起房子。现在的姑娘要求都高着呢,要有车有房,还要在三环以内。不行啊,条件不够。”

    赵奶奶笑了起来,“人家姑娘可没说要车要房子。要不先见见?介绍人是我老伴儿家的亲戚,人靠谱。”

    李延麒连忙摆手,“不啦,不啦,没时间,公司还让加班呢。”

    赵奶奶在后面喊他,“你不乐意问问你弟弟呀,我跟人家说的是兄弟俩都挺帅的。”

    “他也没时间,”李延麒连忙往楼上跑,“谢谢你啦,赵奶奶。”

    赵奶奶嘀咕两句,没办法,自己回家了。

    李延麒舒了一口气。看来上了岁数的老太太不分阶层,都很热衷于玩牵媒拉线的游戏。他记得以前还住在李家老宅的时候,他奶奶跟几个老朋友见了面,也总是议论谁家的千金跟谁家的少爷看起来很般配什么的。没想到住到了这九十年代修起来的老生活区,还会遇到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李延麒爬上顶楼,把手里的塑料袋换到一只手上拎着,打算腾出一只手掏钥匙开门。钥匙还没摸到,房门却打开了,李延麟出现在门口,伸手接过了几个塑料袋,“你不是说今天要晚点儿回来?”

    李延麒舒了口气,蹲在玄关处换鞋,“跑了一天工地,快下班那会儿王工接了个电话,说临时要去部里开会,就让我先回来了。”他现在在一家建筑公司做预算员,工作挺辛苦,需要隔三差五地跑工地。唯一的好处就是经常要跟设计院打交道,而李延麟就在设计院工作。

    李延麒刚想问问怎么李延麟今天也回来的这么早,一抬眼,看见屋里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老男人,而且还是个多年未见的熟人——黄友发黄律师。

    李氏的法律顾问。

    李延麒不由得愣了一下,转头去看李延麟,却见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像是刚刚受了什么刺激,眼神都有些发飘。

    黄友发冲他点点头,神情稍稍有些尴尬。这两兄弟刚刚被重岩赶出李氏的时候,他曾经私下里来见过两兄弟,明确表达了自己会继续留在李氏的意愿,并提出要给这兄弟俩若干援助。不过被兄弟俩直白地拒绝了,那之后他们再没见过面。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

    李延麒知道黄友发会出现在这里必然是有事发生,心里不由得沉了沉,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弟弟。李延麟却没看他,只是木着一张脸把塑料袋提进厨房,又轻飘飘地走了出来,在黄友发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黄友发咳嗽了两声,“大少爷,我来这里,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李延麒点点头,示意他稍等。自己换了拖鞋,跑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又把身上那套还沾着灰尘的工作服换下来塞进洗衣机里,这才洗了手出来坐下,“好了,您说。”

    黄友发从自己的工作包里取出一摞文件,顺着茶几的表面推到李延麒面前,“大少爷,这是重总的遗嘱,你先看看。他把手中百分之六十四的李氏股份都留给了你……”

    李延麒一下子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黄友发说:“他手中持有百分之……”

    “前面一句!”李延麒粗鲁地打断了他的话,“你说‘遗嘱’?他……出事了?”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竟有些说不出“死亡”这两个字。

    黄友发眼圈红了一下,掏出手帕在自己的眼角抹了两把,声音稍稍有些哽咽,“重总出了很严重的车祸,还没等救护车赶到就过世了。”

    李延麒眼前一阵晕眩,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过……过世?”

    那个把李家上上下下闹得天翻地覆的重岩,嚣张的把他们都赶出李家老宅的重岩……就这么没了?!

    这是一个王子变乞丐,然后某一天的某个时刻,魔法突然解除,落魄的、邋遢的乞丐又变回王子的诡异故事。

    李延麒蹲在出租房二居室的客厅里,给自己和弟弟的行李打包。他们在这里住了将近三年,搬来这里之前还搬过两次家。这期间陆陆续续添置了不少东西:一堆的工具书、可折叠的简易书架还有画着卡通兔子的茶杯垫之类的。他们在这个小区住的时间最长,积攒的东西也最多。高云曾经宛转的向他建议安排助理们过来帮他收拾行李,却被李延麒拒绝了。这里是他和李延麟的家,是他们两个人一点一滴布置起来的、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家,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印着他们的回忆——不想让别人触碰的记忆。

    高云站在稍远一些的沙发上,笔记本电脑支在膝头,给他简单地介绍李氏这几年运作的情况。偶尔她会停下来,用手里的纸巾擦擦眼角。

    李延麒有些诧异地看着她,他有十年的时间没见过这个女人了,乍一见时只觉得她比印象中的样子更加的精明强干,没想到她还会哭,为一个篡夺了李氏产业的私生子流泪。李延麒颇觉不可思议,她是被重岩那个小杂|种洗脑了吗?!

    高云关掉了最前方的一份文件,轻轻抽了一下鼻子说:“就这些。李总还有什么要问?”

    李延麒沉默了一下,“重岩是个什么样的人?”

    高云湿漉漉的眼睫毛眨了眨,像是又要哭却最终忍住了,“李总指的是哪方面?”

    李延麒皱了皱眉。说实话,看一个快要到了退休年龄的女士在他面前哭哭啼啼真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但他心里实在是好奇,并且还有些……按捺不住的愤怒。他暗暗决定等他接手了李氏的日常工作之后,就把这个女人开掉。她对重岩的态度实在太让人生气了。

    “全部。”李延麒冷冰冰地说:“只要是你知道的。”

    高云敏感地察觉了李延麒态度里的敌意,她立刻就反应过来李延麒在想什么,嘴角微微挑了挑,像是有些嘲讽,又有些伤感,“我知道的重总就是一个机器人,用十年的时间把李氏的版图扩大了整整四分之一。你或许还不知道,你手中现在持有的李氏股票的总值,在十年的时间里翻了将近四十倍。”

    李延麒,“……”

    “李总还有什么想问?”高云淡漠地看着他。

    李延麒接手李氏之后她就会离职,这一点他们双方都心知肚明。高云望着他那双略微有些阴郁的眼睛,突然想起重岩第一天上班的情形。那时他就坐在总经理办公室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神色漠然的把她的辞职报告顺着桌面推了回来,“我想你大概搞错了一件事:你是为李氏工作,而不是为某个特定的人工作。坐在这间办公室里的人或许不同,但李氏还是李氏,这一点并没有改变。我敢用你,你敢不敢留下来?”

    高云眼眶微微犯湿。这是多么拙略的激将法啊,可是她居然就被打动了。

    李延麒将她的表情尽收眼中,满心憎恶几乎掩饰不住,“你似乎对他很有感情。嗯?”

    “很有感情?”高云似乎觉得这个说法很有意思,淡淡地笑了笑,“以前公司的人叫我高秘书,李总知道这十年之中他们叫我什么吗?他们叫我高、丞、相。”

    像助理、秘书这样的职位,工作范围的界定其实是有些模糊的,全靠遇到怎样一个上司。不同的上司会赋予这个角色不同的意义:工作中的左膀右臂、照顾私人生活的助手、甚至可以是花瓶、情人。重岩不用她当生活助理,他说只是端茶倒水的话,请个保姆就足够了,何必请她一个经济学硕士?

    “我是他的工作伙伴、搭档、战友。他给我很大的工作权限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