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12|昆仑镜 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众人被四处飞溅的流火烫得遍身是伤,更兼暴怒中的烛龙突然一尾巴甩了过来,他们避无可避,就只能硬生生的挨了下来。

    “无名——无名——”

    烛龙的怒吼声一声烈过一声,直至最后,众人就只能听见震耳欲聋的龙吟声。

    没人能够抵挡得住他的吼声,别说东桥,便是高师傅和雷腾都已经被震得呕血了。

    地穴里一切碍事的石壁和垂熔柱都在烛龙的摆尾中化为了齑粉,惨遭扫荡的妖怪或已丧命于熔浆沸液中,或为了活命正在下死劲儿的击凿穴壁。

    依稀留有意识的雷腾挣扎着睁开眼睛。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烛龙那一片热烈到马上就要燃烧起来的红色鳞甲,淅淅沥沥的熔浆正顺着鲜明的甲沟一点点的滴落在他的身上。

    他感觉浑身都在疼,就好像自己才被剥光了所有鳞片一般火辣辣的疼。

    “郎——郎君——”

    东桥虚弱的声音仿佛近在耳边,动弹不得的雷腾吃力的转过头,就看见赤面白牙的东桥不要命似的朝自己匍匐爬了过来。

    他看起来就如快要蒸熟的乳猪一般,整个人都已泛红了。每每当他的身体蹚入熔浆小泊里的时候,雷腾几乎能听见滚油炸肉般的嘶响声。

    “咳咳——”雷腾本想劝他停下来,但一开口就忍不住咳血。

    “这个——”东桥小心翼翼的将一个物件塞在了雷腾的无力的龙爪里,同时虚弱道,“一切——就拜托郎君了——”

    迷茫的雷腾下意识抬起爪子,失而复得的昆仑镜正明晃晃的躺在他的爪心里。

    “无名——快为烛龙找出无名来——”东桥催促般的握住雷腾的龙爪,遍布血丝的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雷腾看。

    雷腾朦胧的意识这才清晰起来。

    要找烛龙和东桥口中的无名其实并不难,因为他们此刻就身在其中,与其找那个可有可无的磐石化身,倒还不如直接找那个踪迹难辨的账房先生。

    他心念一起,昆仑镜就跟着有了反应。银光雪亮的镜面略闪了一下,就映出了一片墨染烟熏般氤氲的景象来。

    雷腾初时并没有看懂,但等他眯着眼仔细看后,就发现镜中那既非阴影也非雾气,而是大团肆意伸展的黑色发丝。

    它们一如深潭底下随波逐流的海草,又如在水中晕染开的墨汁,既顺畅又稠密的在微微泛红的岩壁上舒卷开来,不肖多时,镜中便彻底变作了一团乌黑。若非他还能看见丝丝分明的发丝还在不停的滑动的话,说不定他会误以为镜子里什么也没有显现出来。

    一种古怪的感觉突然自他的尾尖攀爬至他的肚腹,他缓缓侧目查看自己的尾巴,就见一团漆黑如墨的长发正在一点点的缠住他的身体。然而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又有一大蓬坚韧的长发径直朝他手里的昆仑镜冲去。

    浓郁黑色看起来就快要从小小的镜子里满溢出来了,当那簇长发点到镜面的刹那,被囚困于镜子里的黑色长发便像喷泉般汹涌而出。

    之前的情景再度重演了,但这回,雷腾并没有阻挡它们的到来。

    它们密密麻麻的攀附在烛龙和崎岖的穴&壁之上,坚不可摧的磐石很快就出现了些许蛛丝般的裂缝,而丧失理智的烛龙也终于停止了暴走。

    青衣的血散发出浓郁的香气,引得距离最近的蛮牛和将士们都被迷晕了头。他们本能的舍弃了手头的要务,并争抢着扑到洒了血的地方狂舔起来。

    灵血飞快的渗入了大地之中,他们贪婪的舔舐着混了灵血的泥浆,简直恨不得将地皮都吞下肚去。

    但着并非是最糟糕的事情,最糟糕的是灵血的气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三途之地。

    所有闻见血气的妖怪都快要疯了。他们不顾一切的从安全的藏身之处跑出来,并前仆后继的朝这个地方蜂拥而来。崩塌的群山,断裂的地脉,乃至于激烈泛滥的熔浆流都不能叫他们却步。为了那么一点点的灵血,他们甚至会如疯狗般以命相搏。

    在如此僧多粥少的情况之下,谁能得偿所愿自然是各看本事。一时间群妖恶斗,场面一片混乱。

    看着他们这般丧失理智的模样,方舟不自觉蹙起了眉头。

    连一贯自制力高强的蛮牛都败在了青衣的灵血之下,那卷走青衣的那黑影岂不是更没办法抵抗诱惑了?

    他越想越惶恐,倘若那不知名的妖怪当真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并对青衣下手的话,那他将来可怎么跟阿郎和黑三郎交代?但若叫他丢下重伤的温玉前去找寻青衣的话,他又做不到。

    正当他内心交战之时,受伤的温玉突然就从他怀里站了起来。

    “阿郎!”他既惊又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