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章 九十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啪嗒啪嗒,沉重的脚步声从一头密集而来,昏暗的光线里出现四人,三男一女,他们神色戒备,身上都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

    为首的男人穿着黑色连帽衫,他忽然侧头,犀利的视线往下,停在角落里的包上,眉头拧了拧,一步步过去。

    其他三人同时握紧手里的刀柄,屏住呼吸慢慢靠近。

    呲啦一声,劣质的包被锋利的短刀划开,四人与一双黑黝黝的眼睛对上。

    女人把帽檐拉下,露出了一张与周身杀气极不相符的秀气脸庞,她感兴趣的凑上前,两眼放光,“是个漂亮的小不点。”

    竹竿男抬手擦掉脸上的血,他扯出一个笑容,有几分妖艳,“多薇,别是个长鸟的你就犯花痴。”

    叫多薇的女人轻哼,“兰斯,你是不是垃圾吃多了?满嘴臭味。”

    兰斯脸色微变,刚要回击就见旁边面目丑陋的男人低声催促,“快走!”

    连帽衫男人没动,在三个同伴惊愕的注视中蹲下来单手拎起婴儿的小背带裤。

    一道金属寒光划现,男人的手掌在袭来的刀上一拍,也不见用了多少力道,却将短刀打偏,“西尔,放下。”

    西尔呼吸粗了些,“江檩,别告诉我们,你想带上这个小麻烦!”

    江檩依旧与婴儿对视,英俊的脸上涌出有些怪异的神色,“你们不觉得他太平静了吗?”

    另外三人都翻了个白眼,一个婴儿除了哭还能做什么?这会没哭可能是好奇也说不定。

    多薇调笑,“难不成他是你儿子?”

    江檩皱眉,没有回答。

    这个婴儿让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或许是他们都被遗弃了。

    兰斯伸出手指戳戳婴儿左眼角下方的浅色泪痣,“别说,还真有点儿像。”

    和江檩的那处烫伤是同一个位置,如果这也算的话。

    “是时候收个徒弟了。”江檩脸上展出愉悦的微笑,夹·着婴儿大步向前。

    “什么?”西尔瞪眼,“你脑子长虫洞了吧?”

    他的记忆里,这家伙看起来既猥琐又虚伪,杀人无数,心狠手辣,是他见过的向导里面身手最强的,连他都会忌惮。

    今天竟然破天荒的对一个陌生婴儿起了同情心,这比联·邦倒台还让他接受不能。

    在这里,每个人在八岁会面临觉醒时刻,决定是成为能力者,还是普通人。

    当然,这也是脱离贱·民,贫穷的唯一机会,利贝区任何一个家庭出现能力者,等同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而那些军·方以及帝·国权贵还可以购买进·化剂,促进觉醒。

    能力者分为哨兵和向导,前者拥有可以与异兽抗衡的力量,精神容易处于暴走癫狂状态,后者则是精神力异于常人,能起到安抚治疗疏导作用。

    两者一旦相·容,哨兵会和向导结成伴侣。

    普通人一般能活到90岁左右,能力者寿命拉长一倍以上,但是常陷于危险,如果没有完美的融·合压制,非正常死亡机会选比普通人多。

    江檩,兰斯和多薇都是向导,只有西尔是哨兵,按道理他成天和三个向导生活在一起,能让其他哨兵嫉妒的撕了他。

    但是他们三个的精神领域都对他排斥,这令人感到悲哀。

    而且他从来没闻到过他们三个的味道,从认识到现在,都是臭哄哄的药剂味,更悲哀了。

    “西尔,你那张脸都扭曲了。”多薇搓搓胳膊。

    西尔冷眼,脸上丑陋的刀疤显得更加狰狞。

    “早说他寂寞了,你们还不信。”兰斯摊手,边走边说,“以后的日子有的玩了。”

    在江檩四人离开后,十几个黑衣人出现,他们在四周走动,仿佛在寻找什么。

    片刻后一人按了一下手腕的联络器,“那个向导跑了。”

    虚空出现的光幕上是个斯文的男人,“去查。”

    那人声音弱了一些,“他们使用了干扰器。”

    “废物!”

    “是。”所有人都羞愧的低头。

    在这片区域有一群猎杀者,他们都在夜间行动,击杀一切可以获得物品的目标,简单纯粹,为了生存。

    江檩四人就是猎杀者,不属于任何组织。

    这次引来麻烦是因为兰斯,谁让他的味道太骚,把北鹰的头儿科勒给吸引了。

    一个多小时后,四人回到住处,一路绷着的神经松懈,没有多余交流,各自处理伤口去了。

    江檩把婴儿随意往床上一扔,脱了被血染湿的衣服边走边哼着曲子去洗澡。

    床上四脚朝天的婴儿白花花的肚皮上下起伏,他转动眼珠子,两条圆呼呼的小胳膊不停挥动,咿咿呀呀的吐着口水泡泡。

    一只毛茸茸的灰毛兔蹲在旁边,爪子挠挠婴儿的裤子,又好奇的凑过去闻闻。

    江檩洗完澡出来,拿喷剂对着身上的几处伤口来回喷了几下,把腰上的浴巾扯下来套上衣服。

    “你也喜欢这个小不点吧?”

    灰毛兔歪头抓抓毛,亲昵的去蹭江檩。

    “把你的口水舔干净,别跟老子撒娇!”江檩啧了声。

    每个向导都有自己的本源兽,与精神意识相通,灰毛兔就是江檩的本源兽,虽然他一开始有点接受不能。

    他一个硬汉,本源兽竟然这么软这么小只,连多薇那娘们的都是一只会咬·人的大黑狗。

    每次听到别的向导对着他的兔子说“哇好可爱”“好想揉一揉”,江檩都想吐一口老血。

    一阵敲门声分散了江檩的思绪。

    敛了表情,江檩开门让门口的多薇三人进来,“给他取个什么名字好?”

    不太大的房间里,四个成年人和四只本源兽都去看白·嫩的婴儿。

    被江檩抱着,婴儿看向那块虚拟屏幕,等余字出现的时候,他眨眨眼睛,不由自主的啊了好几声。

    “江余?”江檩深思,“不错。”

    多薇笑的花枝乱颤,“哈哈哈你们快看,他好像很喜欢那个名字。”

    于是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

    冥冥之中有些东西从这一刻开始。

    江余把脸埋在江檩胸口,也不知道是难受了还是饿了,哇哇大哭起来。

    兰斯突然说,“这个小不点要喝·奶吧。”

    他的话一出,江檩和西尔同时看向唯一的女性多薇。

    多薇双手挡在胸前,“我没有!”

    西尔困惑,“你不是女人吗?”

    多薇抽着嘴角打开星域网,“没文化真可怕。”

    三个男人默默看完了《女人什么时候会有·奶·水》《婴儿喝母·乳和配方乳的区别》《新生儿育养误区》等一系列内容。

    长姿势了。

    多薇懒的再跟江檩三人废话,去超市买了一箱子人造奶和一罐有机奶。

    江余的监护人是江檩,身份微子卡和星域网帐号密码都是登记后就附带的,直到死亡。

    他开始过起了喝奶卖萌的漫长生活,江檩他们经常出去猎食,都是机器人在照顾他。

    在江余能开口说话时,他第一句话是“操。”

    把江檩,兰斯和西尔三个男人都给惊到了,他们相互指责对方说话不注意,教坏了小孩子。

    “我只说干,操那个字眼太粗俗。”兰斯慢悠悠的说。

    江余把嘴边的口水在江檩胸口擦擦,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昏昏入睡。

    “有区别吗?”西尔认真思索。

    “笔画不同,发音不同。”江檩摸摸下巴,“后者画面感更强一点”。

    多薇听了一会毫无涵养的对话,她满脸黑线,“等我有了儿子,你们都给我……”

    兰斯打断她,惯性开启冷嘲热讽模式,“多女士,你需要先找个男人。”

    多薇潇洒的把长发往后一拨,“三条腿的不好找,两条腿的满大街都是,老娘要什么货色没有……”

    下一刻她懊恼的“呸呸呸”

    “余宝啊,你薇姨其实是个文化人,想当年在军校那会也是一等一的高材生。”

    看不下去了,江檩抱着江余回房给他讲故事,西尔去地下室跟机器人肉·搏去了,兰斯去仓库捣鼓他的废品机甲。

    一晃过去,江余四岁了,说话越来越利索,从嘴里蹦出的词语也越来越多,脾气更是恶劣多变,不受约束,就是不肯叫江檩爹。

    江檩纠结了一阵子就放弃了,依旧抱着他睡觉,喜欢的不行,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抢过来摆在他面前。

    “余宝,你长大了会是个了不起的哨兵。”

    江余拿屁·股对他,才二十多岁,比隔壁七十多岁的布莱大叔还唠叨。

    江檩揉揉眉心,惆怅的长叹,“我的余宝怎么一点都不可爱呢,人家小妮维多萌。”

    啪一声响,江余打在唐檩脸上,严厉的口气被奶声奶气的声音击溃,有点儿滑稽,“睡觉。”

    江檩闻闻怀里的小孩身上的奶香,满足的闭上眼睛。

    江余八岁那年能力觉醒,一点也不惊天动地,但是让兰斯西尔多薇三人都愁眉苦脸,一把手拉扯大的孩子就跟他们的儿子一样。

    尤其是江檩,期望了八年,没想到跟他一样是个向导,这并不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要知道向导在哪都是一块香喷喷的肥·肉,一旦气味没有完全遮蔽,必定会被逮捕。

    不说江檩,就多薇和兰斯两人都是多次死里逃生才躲开被贩·卖或者当牲·口一样圈·养的命运。

    “不对啊,余宝的本源兽怎么会是一只攻击型的狮子?”兰斯一脸惊悚的盯着少年脚边趴着的狮子。

    西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