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章 一百零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腥风黏着广阔无垠的海岸,层层大浪拍打礁石,卷着沙土往海里跑,溅起大大小小的泡沫。

    几只水鸟掠过海面,细长尖锐的嘴巴欲要下扎水里,却在看见岸边的不明物种时惊的四散而逃。

    “妈的,怎么这么冷?”江余抹了把脸,从空间纽里拿出外套套在衬衫外面。

    没有丝毫入冬的迹象,阳光明媚,天蓝云白,花红草绿,却透着一股渗到骨子里的冷意。

    江余冷着脸阴恻恻的盯着面前的海洋,所有感觉都在提醒他不对劲,这颗星球恐怕不是处在进化中。

    但是具体问题又说不上来。

    哗啦一声,一条半个手臂长的红斑鱼蹦到岸上,两侧的鱼鳞撑着往前蹭,动作流畅,似乎是在觅食,等它打算蹭到老地方时才发现了危机。

    江余蹲下来拎起那条红斑鱼,打量了一会,不确定的问,“邵则?”

    红斑鱼拼命甩着尾巴,它要回去通知自己的族群,这里来了个比虫还要可怕的东西,太可怕了。

    “原来就是鱼。”江余盯着奇怪的鱼种,自言自语,“个头挺大,也不知道能不能烤了吃。”

    红斑鱼本能的感觉生命受到危险,它挣扎的更厉害了,鱼鳞不停摆动。

    “做鱼就好好呆水里,跑岸上干什么?”江余突然觉得没意思,他把鱼往水里一丢,一无所获,还沾了一手腥气。

    他还以为这颗星球目前只有无脊椎生物。

    江余把帽子拉上来,转身背朝大海,漫无目的的选了一个方向走。

    大概是有些寂寞,江余唤出本源兽狮子,只要见了活物,他都会停下来问一句,“邵则?”

    嗓子都发干了也没个回应,倒是抓了几只不知名的虫子吃了。

    “你说他是不是被困在哪了?”江余骑在狮子身上,嘴里叼·着根烟,燃起的烟雾还没成形,就被风吹散开。

    狮子甩甩尾巴,一脸迷茫。

    “难不成他变成了一只蜗牛?”江余拧了拧眉头,以他对邵则的了解,如果不是被什么事影响,早跑到他面前了。

    狮子依旧一脸迷茫,蜗牛这种弱小他通常低头都找不到。

    江余打开星域网,一点信号都没有,他趴在狮子背上,歪着头,突然有一个不属于他的画面侵·入他的脑海。

    江余瞳孔微缩,明白000留给他的是什么了。

    读魂,搜索记忆。

    江余立刻搜了搜自己的本源兽,结果发现它除了吃喝拉撒睡,竟然想跟徐奕名那几个人的本源兽做不和谐的事,他嘴角抽搐,“你胃口真大。”

    狮子抬起爪子挠挠毛,把脸埋在爪子里蹭蹭,看起来似乎有点害羞。

    “我劝你还是别做梦了。”江余冷笑,嘴皮子扯了扯,“你会被它们吃的一点渣都不剩。”

    狮子喷鼻,通过精神触碰感受到主人的负面情绪,它打了个抖,那几个家伙是自己送上来想跟它交·配的,又不是它紧·咬着不放。

    江余大力拍拍自己这只边得意边发·情的本源兽,揪住他短圆的耳朵,“把你腿·间那根柱子收回去。”

    狮子委屈的叫了两声,抖抖一身长密的浅黄棕色毛,夹着尾巴缩了缩自己的小伙伴。

    江余看了眼在草丛快速爬走的一群黑虫,壳把两边的草拨的乱七八糟。

    这里不对劲的不止气温,还有动物,有的能比一座大山还高,狮子的体形根本没有可比性,庆幸的是它们并不都凶猛残暴,大部分是食草类。

    日出日落,黑夜白昼不停交换,分不清过了几个月还是一年两年,草原上一人一狮子都灰头土脸。

    江余扒拉了几下额前黏着灰土的发丝,眉宇间的阴影下,换做平时能带出几分野性,这会活脱脱一个野人。

    地面发出震动,江余第一时间就以为是地震或者山崩了,他回头一看,顿时吸了口气。

    “快跑!”

    于是四周的动物们都目睹一头毛色非常怪异的狮子在前面狂奔,背上的不明物种时不时朝后面丢过去一个东西,砰的炸开黑色的烟雾,山高的虫子在后面爬动,坚硬的厚壳左右摆动,几十根巨大的脚在地上留下极深的沟壑。

    江余面色凝重,这段时间,他搜了遇到的所有动物的记忆,最开始全都是一些关于交·配,战斗,觅食的片段,后来他察觉到了一丝异变。

    原本各有彼此食物链的动物们都开始焦躁,不再对他畏惧躲避,开始主动攻·击他。

    如同被逼到死路的亡命之徒,动物的本性让它们知道没有希望了,所以都陷入癫狂状态。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