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回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当那柄灼热的长剑架在自己的肩头时,许尘知道,也许一切都要结束了,生命,回忆,或是梦想。

    “你恨我吗?”

    手握长剑的老者突兀的问道。他目光矍铄,仔细的打量着许尘,心中却感概着眼前少年的平静,超越年龄的平静。

    “恨!”

    许尘很坦白,因为他没必要隐瞒,也隐瞒不了。

    老者心中自然是知道答案的,他只是想看看许尘会怎样回答他。

    “哈哈!”老者满意的笑了。

    笑声过后,老者倏的收回了长剑,面容却是一冷,“恨!那就对了,证明你没有撒谎。我就不自讨没趣的问你会不会报复了。”

    说着,老者转过身,背对着许尘,长叹了一声说:“你可以走了!当然,如果什么时候,你想起了这十年的囚禁生活,它让你愤怒的话,你可以回来找我,我等你!”

    许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以为必死无疑的他,微颤的问道:“您真的肯放我走?”

    老者狠狠的甩了一下长袖,沉声道:“我白某人,向来都是遵守诺言的,说关你十年就关你十年。不过,你要是再拖沓一会儿,我可能真的会改变主意。”

    十年了,许尘和老者相处的时间比和亲人相处的时间都要长,自然知道对方的脾气,他不再犹豫,转身就要离开。

    这时,只听身后的老者悠悠的说了一句,“衣服是你十年前带来的,但鞋子,可是我白家的!”

    许尘怔了一下,默默的点了点头,弯下腰脱下了脚上的鞋子,整齐的摆放在了门口,回身,向着老者的背影谦卑的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许尘刚刚走出门口,一个中年人便从堂后走了出来,他恭敬的来到老者面前,轻声的问道:“父亲,十年了,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当初您不要他许家的产业,却一定要这小子来做人质呢?”

    老者侧目看了一眼中年人,略显失神道:“因为,当初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就让我感觉到了……”

    还没等说完,老者突然缓缓的抬起头,闭上了双眼,像是回忆着什么似的。

    此时,中年人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老者,仔细的听着,他想知道,当年,那个年仅七岁的许尘,到底让父亲感觉到了什么。

    片刻后,老者终于吐出了那两个字。

    “恐惧!”

    ……

    夕阳将落,天空还挂着铅沉的乌云,仰头望去,让人感到分外的压抑。

    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少年,孤零零一个人在路上缓慢的走着,像是毫不在意即将到来的暴风雨一样。他双臂抱在胸前,脚上却没穿鞋子。

    一路走着,少年的身后留下了一串红色的脚印,十几里的山路并不算遥远,却也并不平坦。

    四野寂静,只有身后不远处极其细微的沙沙声一直伴随着他。

    少年多想回头看一眼,看一眼那关了他十年的丹阳城。但是,他却努力的控制着不去转身。他又多想飞奔回前方的小镇,但是他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步伐,让人看起来不是那么急切。

    做给谁看呢?当然是后边的那个“沙沙声”。

    少年知道,白家人依旧对他不放心。此时,他要是胆敢回头张望一眼,或是逃也似的奔向自己的家,那么,等待着他的便是身后“沙沙声”的致命一刀。

    就剩几里路了,等到了镇子,一切就都会过去,少年紧咬牙关,心中不住的提醒着自己。

    脚掌的疼痛和心中的恐惧,伴随了少年一路。直到他平安的进了小镇,他一颗颤抖的心才算稍稍平静下来,他身后的那个“沙沙声”也悄然不见了。

    白家的老者告诉“沙沙声”,只要是少年回望一眼丹阳城,就地斩立决。因为那代表着少年今后一定会报复白家。但是,如果老者真的知道少年一眼都没回望过的话,他会不会因为少年的这份心性而变得更加恐惧呢?

    夜幕降临,小镇上早已空荡荡一片,安静的让人略感失落。少年来到一处府门前,不停的敲打着大门上的铜环,这里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半袋烟的功夫过去了,里面总算有了动静。

    “谁呀……”

    “我、我……”少年的喉咙像是被突然卡主了一般,片刻后才哽咽的说出,“我是许尘。”

    不知为何,府门里突然再次被安静笼罩了,连刚刚的脚步声都不见了。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一个颤抖的声音响起,“大少爷!真的是大少爷?真的是您吗?”

    一阵慌乱的开门声后,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走了出来,他双手颤抖,浑浊的眼中闪着晶莹的泪花。

    “大少爷!您终于回来了!”

    老头泪眼婆娑,门都没关就拉着许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