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新番外 那个人,新书5月1日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r />
    “据说,叶天帝的脸当时就黑了,觉得用万物母气鼎砸不解气,将荒剑都借来了,要砍楚大人。”楚晓说完后顿时感觉后脖颈凉飕飕。

    周曦顿时就激动了,恨不得当时在场,道:“我去,太劲爆了,楚大人什么反应,有没有拔天刀,或者动用的他的经天,纬地?”

    楚晓撇嘴道:“想什么呢,楚大人怎么可能还手?别忘了他的初衷。”

    “真是太让人遗憾了,我很想看他们大战,想想就激动。”楚曦是发自真心的惋惜,就差扼腕长叹了。

    楚晓点头,也颇为认同。

    然后,他们就感觉不对了,后背冒凉气,迅速回头,发现楚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正黑着脸看他们。

    “自己选,是在时光炉中闭关五百年,还是去古地府中挖路八百载。”楚风看着他们。

    “不要啊,我们既不想烧成骨灰,也不想成为孤魂野鬼!”两人哀嚎,简直要痛哭流涕了。

    楚风露出白生生的牙齿,道:“听说,你们不少人都希望我、荒天帝、叶天帝大战,是吗?”

    “是的!”周曦顿时卖萌,大眼不断眨巴。

    “行,把他们都找来,我满足他们,告诉你们楚终极、荒天帝、叶天帝孰弱孰强。”楚楚风叹道:“今日当有实战,不然的话你们总是惦记。”

    楚晓闻言,顿时热血沸。连周曦都不卖萌了,第一时间喊人。通过这两人发酵,迅速将那群想看三大强者对决的人召集到了一起。

    楚风面皮抽动,不仅是年轻一代,连狗皇、腐尸、天角蚁、九道一、斗战圣猿、古青、黎龘等一群老家伙都闻风而动,全跑过来凑热闹,不嫌事大。

    一双又一双目光,实在太火热了,都恨不得看到楚风立刻付诸行动,与叶天帝、荒天帝开战。

    楚风很严肃,告诉他们,认为荒强的站在一边,认为叶强的站在另一边,认为他楚终极强的,挨着他过来。

    刹那,三个阵营直接就出现了。

    楚风点了点头,然后,用手一点,荒的阵营上空出现一个雷池,叶的阵营上空出现一个万物母气鼎,而楚的阵营上空出现一个金刚琢。

    “好了,我、荒天帝、叶天帝,孰弱孰强,就看你们的表现了。”楚风说完,背负双手离去。

    什么意思?楚终极为什么走了,留下他们一群人在这里,不少人顿时感觉不妙,抬头看向天空的刹那头皮发麻。

    雷池中,电闪雷鸣,顷刻间有光束降落,劈向荒阵营的人。万物母气鼎,有母气垂落,丝丝缕缕,向叶阵营的人压去。金刚琢转动,降下场域符文,如经纬线向着支持楚风的人缠裹而去。

    “嗷……”

    “啊!”

    ……

    并非那三件兵器的本体,但扫落下的雷光、母气、场域纹理,依旧让三个阵营的人惨叫,承受了莫大的压力。

    “哪个阵营坚持的久,最后倒下去,那自然就是最强大的!”楚风的话语从远方传来。

    众人都有种想吐血的冲动,想看楚终极、荒天帝、叶天帝大战,结果他们自身主动来应劫了?!

    一时间,这些人想到了楚风过去的那些“雅号”,还有什么可说的,只能腹诽,有的人他……一直没变!

    还能说什么?再深入腹诽的话,将楚终极过往的那些事在心底挖出来,被他感应到,估计他们会更惨。

    当然,在雷光、母气、场域符文倾泻时,有些人消失了,比如九道一、天角蚁、斗战圣猿等,毕竟是老前辈,楚风不好不敬,请去喝茶。

    至于狗皇虽然在摆谱,但楚风似乎……没听到。

    “大战结束后,告诉我结果。”楚风悠哉地走了。

    ……

    夜间,楚风在妖妖的帝宫谈古论今后,回归自己的居所,坐在石琴前,手指划过,叮咚道音悦耳,但是瞬间他感觉到了异常,眸子中划出冷电。

    然而,他并未觉察到有人接近。

    纵然他自封可洞察古今未来的感知,可是,一旦有变,他也能瞬间掌控一切才对,眸光转,枯竭大千宇宙、混度之外,目光注视,又能复苏所有,古今未来在他面前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可今天却出现异常,那莫名的感应在停止抚琴后霎时就消退了,那同样是祭道之上的生灵吗?

    但是,真有生物踏足祭道之上,他不会不知,如同对面而坐,这是一个一眼可望尽同行者的领域。

    诸世间与上苍等地,可以到这里访友的也只有洛、踏帝骨而回的黑暗仙帝等少数几人,但他们并非屹立在祭道之上。

    楚风放开感知,不再自封,洞察所有

    他直接从原地消失,沿着某种古怪的感应,一路追了出去,踏过上苍,进入祭海。

    仙帝不知道要走多少年的路程,相隔无穷宇宙,他刹那就到了,立足茫茫波涛上,注视仙帝献祭地。

    接着,他出现在祭海深处那座宏大的黑色祭坛上,荒与叶亦出现,显然他们都有异样感应,都来了。

    这件事自然不简单,涉及到了诡异始祖献祭的那个人,令楚风、荒、叶都为之严肃起来。

    昔年,以他们可以掌握一切真相、追溯古今未来所有秘密的能力,在探寻诡异种族大祭的那个人时,却发现,一片虚无,什么痕迹都没有,这很不正常。

    今天,有了异常感应,他们都出现在此,无比重视。

    黑色的祭坛在冰冷的夜空下显得格外幽森,上面沾着血,不过都早已干涸,成为黑色的痕迹。

    虽然一直都有传说,一旦踏上这座祭坛,自身便是祭品,连仙帝都再也无法回归,会血溅祭坛。

    但这一切对三人来说无意义,这世间世外,根本没有能威胁到他们的地方。

    忽然,他们逆着古史,看到了不一样东西,在那极其遥远的岁月尽头,一片高原上有个小院,伴着湖泊。

    湖中有一株莲生长,送出清香,随着岁月流转,它发生变化,成为万劫轮回莲?!

    本是普通的莲,当经过一个人的点化,它竟发生那种超越普通人想象的蜕变。

    楚风、荒、叶都皱眉,他们不是没有追溯过万劫轮回莲,但都只是看到??它蜕变的过程,没有看到那个人,直到今天,才有这种发现。

    那个人转身进入了小院,咳嗽着,似乎……身体有问题?到了这种层次,居然还会有恙,有些不可思议。

    院中,有一个粗糙的石磨盘,如同普通农家用的实用器物,楚风一眼认出,这是光明死城中的粗糙石磨盘。

    院中的人盘坐在那里,正在抚琴,是一张……石琴!

    叮咚的乐声,难掩他的疲倦,他脸色苍白,带着病容,原本应该很儒雅,但现在看他缺少朝气。

    最为重要的是,这个人的面孔与楚风、荒、叶都颇为相像,三天帝长相有些相近就曾惹人心中怀疑,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在他身边,有个火炉,用来烧茶水,同样是实用器,那是时光炉。

    院中有一株花,凋谢后化成种子,又开始重新生长,面色苍白的儒雅男子抚琴赏花,本是悠然自得,但他身体每况愈下,不断蹙眉。

    楚风大受触动,曾只是观赏之花,竟成为后世花粉路源头的种子。

    显然,那株花在当年也不凡,深受男子喜爱,栽种在院中观赏。

    最后一切变了,男子的口鼻间流出黑血,身上有灰雾缭绕,他的身体越发的不行,不断咳嗽。

    最后,他竟腐烂了,身上有各种问题,全面迸发出来。

    直到有一天,他一声叹息,虚弱无力的自语:“我……还会回来吗?”

    接下来,他出门,在高原上炼制青铜,凿出石罐,然后将自己焚烧,骨灰落入罐中,没入三重铜棺内,葬在了高原下。

    直到有一天,高原塌陷,铜棺露出地表,在地势变迁中,棺盖开了,石罐中的骨灰洒落了出来。

    此后,无穷岁月后,终于有外来人出现在此地,似知道危险,躲在密闭的棺中而至。

    但是,他们依旧被侵蚀了,沾染上了高原上的骨灰,发生诡异蜕变,都发疯了,震碎了万劫轮回莲,让它寂灭无数个纪元,又震裂大地,小院中的器物等飞落向各方。

    ……

    “还真有这样一个人。”楚风感叹,只是此前他们为何乎追溯不到?直到今天,立身在此,才看到了岁月长河中的往事。

    这时,在那冰冷的黑色祭坛上,突兀出现一道身影,很模糊,声音沙哑,宛若厉鬼在低语:“你们来了。”

    “你就是诡异族群献祭的生灵吗,也是他们所忌惮从而一定要找到的人?”叶天帝平静地问道。

    “我没有恶意。”那黑影低沉地说道。

    然而,在一阵让仙帝都要心悸的波动过后,他的身上突然长出浓密的红毛,他的眼窝中呈现出死鱼般的眼白,他的口鼻,他的双目中,开始流淌黑血,他满头的发丝开始枯黄,他的体外有灰雾弥漫,整个人散发着最为浓烈的诡异气息,极其恐怖!

    都长毛了,都流黑血了,还说没有恶意?这是诡异力量真正的源头所在!楚风冷冷的盯着他,想出手,那便战就是了!

    “小友,你们误会了,这个样子并非我所愿,而是我以前的本体就如此,病入膏肓,最终焚了自己,自此万古皆空。不过,不知何时起,不时被人献祭,时至今日,我渐渐聚来一道影。”

    然后,他就又虚淡了,只剩下一道黑影,穿着破烂羽衣,立身在那里。

    “你究竟是谁?”荒天帝问他的来历与根脚。

    “我之前一片虚无,少有记忆,我之后,便是你们的世界,如你们所见,所经历。有人献祭,我自冥冥虚无中凝聚。”他竟说出这样的话。

    “厄土深处,诡异族群的几大始祖,他们的力量都来自你身上的各种不祥症状?!”

    “应该是。”黑影点头。

    刚才,黑影身上流淌黑血,滴落脓液,都是各种病创,竟是不祥力量的各种源头?这着实惊人!

    “你也是青铜棺的主人,当初里面葬着你?”楚风再次问道。

    “是,模糊的原初记忆提醒我,当年我病入膏肓,迫不得已焚了自己,骨灰入石罐,置于三层铜棺内,埋入高原。”黑影点头,这是他对自身来历的有限认知。

    楚风凝视,这的确就是他们刚才在岁月尽头追溯到的那个人,其来历有些莫测!

    三位天帝有些沉默,诡异生灵,不祥力量的源头,恐怖的高原,所有这一切都根源于这个人。

    若在古史中所见非虚,还真不能怪此人,而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其骨灰也是意外洒落出去的。

    “我对现世早已厌倦,对你们并无恶意,也罢,呼唤你们来此,就是想请你们出手帮我解脱。”

    楚风叹息,他忽然觉得此人很是可怜,不知道过往,一念回来,却也是毫不留恋,只想彻底解脱。

    “你对自己昔日的一切毫无印象了吗?”楚风再次问道。

    “一片虚无。”黑影摇头。

    此时,他别无所求,只愿尘归尘土归土。

    “从哪里来,却不见得能回哪里去了,但我早该消亡,不应存在。”黑影再次要求他们出手。

    荒天帝、叶天帝、楚风皆沉默,在昔日他们就已经推测出,他们三人长相相近,都与铜棺之主有些牵连,因为都曾长期伴着铜棺与石罐,被莫名力量潜移默化,影响了五官。

    今日相见,果然如此。

    “前辈,关于过去,你连点滴都不记得了吗?”楚风很想知道他的过去,道:“比如轮回,我曾发现,残余伟力可能与你有关。”

    “地府轮回路,似……是我走过的路。”黑影努力想了很久,才说出这样的话,究竟是发病前,还是发病时走的路,他无法还原了。

    “你为什么落到这步田地?”

    在三位天帝看来,这根本不可思议,祭道之上,还有谁可伤,还有什么力量可侵蚀?

    三人都在皱眉,黑影只是残留,生前那个人是谁,来自哪里,分明无比强大,竟会“病入膏肓”。

    关于他的来历,以及曾经的过往等,无从探查,在今日之前,纵追溯古史都找不到他的真身痕迹。

    “漫长岁月以来,我也在问自己,我是谁,但没有记忆,想不起过往,毕竟,我只是一缕模糊的影,不过,我的残碎推测或许对你们有用。”

    黑影平静道来,或许他在祭道之上又去祭掉了过去、现在、未来,也又再祭掉自己。

    “或许,我想要太多,或许我什么都不想要,希望丢下一切,可惜,我都遗忘了,以朦胧中最后的一点感知推演,我似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如此再到有,更迭往复,我病了……”

    他说完这些话,就不再开口了,请三人帮他离世。

    “前辈请上路!”

    最终,三人选择出手,在璀璨的光芒中,那个黑影被淹没了,熊熊焚烧,所有诡异物质都被点燃。

    三大天帝联袂出手,古往今来没有谁可以抵挡!

    纵然是所谓的不祥力量之源头的物质也成灰,净化,彻底湮灭。

    黑影模糊,消散,从此不见。

    三大天帝追溯,无论是过去、现世、未来,都没有黑影的踪迹,也见不到他真正的前身,一片虚无。

    接下来,我又要写一次感言了吗?发愁,我居然要写两次完本感言。5月1日再聚。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