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78.第278章 遭受重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nb

    &nb"" ="('')" ="">

    &nb要是随到随买的人太多了,到时候还不得累坏了点心师傅跟伙计 ..

    &nb而且,还有可能影响点心的质量。

    &nb想着,萧七七叫了沈素月过来。

    &nb“徒儿,明天开始,青铜跟白银卡收起来,干脆不了。还有黄金卡,总共限定五百张。今天开张就出去三百三十二张了,那么接下来就只能一百六十八张了,记住了吗?”

    &nb“好的,师父,徒儿记下了。”

    &nb沈素月虽然不太明白师父为何突然这么说,不过师父既然这么说了,定然有她的道理,她听着便是了。

    &nb萧七七见沈素月记下了,她也就不说什么了。

    &nb接下来的事情都让沈素月去安排整理,她自个儿去了隔壁的酒楼。

    &nb酒楼的生意也不错,但是可能京城那种高档酒楼太多了,菜肴质量也都是一流的。

    &nb所以比起点心铺的独特,唯一。

    &nb酒楼的生意就平平了。

    &nb萧七七看了账目,今个儿收入是一千两。

    &nb这数目说来已经不错的,可是萧七七觉得,这生意还不稳定,接下来还不知道情况会如何。

    &nb她仔细看了一下,今个儿开张,客人们基本上都点了素斋。

    &nb她琢磨了一下,回头找了沈素月。

    &nb“徒儿,明天开始,你吩咐厨房那几个厨师,咱们酒楼挂牌素食斋,楼中直接素斋,全素斋,其他菜式不了。”

    &nb做普通,不如做独特。

    &nb本来萧七七打算菜式全面进行的,但是现在她却改了主意。

    &nb她觉得不如只拼其中的一部分,将这一部分做成精,招牌。

    &nb毕竟,这素斋做成荤菜的酒楼,京城里,她还没有发现过一家。

    &nb如此,她就挖掘这一块好了。

    &nb而这沈素月素来觉得师父是厉害的,眼下师父既然这般决定了,那定然这决定就是正确的。

    &nb于是,她没有迟疑地应下了。

    &nb“好的,师父,我等会就过去跟掌柜还有几个大厨说一下这事。”

    &nb“好,有你来处理,师父最放心不过了。眼下天色不早了,你稍微收拾一下,早点歇着。师父我回府去了。”

    &nb因着点心铺跟酒楼开张,沈素月干脆就住在点心铺的后院了。

    &nb那后院地方虽然不大,但是也足够安排下沈素月跟几个护院了。

    &nb那护院是萧七七特意拜托夙璟给找来的。

    &nb清一色的娘子军,一个个都是练家子,有她们在沈素月身边护着,萧七七才能放心。

    &nb当然,出了店铺,萧七七没想到,夙璟带着三个孩子已经早早地等着她了。

    &nb“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进去?”

    &nb萧七七有些心疼他们。

    &nb“七七,我们刚刚一直在马车里,看到你出来了,才从马车下来,没等多久。”

    &nb夙璟跟三个孩子的确等了许久,不过他却不想萧七七为此而担心。

    &nb“走吧,七七,家中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回去吃饭了。”

    &nb“嗯。”萧七七心里温暖得很,她靠在夙璟的身上,觉得这样的时光,真好。

    &nb晚间饭后,夙璟还贴心地给萧七七按摩,帮着她消除疲劳。

    &nb虽然最后的结果是萧七七被扑倒吃个干净。

    &nb但是萧七七依旧甜滋滋的,觉得再没什么比这样的日子更好了。

    &nb这边萧七七在战王府的日子,是越过越舒心,可谓是事业爱情双丰收。

    &nb而四皇子府邸,江淑倩这段日子就越过越不好了。

    &nb短短三个月,她开设的那些铺子,都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击。

    &nb生意冷清到底下的掌柜跟伙计,一个个地跑来跟她辞职走人了。

    &nb到最后,江淑倩无奈之下,只好将铺子一个个了出去。

    &nb可单单这样的打击还不够,四皇子夙天傲对她是越来越不满了。

    &nb从前,从不会对她说一句重话,一个月大办部分都是跟她在一起的。

    &nb可是自她铺子一个个破产,没有雪花银子给他之后,他对她的态度是越来越差了。

    &nb昨个儿她连话都没有说一句,四皇子夙天傲却将她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nb而王妃,眼见得四皇子对江淑倩的态度越来越差,她就无所顾忌了,越发地开始折磨她了。

    &nb克扣份例,饭食差不说,还时常罚跪,挨耳光。

    &nb这日子,真心过得不好。

    &nb不过,不止江淑倩这段日子过得不好,四皇子夙天傲同样过得不好。

    &nb朝堂上,差事没办好,挨了父皇的责骂不说,还被太子还有皇兄皇弟给笑话了。

    &nb江淑倩那个时候闹腾出来的流言,不知道为什么,近来又被重新提起,闹得他脸面丢大了。

    &nb近来,他无论是上朝,还是下朝。

    &nb他总觉得那些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都带有几分看笑话的意味。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