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四章六 小国进京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可他们还是低估了慕容飘的实力和手段,当时黑衣人在外面制出动静把姬无琛引开,随后进屋打晕了烈王妃和嫣嫣,晴儿是被他们劫持着从地道里钻出了烈王府,一切都做的干净利落滴水不漏。

    待月魄带着人尾追而去找到晴儿的时候,他回来复命,竟然不敢抬脸看雪姝。

    孟珏冉陪着她一直坐在马车里等着,看到月魄欲言又止的样子,雪姝的心就一沉。

    那是一座废弃的旧楼,雪姝不顾孟珏冉焦急,蹬蹬蹬爬上楼,待看到眼前的情景时她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这是一间布满蛛丝网空荡荡的屋子,角落里,晴儿瘫坐在地上咬着牙痛的哭不出来,她的身旁有一只摔碎的破碗,里面残留的乌黑药汁溅在地上,闻起来让人作呕。她的裙下刺目的血水流出来,看着更让人惊悚。姬无琛赤红着双目在后面紧紧抱着晴儿,铁打的汉子,抱着妻子满脸都是泪水。

    看到这一切,雪姝已经毫不怀疑,晴儿被打了胎。

    已经有了六个月的身孕,孩子被打掉了,雪姝的心疼几乎不能呼吸。

    晴儿这是代她受过,本该遭此罪的人应该是她。

    晴儿的孩子没了,雪姝满脸泪水,却哭不出声。

    程枫蹲在晴儿的身边,满脸的严肃,此刻,他已无能为力。唯能做的,就是保住晴儿的性命。

    孟珏冉冲上来,看到眼前一切,他的眉心皱的死死的。随后一挥手,对着身后的月魄说,“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追查到黑衣人,我要他们所有人都赔命。”

    “是。”月魄领命而去。

    发现晴儿时,月魄回去禀报,而其他侍卫还在追击黑衣人。可即便都杀了他们又能如何?晴儿的孩子没有,他们一百条命都不及这个未出生的小生命来的金贵和重要。

    晴儿最终昏过去了,孩子掉了,姬无琛抱着她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程枫过来无声叹息,“太子妃不必担心,晴郡主性命无忧,只是可惜了,这些人明显是有备而来,不仅要打掉孩子,还在堕胎药中渗了一种毒,恐怕晴郡主这辈子都不能再生孩子了……”

    闻言,还未刚刚站稳的雪姝身子一下子又往下滑去。

    孟珏冉紧紧地抱住她,“晴儿的身子还需要调理,就有劳程御医了。”

    程枫点点头而去。

    孟珏冉拦腰就抱起雪姝,把她放进马车,两人回宫,一路沉默。孟珏冉担心地看着她,想劝却又不知该说什么,他心似明镜,知道这些黑衣人要对付的是她。所以,他心发着狠,开口却又是无比温柔,他怕雪姝会自责,“五儿,这不是你的错……”

    刚开口,雪姝就把脸转到了一边,泛青的脸,还挂着泪,明显是不想听他说。

    孟珏冉伸出手拉她,想把她抱到怀里,雪姝挥手就打掉他的手,样子很倔强。

    孟珏冉急了,“五儿,这不是你的错,我不准你这样对待自己。好吧,我现在就派人杀进慕容侍郎府……”说着,孟珏冉一挑马车帘子,“月魄,礼部侍郎慕容飘私通外敌罪大恶极,满门抄斩,你立马带上禁卫军去抄家,不必客气,见人就杀。”

    “是。”月魄急应一声,策马就走。

    “慢着,回来!”雪姝对着马车外一声呼喊。

    月魄立即翻身下马。

    雪姝回头对着孟珏冉吼,“你发什么疯?此时打草惊蛇,春风吹又生,杀一个慕容飘有什么用,我要灭他全族……”雪姝愤恨地嘶吼。

    孟珏冉静静地看着她,挥手止住了还在等待命令的月魄,放下帘子,孟珏冉幽幽地说,“要灭他全族,那你就不能是这种状态,慕容飘狡猾多端无疑是只老狐狸,我们虽不惧他,但为了不让兄弟们多牺牲,必得是步步为营。”

    “陈国的皇子陈傲天觐见的队伍应该已经出发了吧?”突然雪姝敛下眼睫沉定地说。

    “此刻应该到达晋州了,过了晋州就应该是孟公国的地界了。”

    “带了多少人?”

    “足有八百,说是进献给外公的礼物比较多,需要大量侍卫护送。”

    “那应该都是些年轻力壮的侍卫护送吧?”

    “应该是这样。”

    “听说晋州多贼寇,希望这陈傲天一定要看好宝物呀!说不定突出其来一支贼冠不仅劫了他的宝车,还把随行的侍卫都杀个片甲不留呢!”雪姝说这话是带着咬牙切齿的狠劲。

    “就这么办吧!”说着,孟珏冉又挑开马车帘子,对着月魄挥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月魄一怔,随后领命而去。

    雪姝闲闲地坐在揽翠湖畔,看似风轻云淡地吃着茶,其实眼睛一直留意着晴郡主。这丫头,知道孩子没了,没哭也没闹,只在床上躺了三天就起来了。今儿是陪嫣儿进宫来看她的。雪姝满心愧疚,没话找话,可晴儿只是安静地坐着,明显心不在焉。经过此事,她懂事成熟了不少,可她本是活泼喜闹的性子,如今难得安静下来,却让人很不适应。心里都担心她,酸涩的难受。

    尽管她口里什么都不说,可那孩子明显也是她的心头肉。现在谁也不敢告诉她,她已不能再生孩子,怕她受不了更加伤心。

    今天也巧,云达突然求见,孟珏冉、燕世子和姬无琛正在正庭陪着他说话。昨儿闹了一场,想必云达也已经知道了晴郡主没有了孩子,今日来访意味深长。

    姬无琛是燕国天朝的雍王,晴郡主的孩子也是燕国天朝的血脉,如今,云达到来,想必姬无夜也是非常重视这个孩子。虽然雪姝不希望姬无夜插手孟公国的事情,但凭着姬无夜的性格,怕是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晴儿,最近你和十一就留在京城吧!过些时日,待各小国觐见的王孙贵族到了京城就热闹了。”雪姝看着晴郡主略有讨好的说。

    “皇嫂,你不必担心,我已经没事了。孩子没了就没了,我以后还可以再生……以前是我不懂事,总是乱跑,让父王和母妃为我操心太多。如今哥哥也娶了嫂子,我也该安稳了,以后我就和十一留在京城,不乱出去玩了。”

    听了她的话,雪姝心头一酸,与嫣嫣对望了一眼,雪姝低下头。

    晴儿还心心念念想着以后再生,可是她……

    雪姝越想越难受,总觉得是她亏欠了晴儿一个孩子。于是她摸着自己的肚子,突然说道,“晴儿,待我生下孩子,你若看着好玩,就抱去玩好不好?”

    嫣嫣顿时朝她翻了个白眼,“太子妃殿下,你的孩子别人能随便抱去玩吗?太子还不得跟我们拼命。好了,晴儿长大了,不必总把她当孩子。有些事她也该承担了,生在皇家,本就身不由已。你不要再愧疚了好不好?”最后一句,程嫣嫣说的声音很低,只有雪姝能听见。雪姝毫不怀疑,聪明的她,也猜到了一二。

    雪姝一叹,轻轻低下头。这个错处,却是永远也无法弥补了。

    “太子妃,瞧,谁来了……要奴婢把她拒之门外吗?”此刻,冬儿端着水果走过来,低声在雪姝耳边说道。

    雪姝抬起脸,遥遥地看着慕容烟正娉婷袅袅地走过来。如今她们都坐在湖畔,若是太明显拒绝也不好,况且,云达还坐在这里,总不好让外人觉得她善妒瞧了笑话去。

    于是雪姝坐着没动,“要来便来呗!总不能拒一辈子……这是太子惹的祸,总要由他自己去善后。”

    话一落,孟珏冉的眼眸就向这边射来,雪姝当没看见,连眼皮都没抬。

    程嫣嫣也看到了慕容烟,眉一皱,也似满心厌恶。瞟了雪姝一眼,见她无动于衷,她也不好说什么。

    慕容烟走过来,眼睛时不时地瞟着正庭的孟珏冉。这次她学乖了,没有擦任何香粉,但那淡淡的凤仙花香气还是扑鼻而来,雪姝意味地瞟了她的头发一眼,毫无疑问,这香味是从她头上散发出来的。

    雪姝淡淡一笑。

    慕容烟显得娇柔无比,一身淡紫的裙衫衬得她更加婷婷玉立夺人眼。她给雪姝请安,礼节周全,“妹妹给姐姐请安,愿姐姐万福。”

    “听说妹妹这几日身子不适,如今可是好利索了?”雪姝淡淡地开口。

    那日程嫣嫣婚礼,她推拖身子不适没有去,如今雪姝开口一问,也不显突兀。

    “谢姐姐关心,只是偶感风寒,如今已经好了。”慕容烟轻轻地说着话,眼睛却还是不住地瞟着正庭的人。

    雪姝闻着她头上的香味有些呕,于是便站起来,“嫣嫣,坐了那么久,咱们到湖边去散散步吧!晴儿,推着你嫂嫂走。”

    晴儿应声起身推着嫣嫣就走。

    慕容烟脸色有些难看,她刚一来,雪姝就要走,这摆明了不给她好脸子看。“妹妹若是无事,便留下来帮我照顾贵客吧!燕国天朝来的云大人,不要怠慢了。”雪姝说的郑重。

    慕容烟脸上一喜,原来雪姝并不阻止她见孟珏冉,甚至还提供这么好的机会,说是让她照顾贵客,可孟珏冉就坐在云达的身边……

    慕容烟急忙俯身给雪姝行礼,“姐姐放心,妹妹定不辱使命。”

    突然看到冬儿端着沏好的香茗走过来,想必是要送到正庭的,慕容烟也不再顾及雪姝急忙奔过去,劈手就从冬儿手中接过拖盘,“冬儿还是去照顾姐姐吧!这儿由我……”

    冬儿一怔,急忙回头看雪姝。

    雪姝眼睛一眨,“冬儿,这里有慕容侧妃照应就好,你随我去湖边走走,如今我感觉身子越来越臃肿,人也越来越懒,再不动动,再过几月想动也动不了了。”

    冬儿何等机灵,看到雪姝的眼色,急忙笑着走过来,“奴婢看太子妃一点都不臃肿,反而越来越恬淡贵气……”冬儿说的也是真话。

    雪姝一笑,扶着她的手就追着晴儿和嫣嫣而去。

    待转过了身,冬儿脸上的笑容就落下来,“太子妃,你怎么能放任慕容侧妃接近太子呢!”后宫争宠,哪有如此大度的。

    “既然已经娶回了家,总不能老束之高搁,闲的慌就会生变,与其拒之门外,不如顺其自然,该来的总是要来的……”雪姝颇是感慨的说。

    “哼!你倒是大度。”雪姝的话还未落,就听到身后一声冷哼。

    雪姝脊背一僵,冬儿却捂着嘴跑开了,“我去照顾燕世子妃……”

    雪姝转过身,“你不在正庭陪着云达,跑出来干什么?”

    孟珏冉脸色阴阴地走过来,“又想折腾我是不是?”

    “我哪有!她是你的侧妃,你总不能永远拒之十万八千里,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