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第一百六十七章 露台品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雪姝说是待会儿有近臣到来让陈越姬侍茶,其实她故意在紫云宫用过午膳后,才与孟珏冉带着一大帮子人往大明殿里走去。雪姝一直都没有吩咐大明殿掌事麽麽要怎样对待陈越姬,比如午膳要什么规格?一是想考验陈越姬的性子;二则也是警告她,没有人可以在她不同意的状况下自以为是来打扰她。

    只要陈越姬表现出丝毫的不满或愤怒,她就不配廉启。要知道,雪姝是非常欣赏廉启的,她绝不会配给她一个娇横而没有肚量的妻子。陈越姬聪慧有余,只是不知这沉静的性子……考验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漠视她。若是在被人怠慢而漠视的情况还能安之若素,就说明这人品性绝对是优秀。

    今儿雪姝邀请而来的人可谓是费尽苦心,廉启当然在被邀请之列,而且今儿一切布置皆是为他。为了不让他疑心,雪姝同时又邀请了性格粗豪的胡海,贯会耍小聪明的王昌,还有一些其他将领,都是当初跟着雪姝攻打云朝时结下的情谊。

    同时还有孟国的世子孟玉、吴国的太子吴鳞,魏国太子魏深等,他们被太子妃邀请无不是受宠若惊,一路察颜观色,对雪姝拍尽马屁恭维至极,雪姝只是抿嘴笑不置一词。而性情耿直的胡海等将领一路连哼不断,眼是尽是轻蔑之态。

    燕世子推着嫣嫣一路不语,姬无琛与晴儿手牵着手也是一句不言,孟珏冉缓步走在最前,眸光润泽,不知在想着什么。

    雪姝今儿邀人前来,对其国小国的皇子们理由是请他们品茶。

    而对廉启的理由是,她请皇子们品茶,当然是要他和胡海等人作陪。

    而廉启眸光闪闪,嘴角挂着一缕苦笑,明显是不信。

    与雪姝相片过后,廉启就很明白太子妃做事从来不做无用之举,今日品茶肯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太子妃的用意,不到最后一刻,即便是他也猜不出来。

    不过,好在燕世子和燕世子妃,晴郡主和雍王都在,廉启心中那丝疑虑也渐消。

    众人一路说说笑笑渐渐靠近大明殿,雪姝眸光一闪,突然看到绿柳深处若隐若现裙角翩飞,定睛一看,竟然是慕容烟和陈越姬。慕容烟似乎有些激愤,对陈越姬拉拉扯扯,脸上尽是轻蔑和凶戾的神态,与平日的温婉可人简直判若两人。

    陈越姬在她面前似乎有什么短,一直低着头,任凭慕容烟张狂数落和拉扯浑然不动。两人的情绪都非常地怪异。旁边慕容烟的几个丫头警惕地向四周张望,一副做贼心虚的嘴脸。

    雪姝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转头就对着冬儿若无其事地说,“冬儿,你赶快先赶到大明殿,看平阳公主把茶准备的怎么样了?我今儿邀请的可都是风流凤雅的公子,可不能让她怠慢了。”

    冬儿何等聪明,看到雪姝眼光,不用听她话里的意思就急忙应一声,抬脚就向大明殿跑去。

    而雪姝话一落,原来东张西望颇有些不耐烦的胡海等将领急忙挺直腰,太子妃一句‘风流凤雅的公子’,直把这些粗豪的只知领军打仗却浑然不懂风情的大老粗整的那叫一个舒心,脸上立马乖乖浮上笑,步伐也稳健了许多。

    而廉启听闻,却轻皱了眉心,平阳公主?他可是颇有耳闻。

    “大家可能还不知道吧?这平阳公主可是洛阳子老人的高徒,一手茶艺,那简直就是……啧啧,世上能出其右的根本就没有人,即便是洛阳子老人都过犹而无不及。这可是我父亲亲口夸赞的原话,大家相信我,绝错不了。”

    嫣嫣的话一落,廉启眼中就一亮。

    而其他人都纷纷露出惊姹而期盼的目光。

    雪姝微微一笑。

    “怨不得你今日死活要跟着来,难不成你今日还想学两手?”燕世子听了爱妻的话怎会不知她的小心思,开口就促狭地道。

    嫣嫣却郁气地瞟了雪姝一眼,“太子妃才不希望我来呢!今儿都没邀请我,她是想金屋藏娇……”

    “藏娇个屁!你今儿不是要回娘家吗?我哪敢挡了你的道。”

    雪姝明知嫣嫣是郁气她今儿没主动邀请她,其实是因为她在宫中遇到了丞相大人,说嫣嫣今儿要回丞相府看望母亲,丞相大人满脸喜色忙不颠回家去准备,所以她才没有邀请她,没想竟被这丫头记恨上了。

    可雪姝一爆出粗口,胡海等将领就笑了。他们就喜欢太子妃这率直粗犷的性子,凡事由心,喜怒皆表现在脸上,从不掖着藏着。

    而其他小国的皇子却不由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虽然知道太子妃威名远扬巾帼不让须眉,可贵为一国太子妃,暴粗口,总是不雅吧?他们都不由抬眼看向前面优雅行走的孟珏冉,太子风姿简直是无人能比,没想竟能容忍下这样的太子妃。

    而最不能理解的是,皇后娘娘竟然暗中对他们都下了懿旨,说太子与太子妃鹣鲽情深,让他们都死了要把自己的皇妹进献给太子的心。

    此刻,他们真是越来越看不透太子妃了。瞧她性情,倒也不是慕容侍郎说的那般心狠手辣冷面无情,瞧她坦荡澄明的眼神,就知是个豁达明事理的女子。不管怎样,这样的太子妃却是他们所期望的。总比心胸狭隘目光短浅要对他们有好处,太子妃参与朝政,要知道今后还要相处,凡事说在明面上要比暗地里猜测来的重要。

    上次拜访提防之心甚重,并没有看清太子妃,如今雪姝的坦然,让他们对她改观不少。一言一行,皆光明正大,这是谁都能看在眼里的。

    突然一股干净柔美的琴音从大明殿流泻而出,让行走的众人不由耳目一新,那高山流水的韵味,仿若能荡涤掉人间所有的污秽,即便是胡海等不懂音律之人都不由自主露出赞赏之色。众人都不由放轻了脚步。

    进了大明殿,众人抬头就能看到那延伸到湖面上的露台上此刻正跪坐着一个人,透着古韵的弦琴正置在她腿上,那行云流水的琴音正从她十指中流泻出来。只见她一身烟灰色的裙衫,紫罗兰的上衣,黑发如云,清秀而诱人。旁边红泥小炉沸水沽沽,听琴音,就知她心静如水。

    雪姝不由诧然,若不是窥见她与慕容烟方才还在拉拉扯扯,雪姝真以为这个女人是真的沉定如高山不动,仿若世上任何繁杂都入不了她的心。

    一曲终毕,众人都站着未动,雪姝扭头看到廉启一脸迷茫,眼睛充满向往地盯着那个背对着众人跪坐在软席上的女子,一副幸遇知音的失魂劲儿,明显心不知丢在哪儿了。

    “原本只知平阳公主茶艺精,医术妙,没想这琴音竟也能出神入化勾人心魄,不愧是世间难得奇女子。”雪姝笑着毫不夸张地赞誉着。

    平阳公主缓缓起身,转头,脸上宠辱不惊,“越姬见过太子和太子妃殿下……”

    “越姬,今儿我请了朋友来品茶,要辛苦你了。”雪姝笑着跨上露台。

    “太子妃说哪里话,我本就是心甘情愿为太子妃侍茶,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