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一章 跟他回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雪姝呆呆地坐在大明殿已经直勾勾看了孟珏冉有两个时辰了,她没办法不看他,因为她竟答应了姬无夜提出的荒唐条件,而她又不能不答应……

    这一刻,她心氤氲起伏,真想把他一眼看透,真想就这么平静地坐着看他直到地老天荒。

    可是……

    云达在她临走的时候偷偷说了一句话,才真正让她神伤呆滞。

    云达说,天师大人根本就没有失忆……

    所以雪姝才会看他,才会伤心,这辈子她最恨的就是别人欺骗她……即便是最爱的那个人也不行。

    昨儿个,她还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信誓旦旦地说,即使他失忆了隔着万水千山他也能一眼就把我认出来……现在想想这句话多么地可笑,她太自负了,她早被他宠坏了,她从来都不曾怀疑过他所说的话……可若是云达的话是真的呢?

    雪姝收回目光坐在毡子上突然仓惶躁乱起来。

    孟珏冉一叹放下了手中笔,雪姝呆坐了两个时辰,他也心慌了两个时辰。既然知道了她今儿去见了谁,他就该有被揭穿的心里准备。当初既然决定了那么做,就该有承担后果的勇气。只是,事到临头,他却觉得有些难以吐口。

    孟珏冉撩起袍子站起来慢慢走向雪姝。

    雪姝知道他来了,急忙低下头。

    “怎么了?今儿一直在发呆。”孟珏冉自然而然地环抱住雪姝轻轻地说。

    “没什么,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吗?”雪姝脑子一片空白,都不知自己问了什么。

    孟珏冉定定地望着她,心猛地一抽。

    “别担心,要相信我。”孟珏冉抱着雪姝吻着她的发丝说。

    “我想去雪灵山看看熠儿……”随后雪姝淡淡地说。

    孟珏冉身子一震,“不是已经决定不去的吗?”

    “这不是你曾向我建议的吗?我决定还是去吧!”

    雪姝话一落,孟珏冉就陷入沉默。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他,半晌了他才沙哑地说,“五儿,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问我?”

    “你是真的失忆还是假失忆?”雪姝脱口而出扭头问他。

    她的眼神带着期盼,她希望他这次绝不要再骗她。

    两人深深地对视仿若千年万年,最后孟珏冉才轻轻地吐口,“假失忆……”

    果然。

    雪姝猛地扭过头,心碎了一地。

    难怪他时而精明时而呆傻,原来一切皆是装……

    “五儿,你能听我解释吗?”随后孟珏冉笨拙地说。

    虽然知道此刻任何解释都是徒劳,但他还是真诚地要把心里话掏出来给她听。

    “坐了两个时辰,真是有点累了,我去床上躺一会。”雪姝说着忙不叠地起身跑进内殿。

    孟珏冉呆坐在原地,心一阵一阵抽着疼。

    她连听他解释都不愿再听了。

    雪姝跑进内殿,泪水就已经控制不住地流下来了,他果然亲口承认了。假失忆,这么久被他玩弄于股掌,即便是爱已深,也是很伤人的。

    雪姝胡乱地躺在床上,拉上被子就蒙上了头。

    当晚,孟珏冉在外殿批了一夜的奏折,雪姝躺在床上睁眼到天亮。

    第二天,孟珏冉上朝,雪姝离宫而去。

    下朝之后,孟珏冉踏进大明殿,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一直坐在龙案上批阅奏折。这里早就没有了雪姝的气息,他明明知道,却不敢承认。

    月魄急火火喘息地跑进来,“主子,太子妃走了,是颜坡驾着马车把她带走的。属下阻拦不及时,追出宫跟他打了一架,可他还是执意把太子妃带走了。主子,我把兄弟们都带上把太子妃拦回来。”

    月魄根本不知道太子和太子妃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以为太子妃莫明其妙地走了,主子怎么也得拼命去追回来,可是孟珏冉坐在龙案后根本连动都没动,仿若根本就没听见他说的话。

    月魄大惊,快步走到孟珏南面前,“主子,太子妃走了,你快下令去追……”

    “月魄,辛苦了,下去休息吧!”孟珏冉波澜不惊的声音道。

    月魄扑通一声跪下,“主子,你怎么了?我求你去追太子妃……”

    孟珏冉手里的所有信息都是经月魄的手传递过来的,对于姬无夜,对于云达,月魄心知肚明,此时此刻太子妃孤身出走,月魄怎能不担心着急?

    “月魄,我们此时最该做的就是护卫好京城,其他天大的事情都要放一放……”孟珏冉波澜不惊的声音,甚至是有些冷酷噬血的声音。

    月魄呆住了,他不能置信地盯着孟珏冉,天大的事?对于主子来说,还有什么比太子妃出走更加天大的事?而他此刻,却是无动于衷。月魄不明白,一夜之间,主子这是怎么了?好象一下子又回到了遥远的从前,又把自己冰封了,冷漠的有些不近人情。

    月魄茫然地站起来,低下头,心里不知在想着什么。片刻,他话也不说扭头就走。

    “月魄?!”孟珏冉的声音从身后冷冷地响起。

    “我去保护太子妃。”月魄也很冷地说,头一次想杵逆主子的意思。

    “回来。”孟珏冉冰冷的声音不含任何情绪。

    “不,我不想让主子再后悔,不想让主子再回到从前的冷漠,我去追太子妃,若她不愿回来,我就誓死保护她。主子狠心,难道也不顾及太子妃肚子里的孩子了吗?”说着,月魄头也不回地走了。

    剩下孟珏冉呆坐在龙案后,一双碧透的眸子竟然泪水氤氲。

    当雪姝到达雪灵山的时候,因没让人通报,所以常叔没准备。当她一脚跨进庭院的时候,常叔才看到她,便一下子呆住了。

    而雪姝的两只眼睛也倏地放大,因为庭院中两只雪灵狐正围着院子并肩跑,其中一个身上驼着个小男孩,他欢快地嘻嘻笑着,低伏着身子抱着雪灵狐的脖子正把它当马骑。

    突然一个不稳,他哇哧一声跳下来,雪姝的心随即一哆嗦。而那个小小的孩子却一哭都没哭,反而还是嘻笑着,两手紧紧抓着雪灵狐的皮毛,另一只雪灵狐立马伏下身子,他三下两下爬上去,随后周而复始地跑。

    雪姝看到这里身子一摇晃,颜坡赶紧从后面扶住她。

    而常叔似是不能相信雪姝是真的来了这里,竟一直呆站着没有动。他在每天送往京城的讯息都夸小王爷有多么地乖,如今……

    正在不远处假寐突然睁开眼,蹿起来就往大门口跑。

    一直端坐在圣灵狐旁边给孟熠缝补衣服的月莹见圣灵狐反常地往大门口跑,她不由讶异,伸长了脖子往外瞧。当看到颜坡一手扶着雪姝,一手提溜着孟熠从月亮门进来的时候,月莹竟然惊的大叫一声,“太子妃……”便站起身急忙跑过去。

    雪姝一路疲累,再加上方才的惊吓,她已经不想再说一句话了。如今她的身子也笨了,此刻竟有些拖不动腿了。

    常叔满脸忐忑地跟在后面,有些垂头丧气。

    雪姝坐在软榻上喝了杯热茶才缓过劲来,转头就盯着软榻上一点都不老实的孟熠看,雪姝突然觉得这孩子真是够皮的,和乖巧的孟瑶简直天差地别。此刻,他在软榻上坐着也不老实,怀里还是抱着一只雪灵狐,嘴里始终嘻嘻笑着。即便刚才颜坡很粗鲁地提溜着他,他也没哭。

    圣灵狐和另一只雪灵狐也熟练地蹿上榻,孟熠爬起来就直往它们身上爬。雪姝有些头疼地抚了抚额,抬头盯着常叔,常叔扑通一声跪下,“太子妃,小王爷……”

    “太子妃,你别怪常叔,小王爷自小与雪灵狐一起长大,他们彼此的感情我们可能没法理解,雪灵狐就象待自己的孩子那样待小王爷,几次危机关头都救了小王爷的命……太子妃,你放心,我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