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三章:不过是个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宋漠带着看起来确实很是抑郁的慕双再一次回到了宋家。

    秦虞没有等到宋漠的道歉,却等到了慕双变本加厉的挑衅。

    她像是宋家的少奶奶,依偎在宋漠的身侧,指着大腹便便的她趾高气扬的道:“阿漠,跟她离婚,让她离开这个家好吗?我一看到她就头疼。”

    彼时秦虞正捧着一杯水,冷不丁的听到这句话,手一颤,一杯水险些倒在衣服上,她抬眸用一种期盼又忐忑的目光看着男人漆黑的眼,等待着他的回答。

    如果这件事放在几天前,她一定不屑一顾,可现在不一样了,自从慕双出事后,他对她几乎是百依百顺,说句宠到快要上天都不为过。

    她在想,是不是她也该演一出自杀未遂的戏码来博同情,可惜她没有慕双的好刀法,能割的恰到好处,她害怕自己一个失手把死给人看变成一尸两命,得不偿失。

    “慕双,我不能跟秦虞离婚。”两个人,四双眼睛的注视中,男人低沉的声音缓缓的从薄唇溢出。

    秦虞一颗心放了下来,一杯水稳稳的喝进了肚子里。

    慕双却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面色立刻变得凌厉,这一刻,她隐藏在面具后的所有本性统统展露无遗,几乎是有些失控的喝了一句:“她一天不走,我就一天不吃饭。”

    她又一次刷新了秦虞对无耻这两个字的认识。

    不过,就算她再无耻,宋漠也会买她的帐。

    秦虞将水杯放下,面对慕双的步步紧逼不做任何反应,她再大动静,也无非是想看她狼狈不堪,她不将她的无事生非看在眼里便是最好的回应,话不过我心,你又能伤害得了我几分?

    起身离开,眉眼低垂安静似水,从任性张扬的小女孩儿到冷静自持的女人,不过隔了一个晚上,一个女人的距离。

    纵然是这样,她也决不失一分傲气,只要她一天没和宋漠离婚,她便还是宋家的少奶奶,她慕双,不过是个屁。

    ―――――

    “这么火急火燎的给我打电话到底什么事啊?”自打生完孩子,顾婉婉就重新恢复了往日的雄风,风风火火的走哪儿都跟哪咤似的,丝毫不知矜持为何物。

    秦虞眉开眼笑的朝她招招手,“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顾婉婉大剌剌往沙发上一坐,顺手拿起一个苹果就“咔嚓”一口,吃的豪迈又狂野。

    秦虞从身后的床头柜里拿出两个纸袋递到顾婉婉手里。

    “什么玩意儿,钱啊,我不稀罕这玩意儿,我家穷的只剩下钱啦。”顾婉婉拆开纸袋一看,脸上的笑意瞬时变成了诧异:“这谁的毛发?”

    毛发......这分明是头发,秦虞忍不住夸奖了一句:“看不出来,几日不见,涵养见长啊。”

    “那是”顾婉婉得意一笑:“话说,给我两团头发干嘛?收藏啊,现在有钱人都收藏这个了吗?”

    秦虞眼皮惹不住颤了颤:拿这个给你是想让你去帮忙做个亲子鉴定。”

    顾婉婉愣了几秒,眼神变得玩味儿:“小虞子,不会朗朗是你跟别的男人的孩子吧,你什么时候有过别的男人,我怎么不知道?”

    秦虞嗔怪的瞪了她一眼:“说什么呢,这不是宋漠跟宋朗的头发,是宋漠跟另一个小男孩儿的。”

    “噢,就是死活赖在你家不走的那臭不要脸的白莲带来的那小孩儿?”顾婉婉对慕双这个女人可谓嗤之以鼻。

    秦虞点点头:“这件事可不能马虎,你尽快办。”

    顾婉婉将果核往垃圾桶里一扔:“这事包我身上!”

    ―――――

    宋氏。

    宋漠推门而入,慕双站在办公桌前,脸上透着几分还未平息的惊心动魄,好似做了什么亏心事怕被人瞧见似的。

    宋漠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几秒,漆黑的眼底目光凛然清远:“你怎么在这里?”总裁办公室里承载着整个公司的机密,一般没有通过他的允许,外人是不准入内的。

    慕双的脸色有些发白,拿起桌上的文件朝他晃了晃,扯出一抹有些僵硬的笑:“急着过来拿合同,对不起阿漠,没有经过你的允许擅自进了办公室。”

    宋漠沉默几秒,迈着步子走了进来,视线有些漫不经心的在慕双手里的文件上扫过,再收回时,多了一丝意味不明。

    片刻,才薄唇轻启:“出去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