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五章:大结局:时光不老,爱情不散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S市一个僻静的小镇。

    秦虞抓抓脑袋,人呢?活生生的人她就这么给跟丢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孕傻三年?

    摊开掌心,垂眸看看手里的项链,嗯,很漂亮的项链,下面还坠着一颗闪闪发光的戒指,她拿起来塞进嘴里,来来回回的咬了咬。

    方才从嘴里拎出来,唔,真金白银,拿去卖定能卖个好价钱。

    虽然本着做人的良心她不大愿意把客人的如此贵重的项链拿出去卖,可想到她是独自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的单身妈妈,她的良心瞬间就好受多了。

    转身正要寻个好卖处,冷不丁一旁的小道里忽地窜出一道人影。

    秦虞头也不抬:“麻烦让让,我赶时间。”

    谁知这道人影如此不知好歹,一把拦在她的面前,耽误了她卖项链的宝贵时间。

    秦虞很不高兴的抬头,一张熟悉的清俊轮廓出现在眼前。

    秦虞瞬时惊得后退一步,撑圆了眼睛,唔,这不是把项链落在咖啡店的客人吗?方才他从那道小路里蹦出来,是不是看见了她往他项链上吐口水的无耻行径?

    想到这一层,秦虞心虚的连话都要说不完整,一张脸登时面红耳赤:“你你你......”

    男人漂亮的眼睛眯了眯,忽地俯身凑近她的脸:“跟了我这么多条街,你就这么喜欢我?”

    “......”秦虞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大叫,喂喂喂,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你了!而且,为什么要离我这么近?登徒子!

    她猛地后退一步,嘻嘻一笑,摊开手掌来,那条项链在空气中划出漂亮的弧度,银白色的链条在阳光下快要晃花人的眼:“喏,你的项链,落我店里了,我是来还这个的。”

    乔然掀唇:“是你的项链,看你这么喜欢,这项链我送你了。”

    秦虞的脸愈发的面红耳赤,唔,这是嫌弃项链被她啃过所以他不要了吗?她应该继续厚颜无耻的顺势把项链揣回兜里吗?

    秦虞很认真的想了想开口道:“我收了这条项链你还会来我的店里吗?”

    如果因此这个男人觉得她人品不好就此不来咖啡店,那店里将会损失百分之八十的客户资源——店里几乎所有的女性来咖啡店都是来看他的,所以此事需谨慎。

    乔然猜不透秦虞的心思,微微一怔,几秒,清澈的眉眼里才透出一丝笑意:“会。”

    秦虞听到自己的心口心花怒放的声音,笑逐颜开的拍了拍男人的手臂:“小伙子,有前途,我看好你哦。”垂眸顺势默默的把项链收回了口袋:“项链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我要走啦,店里还有事呢。”

    刚转身,手腕上忽然落下一股不小的力道,紧接着低沉好听的男声落在耳边:“等等。”

    秦虞回头:“等什么?”

    男人忽然扣住她的肩膀将她带入逼仄的小道,顺势单手撑在墙上,一条动作行云流水般顺畅,一看就是情场老手,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灼灼。

    秦虞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就因为我拿了你的项链你就要让我以身相许?”据她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个姿势,这个眼神,该男人应该会在一分钟内对她动手动脚。

    “......”乔然的眼皮颤了颤:“那你愿意以身相许吗?”

    秦虞眨了眨眼睛:“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

    “所以你愿意以身相许吗?”乔然继续持之以恒道。

    秦虞抓抓脑袋:“我一无所有只有一个靠你的颜值维持生意的咖啡店。”

    “所以你愿意以身相许吗?”乔然第三次开口。

    秦虞张嘴,嘴却无情的被一张大手捂住,男人的眼睛专注而认真的盯着她,眼神极亮:“今天我给你的项链上有一个戒指,是我家的祖传戒指,知道我为什么送给你吗?”

    秦虞眼睛撑的圆圆的,脸憋的通红,盯着男人看了几秒:“你可以先放开手吗?我有点儿呼吸困难。”

    “......”秦虞似乎看见男人的眉毛抖了抖。

    乔然放下手,有些想笑,又有些无奈,揉了揉秦虞的脑袋:“你说的那些我不在乎,秦虞,我喜欢你很久了,给我一个机会可以吗?”

    可以吗?

    这样年轻俊美且看起来霸气十足重点是多金专情的男人跟她说出这样一番话,她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呢?

    没有。

    可她的心里偏偏就不愿意,因为她的心口处有有一座坟,里面住着一个叫宋漠的人。这个人将她的心填的满满的,再也没有地方放别人。

    不是不恨了,只是没有那么快就不爱了。

    她还没那么快就可以接受别人。

    秦虞踌躇了很久,还是粗鲁的推开男人的手,在被一个小自己7岁的男人表白后,没出息的落荒而逃了。

    ―――――

    秦虞记得有一句歌词是这样写的:爱要越挫越勇,爱要肯定执着。

    以前她不相信,一个人在被拒绝后怎么还会有勇气等待着受到第二次的拒绝并且乐此不疲呢?可乔然的身体力行叫她相信了。

    当你足够去喜欢一个人,你就有了不停的不懈的去追逐的勇气,你就有了永不放弃的意念。

    一个漂泊在江湖无依无靠的女人最无法抵抗的就是在这样的时刻有一个对你无微不至的男人,关键是他帅气又有钱,这年头,帅气有钱的人越来越少了,有钱帅气的人也越来越少了。与万千人当中,恰好叫她遇到一个,这得多大一块儿狗屎砸她脑袋上。

    秦虞挣扎了整整一年,在第十三次看到乔然趴在宋覃的病床前睡的像个孩子时,掉下了感动的泪水。

    因为小产的缘故,宋覃的身体很不好,三天两头往医院跑,每住一次院,就胖三斤,倒是乔然,跟他呈反比例,体重直往下掉,这一年来,不知掉了多少斤肉。

    纵使秦虞再冰冷的心,经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