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和时间赛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了医院,包飞扬找一部公用电话打到包国强家里。接电话的是伯母薛寒梅。

    “伯母,我是飞扬。伯父今天是不是要去日*本啊?几点的飞机?”

    “你有什么事吗?”薛寒梅情绪明显不高。

    在她看来,包飞扬打电话过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让包国强从国外带一点新鲜玩意儿回来。在以前包国强有机会到境外出差的时候,包飞扬可没少干过。

    若是以往,薛寒梅对包飞扬这样的小要求不会有什么反感。毕竟是丈夫唯一的亲侄子,带点小玩意也不费什么功夫。可是这一次,薛寒梅却感觉到无比烦躁。丈夫刚刚丢掉中天市长的位置,又被以率团考察的名义踢到国外,在这双重打击下,心情必然是糟糕之极。包飞扬这孩子如果聪明懂事,这个时候就不应该过来打扰丈夫,让丈夫好好清静一下。

    如果是没有经历过上一世,包飞扬必然听不出薛寒梅语气背后的烦躁。可是有了上一世三十多年的人生历练,包飞扬又如何听不出薛寒梅的不耐呢?

    “伯母,是这样的。”有上一世人生经验做铺垫,包飞扬撒谎几乎不带打草稿的,“我同学是武夷山的,这次从家里回来,带了几两野生的岩茶回来。听说伯父这次去日*本时间比较长,我想让伯父带着路上喝。”

    包飞扬根本就没有武夷山的同学,手中更没有野生的岩茶。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知道包国强喜欢和岩茶,尤其喜欢喝野生岩茶。可是岩茶还好,野生岩茶却很罕见。即使包国强以前是中天市的代市长,也没有弄到过多少正宗的野生岩茶。以野生岩茶做借口,就可以从薛寒梅口中套出包国强的航班信息。至于说跟薛寒梅实话实说,包飞扬则根本就没有考虑过。

    第一是即使他把真实目的告诉薛寒梅,也不可能让薛寒梅相信。他怎么解释他如何能对路忠诚的阴谋知道的如此详细。难道他告诉薛寒梅说,他是带着上一世的人生记忆重生回来的吗?

    第二呢,在经历过上一世那么多起起伏伏充满挫折的人生磨练,尤其是最后被自己手下的实验室主任出卖之后,包飞扬性格可谓是小心谨慎到了极点。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

    在宁海铁路风波之后,包国强是中j委专案组的重点调查对象,而且还有老奸巨猾的路忠诚在一旁虎视眈眈,谁敢保证薛寒梅的电话没有被窃听?如果消息被中j委专案组得到了倒是还算好,一旦被路忠诚知道,谁知道上辈子经历过的悲剧会不会重演?在上辈子,路卫国为了几亿元的经济利益,就能够下狠手杀掉他。那么眼下的情况更是牵扯到巨大的政治利益,一旦被抖露出来,路忠诚路卫国父子一辈子在监狱中度过都算是上天开眼,甚至很有可能吃花生米。在这种生死攸关的问题,路忠诚或者路卫国铤而走险或者是狗急跳墙,对包飞扬痛下杀手,也不是什么令人奇怪的事情。

    所以,包飞扬此刻是宁可编造借口哄骗薛寒梅,也万万不肯在电话里告诉薛寒梅真相。

    “啊,野生岩茶啊?”薛寒梅倒是吃了一惊,一直以为包飞扬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一份这样的心思,也能够想着伯父了,“你伯父是下午三点半的飞机,航班号是cz31xx。现在都两点钟了,你现在就是赶去恐怕也来不及了。”

    “三点半的飞机啊?”包飞扬心中一惊,“我尽量试一试吧!”

    挂了电话,包飞扬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两点零五分了。新优美陶瓷公司在西郊,中天机场在东郊。包飞扬有过一次从西郊打车到中天机场接人的经验,知道出租车的速度即使放到最快,也至少需要近两个小时。

    看来打车是绝对不行的!

    可是如果打车都不行,该怎么办才好呢?无论如何,包飞扬都必须在包国强上飞机前赶上机场。虽然他凭借着重生之后先知先觉的优势,掌握了一些路忠诚的动向,但是背后实质性的东西,必须依靠包国强来调动资源才能够抓到。如果包国强乘飞机去了日*本,单靠着包飞扬,又去哪里调动那么多资源来去挖掘掌握路忠诚涉嫌违法犯罪的真实证据呢?

    现在想来,路忠诚以担心包国强留在中江干扰中天市的换届选举为借口,让省委同意把包国强派到国外去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制定下来的对策。目的就是釜底抽薪,把包国强从中天市的地盘调开去,让包国强无法利用自己的力量洗刷掉在中天石化项目上被泼的污水。等半个月包国强再从日*本回国,中天市这边换届选举已经落幕,路忠诚已经顺利当选为中天市长。即使能够查明包国强在中天石化项目上是清白的,但是也已经木已成舟,省委是不可能把路忠诚的市长撤掉,让包国强重新参加一次市长选举的。

    因此,包飞扬必须在三点半之前赶到机场,否则飞机一旦起飞,包国强再回来就已经是半个月后了。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