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包飞扬伸手从屁股兜里摸出半盒皱巴巴的软中华,这还是五一节在包国强的书房里踅摸来的,包飞扬虽然装在兜里,却一直没怎么舍得吸。这个时候拿出来,倒是颇有“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味道。

    “来,抽烟。”包飞扬伸手先递给闫红发一支,然后又摸出一支塞进自己嘴里,这才小心翼翼地把皱巴巴的烟盒重新塞回屁股兜。

    闫红发虽然年龄不大,却是个标准的老烟枪,刚才因为一直忧虑包国强的事情,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抽烟。此时见包飞扬把香烟递了过来,立即勾起了他嗓子眼儿里的烟虫。他一把夺过包飞扬递过来的烟,也不理会包飞扬,自顾自地抓起打火机点燃香烟,狠狠地抽了一口,几乎燃掉了大半截香烟。屏住呼吸良久,这才靠在椅背上,吐出长长地一股烟柱。

    包飞扬烟瘾没有那么重,抽烟大半是为了好玩儿。他夹着香烟,慢慢腾腾地吸着,也不说话。等闫红发把整根香烟抽完了,这才忽然开口道:“闫哥,你说句真话,我伯父对你怎么样?”

    听包飞扬首次郑重其事地称呼他为闫哥,闫红发不由得也严肃起来:“市长对我恩重如山,如果没有市长,我不被人整死,也会被关进监狱。”

    关于闫红发的情况,包飞扬以前听父母在闲聊时讲过。知道闫红发说这些话不是乱拍马屁,而是确有其事。

    当时包国强和路忠诚都在中天市任副市长,唯一区别的是包国强是常务副市长,还是市委常委,路忠诚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副市长,而闫红发原来是市政府小车班值班车的司机。

    闫红发有一个妹妹叫闫小蕾,长得特别漂亮。有一次,闫红发老家的院墙塌了,他父亲就让闫小蕾到到市政府小车班办公室去找闫红发拿钱修院墙。恰好闫红发出车去了,于是闫小蕾就在小车班办公室等闫红发回来。

    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闫红发还没有回来,小车班办公室的司机都走完了,只留下闫小蕾一个人在等。这个时候路卫国喝得醉醺醺来到市政府,不知道怎么就走到小车班值班室了。他一眼就被闫小蕾的美貌吸引了,醉醺醺地就上前调戏闫小蕾,闫小蕾吓得尖叫着想往门外跑,却不想到被路卫国一把抓住,扯到了怀里。

    眼看着闫小蕾就要吃亏的时候,闫红发出车回来了。还没有走到小车班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闫小蕾的尖叫。闫红发连忙奔进小车班办公室,正看到路卫国抱着闫小蕾就要强吻。闫红发不由得气炸了肺,一个箭步上前,抓住路卫国就一顿老拳,打得路卫国嗷嗷乱叫。就在这时,保卫处的人赶到,才把路卫国从闫红发的手底下救了出来。

    路卫国吃了大亏,怎肯罢休,他硬污蔑着闫小蕾是小偷,在小车班偷东西。他是看到闫小蕾在行窃,这才上去抓现行。谁知道却遭到藏在一旁的小偷同伙儿闫红发冲上来报复。他要求保卫处必须严肃处理现行盗窃犯闫小蕾和包庇犯以及行凶者闫红发。

    保卫处人虽然知道路卫国这是在无理取闹,奈何路卫国有一个当副市长的老爸。闫红发只是一名普通的小车班司机。为了一名普通的小车司机去得罪副市长的公子显然是得不偿失。于是只好先把闫红发和闫小蕾扣在保卫处。闫红发此时才知道自己揍的是副市长路忠诚的公子,闯下来大祸。他自己遭受什么样的惩罚无所谓,他妹妹清清白白的一个小姑娘,如果被当做盗贼移送到公安局,那一辈子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于是闫红发对保卫处的人说不管什么罪他都认了,只要把妹妹闫小蕾放了就行。

    一位保卫处的老同志动了恻隐之心,指点闫红发去找常务副市长包国强。包国强听了闫红发的诉说之后,又侧面派人了解了情况,知道闫红发说的情况确实是事实。于是就指示保卫处的人马上把闫小蕾放出来,不要再追究这个事情。

    可是路卫国知道保卫处把闫小蕾兄妹都放了之后,本不肯罢休,后来听说是常务副市长包国强的指示,这才作罢。

    之后不久,包国强的小车司机老冯到年龄退休,包国强亲自点名,让闫红发当他的小车司机。有了前面的经历,闫红发自然是对包国强忠心耿耿,再加办事能力也不错,遂和秘书周书刚一起,成为包国强得力心腹。

    “……市长不仅救了我,也救了我妹妹!”

    包飞扬点了点头,望着闫红发说道:“闫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路忠诚当上市长,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闫红发不由得心头一颤。这是他这些天一直不愿意去考虑的问题,别人不提,他也暂时装着糊涂,心中却祈祷着路忠诚人品不够,在几天后的换届选举中落选。现在包飞扬既然提了出来,就不由得闫红发不认真去思考。

    “唉,还能有什么结果?”闫红发叹了一口气,“惹不起还躲不起?我紧紧跟着市长走,尽量不在路家父子面前出现就是。”

    “可是如果连我伯父都自身难保的话,你又怎么办呢?”

    “包市长自身难保?不可能吧?”闫红发瞪大了眼睛,“就算路忠诚能够当上市长,包市长即使在市政府做不下去,也可以卸掉副市长的职位,只在市委担任常委吧?再说路忠诚就算是市长,也不过仅仅比包市长高半级而已。想要对包市长怎么样,恐怕很难吧?”

    “你想得太善良。”包飞扬摇了摇头,“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我伯父作为老资格的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又担任代市长这么久,级别和资格都在路忠诚之上,在这种情况下,都能莫名其妙地掉进泥沼,丢掉市长候选人的资格。现在情况即将倒过来,路忠诚几天后很可能就会当上市长,地位超过我伯父。如果路忠诚处心积虑要陷害我伯父,会出现什么结果,还不是一目了然吗?”

    “是啊!”一经包飞扬点破,闫红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路忠诚睚眦必报,又老奸巨猾。以市长耿直的性格,如果路忠诚真要对他下手,肯定要吃大亏的。”

    “什么‘如果路忠诚真要对他下手’?”包飞扬冷笑一声,“路忠诚这边早就下手了!闫哥,我问你,我伯父这边刚被免去市长候选人的资格,那边路忠诚就冒出来了。如果说中天石化的事情不是路忠诚搞的鬼,你相信吗?路忠诚既然已经是撕破脸了,那么他当选市长之后,肯定会继续对我伯父下手,绝对没有收手的可能性。”

    “对啊!”闫红发一下子想了起来,“飞扬,包市长让你去查的那件事情是不是中天石化的事情?是不是市长他也察觉的了什么?你是不是已经查清楚,这件事情就是路忠诚在背后捣的鬼?”

    “如果是路忠诚背后捣的鬼,你想怎么办?”包飞扬没有回答闫红发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怎么办?咱们就想办法揭破路忠诚的阴谋啊!”闫红发挥了一下拳头。

    “闫哥,这你可要考虑清楚。跟路忠诚斗,一旦失败了,下场肯定会很惨的。”林远方故意板着脸说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