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八章 凝碧受伤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妖煞魂煞二人被祝员外带进宅子,向一间屋子走去,刚打开房门,里面便传出婴儿的啼哭声,祝员外将二人请了进去,一脸谄媚,道:“魂煞前辈,您还满意吗?”

    魂煞口水流了出来,走上前去抱住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点头道:“满意!满意!”

    “只要前辈满意就好,这些孩童随您享用!”

    “那我的呢?”妖煞一脸不满,尖声问道。

    “妖煞前辈别急,晚辈这就带您过去!”祝员外说着转过身子,一只脚刚迈出房门,突然,一柄血剑急射而来,将他那只脚钉在地上。

    “哎呦!”祝员外发出一声痛呼,下意识的向后拔腿,哪知这一扒不要紧,天殇剑锋硬是将他的脚部豁开,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

    “谁?”魂煞阴煞齐齐冲出房门,扫视四周。

    “呵!”萧瑟一声冷笑,从远处现出身影,“我!”

    魂煞目光紧紧的盯着萧瑟,低沉问道:“你是谁?”

    不待萧瑟回答,妖煞搔首弄姿朝他跑了过去,“这位公子,不知贵姓啊!”

    萧瑟看了她一眼,心生厌恶,一掌猛地劈了出去,“滚!”

    妖煞赶忙运气抵挡,但还是被掌风轰出去老远,魂煞见状上前扶住阴煞,低声问道:“怎么样?”

    妖煞抚弄一下吹散的头发,从怀中摸出一物,魂煞一看,顿时气得火冒三丈,竟是一块袖珍铜镜。

    “啪!”魂煞一巴掌抽了过去,妖煞躲闪不及,满是皱纹的脸上瞬间浮起五个鲜红的指印。

    “你打我?”妖煞装出委屈状。

    魂煞见状更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顾着你那张老脸!”

    妖煞嘴一撅,不服道:“那你也不能打人家啊,在那公子面前损了人家的颜面!”

    “啪!”魂煞又一巴掌抽了过去,“你个花痴老妖精,看不出来者不善吗?”

    “哼!魂煞,你别欺人太甚,我就是喜欢这俊美的公子,你给老娘滚远点!”妖煞说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拿出一柄墨色笛子。

    “嘿!还想跟我动手了?”魂煞怒急,祭出一柄铁笔,指向妖煞,“你这老妖婆,我早看你不顺眼了,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眼看二人就要打在一起,祝员外不顾脚伤疼痛,爬上前去,“二位前辈,如今还是先收拾了那小子为好!”

    “滚!”魂煞妖煞齐齐踢了祝员外一脚,却不再争执,转头看向萧瑟。

    “你们俩吵完了?”萧瑟冷冷问道。

    “公子,人家愿意跟你好好聊聊……”妖煞话说到一半,察觉到身旁魂煞杀人的目光,硬是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魂煞压低声音问道。

    萧瑟缓缓上前,道:“你不要管我是什么人,我且问你,这御魂术可是你二人传给他的?”说着,伸手指向祝员外。

    “不知公子是否对这御魂术感兴趣?”妖煞带着谄媚的笑容上前两步道。

    萧瑟点了点头,“算是吧!”

    魂煞拉了妖煞一把,“老妖婆,你想死吗?”

    妖煞神色为之一震,接着低下头去,不再说话,魂煞上前两步,冷冷道:“我不管你是谁,现在你立马从这里滚出去,我可以既往不咎!”

    “魂煞前辈!不能放过他!”祝员外大声喊道。

    魂煞猛地回头,瞪了祝员外一眼,接着转过头来盯着萧瑟,等待他的回答。

    “唉!”萧瑟叹了口气,将天殇召唤过来,握在手中,缓缓道:“我也不管你们是谁,只要你们愿意将御魂术的秘密说出来,我可以考虑给你们一个痛快的死法!”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魂煞强压怒气,冷冷道。

    “是又怎样!”

    “哼!你这无知小辈,不要仗着有点道行便不知天有多高!”

    萧瑟淡淡一笑,“天,触手可及!”

    魂煞气的肝胆欲裂,这些年来,他何曾受过如此侮辱,只听他怒吼一声,“气煞我也!今天我要将你大卸八块!”

    话音刚落,妖煞魂煞齐齐出手,妖煞手持伞状武器,黑气腾腾,飞快的在她身边环绕,不一会便将她遮住,这一点,倒是与那留儿有几分相似。

    再看魂煞,一只铁笔舞的风生水起,点点寒光四散开来,击打在地面上,口中念着一段枯涩的咒语。

    嗷~鬼哭声连连传出,妖煞的黑雾里鬼影连连,挣扎着向外涌出,萧瑟看着这一幕,像极了那留儿。

    魂煞的铁笔光芒愈加强烈,祝员外家的家丁渐渐朝这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