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8章 番外赫连明珠X拓跋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如果问花木兰是个女人的消息让谁震动最大、改变谁的生活最多,一定不是黑山军,也不是狄叶飞、陈节这些人,而是居住在宫中,一直等着“八字不合”而离开的赫连明珠。

    这位还在少女时就一直以贤淑、美貌著称的公主,在破夏之战后没有像她的姐妹们那样被嫁给鲜卑宗室,也没有和亲宫中,原本就是个奇迹。更别说她的同母胞兄获得了那般惊世的功勋,彻底的让她能够挺直着脊梁行走在魏国。

    未出嫁的女人想要获得尊重,除非像花木兰那样有着过人的本事,或者像玉翠那样有厉害的手腕,否则就只能依靠父兄的力量。

    赫连明珠从不认为这是一种“无能”,这也是她的实力,为何不能借用?

    赫连明珠只对两个男人动过心,一个是花木兰,一个是拓跋焘。拓跋焘这样的男人,是完全满足这个时代的女人对男人的那种“期待”的,他高大、英俊、野心勃勃而富有感染力,他性格爽朗,身体强健,又是北方真正意义上最有权势之人。

    在很多后宫的女人们看来,拓跋焘已经有了储君,从此以后得宠的女人,只要安心享受他的宠爱就可以了,甚至可以不必付出什么风险。

    可是真的只要安心享受宠爱就可以了吗?

    如果这样做的话,和豢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有什么区别?

    原本还以为能借由嫁给花木兰而摆脱这种生活的赫连明珠,在知道花木兰的真实身份之后彻底希望破空。

    现实就像是狠狠地打了她一记耳光,让她无法喘息。

    花木兰是女的?

    那一直对她表现出爱慕之心的自己算什么?

    笑话吗?

    对于很多“崇拜”花木兰到非卿不嫁的女郎来说,爱慕的对象变成了女人,最多就是在家嘤嘤嘤一顿,对她来说,却是逃离这个宫廷的最后希望轰然倒塌,她以前在心中抵抗拓跋焘的那最后一份坚持,也彻底变成了笑话。

    最终,赫连明珠选择了离开宫廷,当她将这个决定告诉拓跋焘时,这位雄才大略的君王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问她:

    “你决定了吗?后宫之中,无人的出身比你更高,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难道要依靠兄长过日子?日后赫连公要娶了妻,你该如何自处?”

    赫连明珠因为身份的尴尬,早已经过了婚配的年纪。

    “……请陛下成全。”

    赫连明珠只有这一句。

    “你先走吧,我会召寇天师来商议的。”

    当初约定的就是日后找到机会,就以“八字不合”为由离开宫中。鲜卑人在这方面还是挺相信天意的,就连选皇后都是要“手铸金人”才可以。

    当日,拓跋焘脾气特别暴躁,就连拓跋晃见到他的脸色都没敢留下来用膳,直到第二天寇谦之来了,取了两人的八字一看,开口说了一句话,拓跋焘就乐了。

    寇谦之说得是:

    “陛下,你和此女的八字乃是天作之合,并没有不合适的地方。”

    “天师果真……”

    “陛下,您为何这般慎重?除非纳后,否则天子的生辰八字乃是重中之重,不会随意问卜。您是天子,龙气之下,哪个女人的命格也妨害不到你,又为什么特意来合八字?”

    寇谦之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拓跋焘弄这一招干什么?

    “有个女人不想嫁给我,想要用这个法子离宫。”拓跋焘苦笑着说:“用这种方式拿到她的八字,我心中也是又气又恼。”

    拓跋焘都说成这样了,寇谦之哪里有听不懂的?必定是赫连明珠无疑。

    他笑着摸了摸胡子:“陛下,这女人的命格极为尊贵,命中有入主西宫之运。若是男人,甚至能更进一步成为帝王。但是为男人时,就命运多舛,多灾多难,甚至可能命犯天煞,家破人亡,即使登上帝王之位,也做不长久。”

    寇谦之的话让拓跋焘睁大了眼睛。

    “她?她还有这个本事?看起来柔柔弱弱,连说话都不会大声的人……”

    还能当帝王?

    “是,所以我才说是男人时,是这样。您既然说这是位女郎的命格,那便是清贵至极了。这命格原本就是辅佐帝王的凤翊之命,只是身为男人时可以化凤为龙,比如慕容氏的那位凤皇……”

    寇谦之咳嗽几声。

    他说的是慕容冲,他最后确实当上了皇帝,但皇帝也没做几天。

    拓跋焘大喜过望:“依道长看,如果这位手铸金人,有几成把握可以通过?”

    鲜卑皇室“手铸金人”之礼成功率极低,他的父亲、祖父都曾有想要立为皇后的心爱女子,可她们没有一个通过“手铸金人”的。拓跋焘自己三年一次的金人之典,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人能通过,即使这些女郎在家中都学过如何铸造金人。

    若说这不是命,还有什么算的上的?

    “我并不知陛下后宫的手铸金人之礼是怎么回事,但就依我看,您手中这位贵人的八字,乃是这世上和您最为匹配的皇后之命。”

    寇谦之哪里敢打包票,只能模棱两可的解释。

    “我明白了!”

    拓跋焘心中喜滋滋的,连送走寇谦之的时候都哼着小曲。

    连老天都肯定赫连明珠是最适合为后的人选,他这么多年无后,后宫里连个打理的人都没有,全是几位夫人轮流掌管,不免来回推诿责任。他母亲窦太后年纪大了,哪里管得了脂粉针线这些芝麻蒜皮的小事,赫连明珠年轻,又有在宫中打理自己宫事的经验,最为合适。

    更别说她兄长身份尊贵,又手握重兵,不是没有倚仗的无根之人……

    乐滋滋的拓跋焘迅速的就将赫连明珠代入了“总裁助理资格考核”的模式里去了,俨然一位霸道总裁在心中估算着心中的人选合不合适,完全忘了这位“总裁助理”可能还不愿意的事情。

    拓跋焘忽喜忽怒的性格也让宫人们有些无所适从,这位陛下上一刻还狂风暴雨呢,下一刻怎么就晴空万里了?

    在后宫中想办法打探到消息的赫连明珠倒是松了一口气。

    会这么高兴,想来不会刻意刁难她,压着她在后宫不准走了。

    天下这么大,她以后到底如何生存呢?

    倚着高大的宫柱、对未来十分迷茫的赫连明珠仰首望着天空。

    花木兰今年已经开府为大将军,开始巡查各地的军府,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想要在她帐下效犬马之劳都是笑话;

    玉翠已经是鸿胪寺官员,她精通各族的语言,性格沉稳手段又厉害,又有羌人将她当做少主母,狄子玉派了八个武艺高强的羌人武士给她做侍卫,她无论到哪里都没人敢放肆,她虽然也能找兄长要十个八个侍卫,但想要再找拓跋焘要官,那是不可能的……

    做女官也不失一条好路子,可她未嫁之身,作女官也是尴尬,一个弄不好就是秽。乱。宫廷的罪名,她虽然放不下小皇子和窦太后,可除非窦太后一辈子不死,否则自己一直住在慈安殿里是不合适的。

    拓跋焘如果不是皇帝就好了,可话说回来,他要不是皇帝,还会有这么多让人着迷的特质吗?

    一个普通的贩夫走卒若有他这样的性格,岂能知道是不是一种祸端?

    “你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

    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赫连明珠身后传来。

    赫连明珠吃了一惊,连忙跳起来回身深施一礼:“不知陛下到来,居然没有迎驾……”

    “哎呀,我没让他们通报。”拓跋焘一身便装,明显是来看太后的。

    自从小皇子从太后宫中移走之后,他一日来两次变成了一日来一次,忙的时候两三天才来一回。赫连明珠住在慈安宫的偏殿,所以才放松了戒备。

    这地方并不是他会途径的地方,除了特地来找她,不会有其他原因。

    想到这里,赫连明珠心中的惶恐更深,有一种马上就要面对“临刑”一般的心理。她抬起头,用余光打量拓跋焘的表情,心中微微有些安稳。

    拓跋焘不愧是一位明君,心胸之开阔,气度之闲适,绝非一般男人能够比拟。被她那样近似羞辱的拒绝,又提出要离开宫中,他竟然还能这样宽容,甚至嘴角含笑……

    “不知陛下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