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何人岛上哭田横 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可惜,这个被田布视为心腹的人,却生了二心。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原来有机会取代田布。几天来,史宪诚一直在兢兢业业的散布谣言,煽动将士的不满情绪。正是由于他坚持不懈的煽风点火,才有了魏博将士与田布的集体对立。

    望着歇斯底里的部下,望着一脸淡然的史宪诚,田布的心,仿佛被利箭洞穿,钻心的痛!

    仗,还没打,三万大军就在顷刻之间作鸟兽散,只留下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凛冽的寒风中,田布转身离去的背影,是如此的孤独与凄凉。

    只剩下孤家寡人的田布,狼狈不堪的逃回了魏州。

    第二天,在魏州,田布紧急召开全体军事会议。他希望,能够凭借最后的努力,重新拾起已经碎了一地的人心。

    可是,史宪诚没有来,而且还带走了大部分精锐。魏博的三万大军,站在田布面前的,只有区区八千人。不过,这仅有的八千人马,也并非田布的忠实拥趸。他们的统兵将领,不是来听田布训话的,而是来给田布出题的,是一道选择题,二选一的选择题:要么,割据,像卢龙、成德那样割据,我们挺你,挺你到地老天荒;要么,复仇,您一个人去,我们,就不伺候了。

    扫了一眼不可一世的部下,田布缓缓转身,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那间陋室,那间为父亲守孝的陋室。

    陋室内,一灯如豆。摇曳的灯光中,田布一脸的平静。

    这个结局,早在田布的意料之中。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结局,来的如此之快。不过,也好,这样,自己就能够和父亲团聚了。从此,父子再也不分开,永远也不会分开。

    田布平静的取出纸和笔,开始给长安写奏章,他一生中最后一道奏章。

    很快,奏章写完了。放下手中的笔,田布平静的抽出身上的短刀,缓缓的刺向自己的胸膛,嘴边,还带着一丝惨淡的笑容。

    田布自戕,噩耗在风中四散传播。很快,传到诗人李涉的耳朵里。乍闻噩耗,李涉沉默了良久,最后一挥而就,写出了一首诗,《哭田布》:魏师临阵却抽营,谁管豺狼作信兵。纵使将军能伏剑,何人岛上哭田横。

    田横,不生在战国,却比易水悲歌的荆轲更加的震撼和悲壮。因为,田横的身后,站着五百名壮士,生死追随的壮士。生,随他而生;死,亦随他而死!

    虽然都姓田,可是,田布却远没有他的前辈那么幸运。因为,田横的身后,是五百名生死追随的壮士;田布的身后,只有他自己的影子。

    田布这种人,生前,活得很傻很蠢很天真,很苦很累很孤独。可是,在他们身后,却忽然伟大起来,热闹起来:啧啧称赞者有之,扼腕叹息者有之,义愤填膺者有之,顶礼膜拜者亦有之。

    可是,田布走过的路,依然没有人去走。因为,这条路,太难,太难!

    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就是因为他们走过的路,实在太难!

    独闯狼穴的田弘正是英雄!

    自蹈死地的田布是英雄!

    困守孤城的牛元翼,也是英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