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第1章 楔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p;   “恐怕还得等一等。”陆为民苦笑着摇摇头,“我非自由身啊。”

    “什么非自由身,岳霜婷不是和你已经离婚一年多了么?小健在新西兰不是也不打算回来了么?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女人有些吃味的道。

    “你呀你,不知道吃这些飞醋有啥意思?你还不知道我和岳霜婷之间的关系?我现在是什么身份,除非我们俩结婚,否则我能住你这里么?可是现在我们俩能结婚么?”陆为民叹了一口气,“你不想要你的事业了?”

    “我的事业和与你结婚有什么关系?”女人有些恼了,“你老是用这一点来敷衍我,不错,我是搞房地产开发,可是我没有在你无忧区开发过一个项目,就是你原来工作的隆泰县,我的公司没有搞过项目,和你半点瓜葛没有,我们怎么就不能结婚?为什么就非得要我放弃我自己的事业?”

    “不错,你是没有在我工作范围内搞项目,可是别人不这么想,上级也不会这么看,你现在在市里也有些名气,如果我们俩结婚,外界怎么看?对你对我都不利,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陆为民皱着眉头道:“我知道你会说不管别人怎么看,可是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世界,我们每天都要面对现实复杂的社会关系,蔓子,再等等吧。”

    女人眼角泛起一丝泪影,不再吱声,奔驰轿车在前面红绿灯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寂静的街道上响起了轰隆隆的重车飞驰的声音,陆为民有些奇怪,这一段路是货车禁行区域,即便是在夜里,砂土车也很少有走这条道才对,他下意识的扭头一看,雪白的灯光从后方射了过来,一辆高耸的货车车头刚从转弯处怒吼着出现在后方,车速丝毫不减,甚至还在加速。

    陆为民悚然一惊,汗毛陡然竖起,一种巨大的直觉危机感弥漫全身,“蔓子,快走!”

    女人反应也很快,没等前方红灯变色,油门猛地一踩,奔驰车轮胎急速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叫声,车身猛然向前一窜,如猎豹一般飙了出去,后方的重型货车还在加速,提高到了最快,根本没有顾忌红绿灯,疯狂的冲过刚才奔驰停车的地方,向着正在加速的奔驰车追赶而来,

    “怎么一回事儿?!”女人惊恐的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陆为民,“他们是谁?”

    强烈的紧张感让陆为民嘴巴变得发苦,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后边这辆重型货车很显然是针对自己二人而来,但是究竟是针对自己还是针对叶蔓,现在还无从得知,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逃过这一劫才是当务之急。

    奔驰车一旦加速,后面那辆重型货车便迅速被甩远,陆为民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前面拐角处灯光陡然亮起,两辆重型渣土车呼啸着并排拐弯迎面而来!

    “啊!”没有等陆为民和女人反应过来,两辆渣土车已经将油门踩到了底,轰隆隆猛冲而来,在要靠近奔驰的时候,一辆渣土车向侧翼一打方向盘,再一踩刹车,整个货箱横扫过来,重重的横掸在了奔驰车的前方。

    “轰!”沉闷的撞击声后,仿佛时间都为之停滞了一下,伴随着“嘶嘶”的水箱水汽迸射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伴随着那凶猛的一撞,陆为民只感觉自己胸腔里心脏的血液几乎一下子从血管里挤喷出来,沿着自己的口腔和鼻腔向外涌了出来。

    气囊这个时候没有半点作用,强烈的撞击让奔驰车整个前半部分都变得破碎,他努力的想要挣扎,但是力气却在一丝一毫的流失。

    他用尽全身力气扭过头来,看着同样面色苍白嘴角涌出血沫的女人,颤抖着将手伸了过去,终于,抓住了对方已经无法抬起的手腕,“对不起,蔓子。”

    “是我连累了你,为民,来生再见。”大口大口的吐出血块,女人竭力让自己脸上泛起一丝笑容,只可惜生命在这一刻定格,陆为民目光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意识渐渐消失。

    黑色兰德酷路泽缓缓的驶过车祸现场,风衣男子默默的注视了一眼彻底变形的奔驰,毫无表情的收回目光,兰德酷路泽再度加速,车牌也随着风衣男子手中遥控器轻轻一按翻转起来,换成了另一副外地牌照。

    伴随着高位刹车灯骤然一亮,兰德酷路泽迅速拐弯消失在另一端。

    第二天的《昌州晚报》刊载了一则不引人注意的消息,今日凌晨三时许,濛河路东段发生一起车祸,肇事车辆系一辆违规入城的渣土车,事故造成二人死亡,司机已经于凌晨四时到市公安局交管局投案自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