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7章 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犹记得从江南离去时,她是抱着终身不归的决心。可是没曾想兜兜转转又是要随了那男人归去。聂清麟立在船头不觉有些怅惘。

    “为何叹气?”男人正立在她的身后,低头问道。聂清麟眼望渐渐消散的江南烟雨,轻道:“此别经年,不知何日再见……”

    太傅怎么会不知道这看似恬静闲雅的女子,其实最是向往这繁华的大千世界?此番江南之行倒是尝惯了无拘无束的滋味,若不是因为自己有毒伤在身,她的心里到底是有自己的,恐怕是是刀剑架在脖子上也是不肯回转的。

    要用什么才能留住这小女子的心,让她安守在自己的身旁……太傅突然觉得征讨遍了南疆北地,便是这颗不安定的芳心最是难以征讨,用了强力它便破碎得难以修补,用得轻了便是贪玩不定……倒是该如何缚住芳心?

    太傅想起自己早想给邱明砚的信,却不知道他都安排得怎么样了?

    回到宫中时,聂清麟便发现早已经修建的寝宫早已经竣工了。红墙高耸,金钉朱漆,屋檐雕刻龙凤飞云,左右有朵楼和阙角,覆以烧制得流光溢彩的琉璃片瓦,似乎在安静地等待着它新的主人。

    回转到宫中后,太傅便是又忙得不见了踪影。不过他与自己午膳的时候倒是略提了提,五日后便是登基大典。聂清麟听了只是点了点头,终是到了这一天,大魏的十四皇子聂清麟便是从此要消失在朝堂之上了,而她——大魏的帝姬永安公主也要成为这深墙宫苑的一部分了……原以为到了这一天也会心绪平静无波,与那初时朝不保夕的生活相比,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了。

    可是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怅然,原来人心不足,她亦是不能免俗,因为生了情而起了贪念,一生一世一双人,简直就是帝王之家不可能的传说。

    虽然此时格尔番部的公主是一场误会风波,可是以后呢?身居帝位的那个男人又是该怎么拒绝下一个联姻的公主,又一个进贡的美人呢?身为君王要面对的诱惑实在是太多太多,但愿情浓长久时,能抵御住那重重的阻隔……

    回京三日后,一道诏书昭告天下——大魏皇帝聂清麟魏宣帝宣告驾崩,时年十七岁。史书记载:宣帝敦厚宽谨,礼贤下士,力主改革,削藩分田,开创宣年盛世,然身染顽疾,药石枉然,少年而溘然仙逝

    接下来便是新帝的登基仪式,前一夜,内侍监给永安公主带了第二天新帝登基时所要传的礼服。当聂清麟抬眼望向宫女们展开的礼服时便是愣住了。那明黄的颜色分明是帝王才可穿着的,可是这衣裙的样式又分明是女子的礼服摆裙……内侍监这是疯了吗?

    可是还未得及叫来内侍监的总管,太傅就慢慢地已经进来了。

    “怎么还不换上,虽然内侍监知道公主的尺寸,但是还是要先试一试为好,免得衣服不合身,折损了公主的仪姿。”太傅看那礼服上绵延舒展的飞龙图案,面不改色地说道。

    “太傅……这是何意?”

    卫冷侯挥退了周围的侍女,走上前去,轻解下佳人罗衫,将那身龙纹礼服披在了她的香肩之上,满意地看着佳人被映衬得更加雪白的气质。

    “果然我的果儿更适合这龙袍的明黄之色。”太傅看着永安公主淡淡地笑道。

    聂清麟不敢置信地望向太傅,竟是一时不知他是何打算。

    “吴景林那老儿虽然腐朽顽劣,但是有一样说得不假,这皇廷龙椅之上还是需要一个聂家的皇孙才能稳定朝纲,而这龙椅上能让本侯容得下的便是只有公主一人……”

    “可是……”

    太傅用长指轻按住了她的樱唇,淡淡说道:“江山美人,都是本侯心之所往,然若是坐拥江山而不能给予吾之娇妻一份心安,谈何大丈夫?臣的心愿是一展宏图开创盛世,若是让果儿能放下心结,便是宁可长居女帝身侧,拥戴着我的果儿安享万世千秋!

    群臣接受女帝各有他们的理解,可是请陛下牢记,臣甘愿身居殿下皆是因为臣对陛下的拳拳爱意,不愿陛下身为后宫之后而惶惶不可终日,但是……若是陛下学了那前朝的淫乐女帝,豢养面首沉迷男色,便休要怪微臣逾矩宫变,将陛下长锁在后宫之中,不再见天日!”

    说道这最后关节时,太傅却已经是咬牙切齿,这便是最让太傅不能心安的一处关节了,幸好那果儿见了隋轻尘的诱惑,能岿然不动,倒是叫他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身在江南时,看到了果儿因为担心自己日后宫佳丽成群而惶惶退却的模样,真是让他一阵的心痛,他甚至可以预见心思纤细若斯的果儿会是怎样在宫中郁郁寡欢地度过余生。

    既然是如此,倒是真不如如那吴阁老所言,让他最心爱的女子坐上那九五至尊的龙椅,那是他卫冷侯所能给予陛下的一份最大的心安,从此以后大魏第一等的佞臣便是忠心女帝,甘为男后,与她共享这万世浮华……

    先帝开启的宣年盛世,让大魏新一代帝王的登基仪式举行得也是隆重异常。

    金銮殿前的长街甬路皆是新砖铺垫。鼓声阵阵,鸣鞭铮铮中,文武百官位列有序,跪在地上倾听先帝“遗诏”,先帝临终前,因为聂氏一脉男丁凋零,效仿前朝先贤将皇位传于自己慧心开敏的同胞妹,帝姬永安公主,着大魏定国侯辅佐新帝朝政,同时大典之后择日与新帝大婚。“

    当身穿长裙龙袍的新帝缓步走上高殿,坐在那龙椅之上时,却是有些恍惚。龙椅一旁的蛟龙椅已经撤下,取而代之的是装饰有睚眦的图纹的座椅。睚眦虽是龙子却生得奇异,不能翻腾于云端却能吞兵器,负责看护天下兵器,便是有替真龙看护天下兵权之意。

    翻云覆雨的妖蛟终是没有生出那最后一角,因为他已经被真龙收降,甘心收起尖牙利爪,成为盘踞在王剑上的吞口之兽。

    此时,那个剑眉凤眼的男子安坐在睚眦座椅之上,在接受了群臣的久立叩拜后,微笑着站起身来,慢慢地朝自己伸出了大掌,邀请新帝一同前往祭坛祭祖。

    这一幕熟悉得恍如隔世,当时两年之前,她身为傀儡登基时的情形。聂清麟至今还是有些不信,这个男人肯于放弃唾手可得的权力之巅,而做出此等干冒天下之大不韪之举,便是迟迟没有伸出手来。

    新帝此等举动,又是让下面的群臣精神为之振奋,不知是不是新帝要给这内定的男后几许下马威。可是太傅大人这次确实面无恼色,耐心十足地举着那大掌,等待着佳人的甘心一握。

    过了许久,新帝站了起来,伸出纤手用力握住了那宽厚的手掌,娇俏地站在了定国侯高大的身旁,从此以后,大魏再谱盛世新章,女帝男后携手绝色天下。

    大魏新一代女帝,可以算是大魏朝最最清闲的帝王了,唯一能与她媲美的便是她那早亡的先帝哥哥了。

    一切都是因为大魏的第一等贤臣卫冷侯实在是太过能干,包揽了朝中的大小事宜。她这个女帝,最要操心的便是,每天的龙钗玉珠该是怎样搭配龙袍才能更有新意。引领朝中爱美女子的又一阵风潮、

    前朝的事务听得太多就会头痛,也难为定国侯大人如此钟爱朝中的勾心斗角,每日都是精力充沛地缠斗群臣。据说吴阁老又出了幺蛾子,直喊着聂氏皇姓凋零,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