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7章 番外26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尽管陆湛最后身受重伤,没能生擒女真的首领赫吉,但是那也是取得了重大的胜利,保住了上京城,也保住了国朝的江山,这一次依旧是太子赴郊亲迎。

    陆湛从宫里回来的时候,衣裳都没有换,就先去了萱瑞堂给老夫人请安。而老夫人则早就在翘首以盼这个孙子了,带着一大群女眷在二门等他。

    陆湛看到老夫人时,急趋几步上前扶住老夫人的手肘,“孙儿不孝,让老祖宗担心了。”

    老夫人颤抖着手摸上陆湛的脸颊,“胡说,你是最孝顺的。”

    老夫人有些哽噎,其实在听到陆湛重伤的消息时,她比任何人都害怕和担忧,映月回来时说陆湛已经没有大碍了,她还依然不放心,如今亲眼看到陆湛安好,她才总算是放下了心。

    陆湛扶了老夫人进萱瑞堂,先给老夫人磕了头,又给楚夫人磕了头,这才起身。

    老夫人拉着陆湛问长问短,楚夫人在一旁也是红着眼圈听他说云淡风轻地聊战事,其间多少惊心动魄都让陆湛一句就带过了。

    卫蘅在一旁垂眸听着,都觉得心惊胆战,也佩服陆湛的治军本事,他有如今的地位都是他自己赢来的。

    陆湛的余光扫过在他身边坐着的卫蘅,见她支着耳朵听得认真,不由就多说了些军队上的趣事。

    老夫人见陆湛这趟一回来,不知道偷瞄了卫蘅多少眼,也知道夫妻俩分别这么久肯定有许多话说,她只盼着陆湛和卫蘅能夫妻和睦,此外就再无别念了。

    其实这么多年来老夫人也没搞懂陆湛的心思,当初是他自己对卫蘅有些心思,怎么后来将人娶进门来,却置于一隅,连过问都稀少。她素来知道夫妻之间的事情外人插手会越发弄得糟糕,所以一直旁观不语。

    “好了,你也累了,先过去换身衣裳再过来吧,今晚全家一起用饭。”老夫人道。

    陆湛点点头,站起身。卫蘅也站起了身,往楚夫人身边挪了一步,并没有跟陆湛回兰藻院的意思。

    如今,也许是同病相怜的原因,卫蘅出人意料地得到了楚夫人的偏爱,婆媳两人的关系一日亲比一日,她在楚夫人的清川如镜待的时候不比在兰藻院少。

    陆湛看着卫蘅对他的躲避,眼睛不由一眯,看着她道:“阿蘅,走吧。”

    有多少年没听见陆湛喊过自己“阿蘅”了?卫蘅已经完全不习惯听到这个称呼了,她抬起眼睛看了陆湛一眼,朝老夫人和楚夫人福了福,不做声地跟在陆湛的身后回了兰藻院。

    夫妻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陆湛的步伐比卫蘅大,几步之后就拉开了不短的距离,他停下来等卫蘅,卫蘅也就停下步子,不肯再前行。

    陆湛轻叹一声,也不为难卫蘅,有些话并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谈。

    两个人进了兰藻院的正屋后,陆湛挥手让一众伺候的人都退了下去,卫蘅立在东次间的门口,不肯在往里。这动作看在陆湛的眼里,就仿佛那受惊的猎物随时准备逃生一般。

    “阿蘅,你不伺候我换衣服么?”陆湛的声音带着一丝温柔的轻笑,想缓和一下彼此的气氛。

    卫蘅淡淡地道:“我服侍不好,还是叫丫头进来吧。”

    陆湛沉默地看着卫蘅,半晌轻叹一声道:“不用,我换件衣裳,咱们说说话好吗,阿蘅?”

    卫蘅点点头。

    陆湛从净室出来时,见卫蘅正捧了箜篌坐在窗边,手里还拿着笔在写谱,他在净室沐浴时也隐约听到几段曲子。

    “在谱曲?”陆湛问。

    卫蘅闻声抬头朝陆湛看过去,他穿了一袭深蓝色曲水八宝纹织金锦袍,显得清冷沉肃,而他的五官冷峻里带着从楚夫人那里继承来的柔和清秀,两种矛盾综合出了一种特殊的魅力,而这份魅力在陆湛如今积淀如玉山巍巍的气势下,在炙手可热的权势下,酿出了醉人的芬芳。

    卫蘅不得不承认,陆湛人近中年,却比二十多岁时,更添了迷人的魅力,叫人看了脸欲红却舍不得移开眼睛。

    陆湛倚在隔扇处,同样在打量卫蘅。

    不知道是老天爷特别后代自己鬼斧神工下造就的如斯美人,还是卫蘅修炼了什么妖法,时光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很少。她的肌肤薄透莹润得仿佛能透过光,嫣粉色的唇瓣依然像那年花灯节的灯笼下那边妍嫩而诱人。薄薄的湖水碧流云裙轻轻裹在她身上,像清晨山尖萦绕的带着草木清香的薄雾。

    美得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一般。

    陆湛痴痴地看着卫蘅,他有多少年不肯认认真真地看着她,和她说话了?

    有时候人生就是罩着一层薄雾,自以为什么都想通了,想明白了,可结果太阳一出,云开雾散,才发现雾里看花的自己多么荒唐可笑。

    庆幸他们彼此都还在,一切都还不晚。

    “在谱曲?什么名字?”陆湛走上前又问了一次。

    卫蘅没回答,开始卷起自己面前的纸,陆湛只看到三个字“万古愁”,他心里一禀,转而道:“你的字写得越发好了。”

    “跟着母亲学的。”卫蘅淡淡地道。

    陆湛坐到卫蘅的对面,曲回其实并不利于展开话题,“阿蘅,我们谈一谈。”

    卫蘅点点头,十分配合。这反而让陆湛觉得难以启齿,好似这件事只有他一个人在意,而卫蘅则是个旁观者。

    “雪竹的事情我很抱歉。她硬闯和气堂,如果我不惩处她,那以后和气堂的规矩就再也立不起来了。”陆湛解释道。

    卫蘅的睫毛快速地眨了眨,她其实从陆湛的态度里已经看出他的求和之意了,可是她没想到原来陆湛是这样清楚她心底的症结所在。

    陆湛如何能不知道,卫蘅是自己受苦丝毫不在意的人,但是决不许别人动她身边的人分毫。

    “我知道,是我的任性害了她。”卫蘅道。

    陆湛心里涩涩发疼,“不是你任性,是我不够宽容。我认识一个人,也许有办法恢复雪竹的武功,你愿意试一试吗?”

    卫蘅抬眼看向陆湛,笑了笑,“当然愿意,我立即派人去找雪竹,她一定会高兴的。”

    毫无芥蒂的笑容,这绝对不是陆湛想要的。

    陆湛伸手握住卫蘅十指交握放在小几上的手,“阿蘅,我……”陆湛的话音被卫蘅抽手的动作打断。他看着卫蘅坚定地抽回手,然后无意识地在她的裙子是擦手的动作。原来他已经令她厌恶如斯。

    陆湛自嘲一笑,“在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把我和父亲归结为一类人了?”

    卫蘅没想到陆湛会这样说,“不会。”至少他比他父亲有能力,他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争取而来的,而不像她公公,是躺在祖宗的遗德上享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